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0月 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遭遇电荒蔓延和成本飙升双重夹击,中国制造业扩张力度减弱

滚动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在范围广泛的电荒和原材料价格飙升的双重打击下,中国制造业的经营活动9月份出人意料地出现紧缩现象;但新冠疫情的回落又让服务业等非制造业景气面略有改善,给中国经济的发展带来某种喘息空间。

中国辽宁沈阳一个工业园区里的一家金属热处理工厂停工。(2021年9月30日)

在范围广泛的电荒和原材料价格飙升的双重打击下,中国制造业的经营活动9月份出人意料地出现紧缩现象;但新冠疫情的回落又让服务业等非制造业景气面略有改善,给中国经济的发展带来某种喘息空间。

中国9月PMI跌至荣枯线以下

中国国家统计局星期四(9月30日)公布9月份中国采购经理人指数(PMI)运行情况,结果发现,9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为49.6%,比8月份下滑0.5个百分点,降至50%的荣枯线以下,说明制造业景气面有所回落。

从企业规模看,大型企业PMI为50.4%,比8月份微升0.1%个百分点,继续高于荣枯线;但是中型企业PMI为49.7%,比8月份下降1.5个百分点,低于荣枯线;小型企业PMI仅为47.5%,比8月份下降0.7个百分点,低于荣枯线。

非制造业景气回升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公告,9月份中国非制造业经理人指数(NMI)为53.2%,比8月份高出5.7个百分点,升至荣枯线以上,代表8月份中国局部地区新冠疫情反弹对服务业造成严重冲击后,这一非制造业景气面出现快速回升。

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和非制造业经理人指数(NMI)都以50%作为荣枯线,或曰临界点,指数高于50%代表景气呈现扩张,低于50%则代表景气紧缩。

中国9月份49.6%的PMI不仅比8月份略低,而且是从去年2月以来,首次跌入荣枯线以下的紧缩区间。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在被调查的21个行业中,有12个行业的PMI在荣枯线以上,处于景气扩张区间。虽然与8月份相比,处于景气扩张区间的行业增加了2个,但是由于受到高耗能行业景气水平不佳因素的拖累,中国制造业整体扩张力度减弱,景气面收窄。

数据显示,9月份中国综合PMI产出指数为51.7%,比8月份高出2.8个百分点。

电荒重创经济反弹

由于受到疫情冲击,中国经济增长去年大大放缓。但是随着疫情的回落,中国经济出现迅猛的反弹和增长。但是这一迅猛的增势却遭到最近几个月原材料价格暴涨以及波及20个省份的电荒的严重冲击。

中国国家统计局高级统计师赵庆河解释说,“9月份,受高耗能行业景气水平较低等因素影响,制造业PMI降至临界点以下。”

财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超明向媒体表示,中国局部地区新冠疫情反复影响了工业生产活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不仅挤压中下游企业利润,而且影响企业生产积极性;此外,近期大规模的限电也对制造业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

粤开证券研究院副院长罗志恒也向媒体表示,大规模的限电一定会导致制造业正常的生产经营受冲击,“可以预计的是9月份的工业增加值增速也将出现明显回落”。

罗志恒认为,在限电冲击之下,中国第4季度的PMI有持续下降的风险。

电荒导致100多家上市公司停产

自从中国多个省份上星期开始出现电荒以来,包括从电子产品制造商到金矿经营者在内的100多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说,它们的生产因为限电而暂停。不过,过去两天里有几家公司说,它们已经恢复生产。

为了平息民众对电荒和“拉闸限电”的担忧,中国国家发改委星期三发文要求各地发改厅、能源管理部门和铁路运输公司加强和保障煤炭运输,特别要满足民众冬季的供暖需求。

发改委说,“铁路运输公司必须向储煤不足7天的发电厂优先运煤,及时启动应急供应机制。”

中国国家电网有限公司星期二召开紧急电视、电话会议,誓言要把电力保供工作作为当前最重要的政治任务,确保接下来国庆供电以及民众过冬用电。公司董事长辛保安表示,全公司要把电力保供工作作为当前最重要、最紧迫的政治任务,全力以赴保障电力供应。

东北小公司租发电机维持生产

在受电荒冲击最严重的东北地区,有些小公司只能采取自救措施,购买柴油发电机自己发电维持生产,或者干脆关门歇业。

路透社引述沈阳一家工业洗衣店高姓老板的话说,限电让他亏钱,所以他被迫买了一台柴油发动机来自己发电。

“(限电以后)我们只能支撑4天,时间长了,代价太高,我们就没法活了,”高老板说。

“我们愿意撑下去,因为国家需要嘛,但是如果(停电时间)太长,我们就必须另想出路。”

路透社记者走访了沈阳一家钢制品工厂。该厂因为停电已经停产了几天。工厂员工表示,厂里还没有去租一台柴油发动机,但是如果限电持续,他们有可能去租一台柴油发动机。

一家对外出租柴油发电机的公司经理翟君旺向路透社表示,最近几天出租柴油发电机的生意很火爆,租金已经翻倍。

翟经理说,“我们存货也有限。”他认为,这种靠租用柴油发动机维持生产的做法也不能持久,因为这些小公司目前都在亏钱。

冬季供暖挑战严峻

拥有将近1亿人口的中国东三省,有些城市夜间的气温已经降到摄氏零度。

中国政府已经作出承诺,将优先保证民生用电和冬季供暖。但是花旗银行分析师认为,供电紧缺的状况将贯穿于整个供暖需求旺盛的冬季,而供暖主要依靠煤电。

为了解决煤电价格倒挂问题,中国国家发改委已经表示要让电价反映市场基本面和成本变化。广东省今年8月就曾设想过要在用电高峰期,将非居民用电的电费加价25%。

专家呼吁能源体制改革

不过,有专家认为中国真正要解决电力紧缺问题,就必须对中国的能源体制进行根本性的改革。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高级工程师张博庭在该学会网站上发文表示,中国电荒危机不是因为供电不足引起,而是电网调峰能力不足所致。

张博庭认为,中国目前总体上并不缺电,因此拉闸限电问题的解决办法“也不能再靠简单的依靠增加发电能力,而是要在增加电网的调峰能力,解决好电力负荷与电力供应之间严重不匹配矛盾的同时,解决好‘源荷互动’的矛盾”。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