自由投稿
星期五, 10月 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高盛:中国地方政府隐性债已超GDP的一半

滚动 财经科技

学者指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出现问题,最后可能还是印钞票来解决,或设法大事化小,让旧平台倒闭,再开新平台来发债,最终都是老百姓买单。

一名妇女正在观看上海的一场房地产展览。

华尔街券商高盛指出,中国地方政府隐藏性债务总额已暴增到国家经济规模一半以上。学者指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出现问题,最后可能还是印钞票来解决,或设法大事化小,让旧平台倒闭,再开新平台来发债,最终都是老百姓买单。

台湾中央社报导,美国跨国投资银行与金融服务公司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29日发布报告指出,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Local Government Financing Vehicle,LGFV)债务总额,已从2013年的人民币16兆元,激增至去年底的人民币53兆元。根据彭博报导,这个金额相当于中国国内生产总额(GDP)的52%,且高于官方公布的中国政府尚未清偿债务总额。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是中国各地政府可让贷款不出现在资产负债表上的借贷工具,但金融市场仍将其视为地方政府负债。高盛经济学家魏静娴带头撰写的报告发现,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务大多集中在营建、交通和工业集团等产业,合计占债务总额近4成。江苏省负债居全国之冠,去年达到约人民币8兆元。

高盛是基于对2000多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有息债务报表的分析得出的结论,包括债券和银行贷款。报告还指出,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发债筹资金额,约6成用于偿还2020至2021年到期债务,而非用于新投资。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是中国各地政府可让贷款不出现在资产负债表上的借贷工具,但金融市场仍将其视为地方政府负债。(法新社资料图片)

高盛的经济学家认为,有鉴于土地销售放缓,已带来财政收入压力,北京需要灵活处理这个问题,“可能需要更多的官方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和增加地方政府融资的灵活性来支持整体经济增长。”

地方债夹杂政府和民间资金 存在模糊地带难以统计

台湾金融研训院院务委员陈鸿达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地方债最难厘清的是,究竟是地方政府欠债?还是地方政府成立的城市投资公司负债?

陈鸿达说:“很多不是地方政府自己去举债,他是透过成立公司去举债,这就不好统计。他以前靠卖地,地方政府收入很大一部份靠卖土地,恒大出事,土地卖不出去会没有收入。”

记者:怎么解决?

陈鸿达:神仙来解决?大概他最后还是要印钞票,不然怎么解决?

台湾的南台科技大学财务金融系助理教授朱岳中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提到,地方政府很多融资平台或地方政府成立的投资公司的负债,据说没有算在政府的财报里,就是高盛所称的“隐藏性债务”。

朱岳中说,地方政府很多转投资事业跟不动产有关,因为中国的土地没有所有权只有使用权,地产公司要取得土地,得跟地方政府打交道,很多就是“共同投资”,一部份算国家、一部份算民间,出现了模糊地带。

恒大爆债务危机牵连地方政府债务

朱岳中说:“这些地方平台很多跟地产公司合作,现在地产公司一个个出事情了,包括高盛就会联想:你会不会把地方政府转投资的平台拖累了?如果拖累了,间接就会影响地方政府,地方政府出问题,那中央政府要不要去负这个责任? ”

2021 年 9 月 24 日,一名警察出现在上海恒大中心大楼的大堂。(法新社)

朱岳中提到,中国的地方债务已经被讨论十年以上了,每次都说中国地方债有多严重,这是事实,可是真的会出事情吗?他个人是打一个问号。

共产党开宗明义所有都是国家的 出事直接收归国有

朱岳中说:“它跟企业出事是两回事,毕竟中国是极权国家,共产党开宗明义就是,所有东西都是国家的,包含最近推的白皮书,企业是为国家服务的。它就直接收归国有,问题就大事化小,不至于大事化无,至少是大事化小。”

高盛报告指出江苏地方债占比最高。朱岳中认为,愈繁荣的省份,举债往往愈严重,若地方政府跟地产公司合作开发失败了,也不能都怪地产公司,很多也是自己认赔。“融资平台难免有贪渎的事,比如跟特定民间机构勾结被骗,难免会有。问题是这种事情很复杂,若上面知道,敢办吗?搞不好他自己也是同流合污。”

朱岳中指出,不只中国,美国地方债也很严重,2008年影星阿诺德·施瓦辛格当州长时,加州就差点破产。欧债危机时,希腊负债两千亿美金,比起加州负债四千亿美金,算小事。美国是地方自治,中央不会管甚至不能管。伊利诺伊州的底特律曾因汽车业大萧条拖累当地经济破产。

中国财政部官员警告,今年末中国地方政府债务率将逼近警戒线,明年可能跨入警戒区间。(路透社资料图)

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中国以中央政府最有钱,省政府次之,愈下面愈穷。债务比较严重的省份包括云南、贵州、内蒙,东北三省黑龙江、吉林、辽宁,及中西部等。上海财务状况好,债务风险较少。

官方允许以倒闭“化解”债务 反正老百姓埋单

贺江兵说,举例来说,市政府不能发债,就在财政部门搞个融资平台,建地铁 、修马路,搞一些民生工程。地方债没有上到财政部系统,债务很庞大,也许不只GDP的一半。

贺江兵认为,地方债问题很好解决,国务院去年、前年曾发文指示,地方融 资平台是可以倒闭的,倒闭后再搞个融资平台,债务就化掉了。

贺江兵说:“财政部门融资平台倒了,商务部门再搞一个融资平台;商务部门的倒了,教育局再搞一个,教育局的倒了,旅游局再搞一个。他倒不了的,这不是很好解决?”

RFA记者:这债务都不用还?

贺江兵说:“原来有个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委他说过,地方政府借贷从来没想过要还的。你想多了,谁说借贷要还的?都是中国的老百姓埋单。”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申铧  网编 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