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0月 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电荒之际 中国拟上调工业电价 专家忧造成恶性通胀

滚动 财经科技

中国电力供应持续紧张,近期已有多个省、市发布限电、停产通知。而压力之下工业和居民用电价格是否会上涨的问题也引发各界关注。

2021 年 9 月 29 日,人们走过辽宁省沈阳市的一家燃煤电厂。

中国电力供应持续紧张,近期已有多个省、市发布限电、停产通知。而压力之下工业和居民用电价格是否会上涨的问题也引发各界关注。

中国国家统计局数字显示,去年浙江全省的用电量超过4800亿千瓦,全国排行第四。浙江省能源局说,今年1月到8月,省内用电量较去年同期增加18.3%,加上煤炭、天然气等供应极其紧张,全省电厂煤炭库存量已低于警戒线。 省政府近日启动有序用电,通过行政措施、技术方法等,控制用电需求。目前重点限制违规、高耗能、高排放企业等用电,优先保障居民生活、医院、学校和金融机构等用电。

除了浙江,辽宁、吉林、江苏、广东等地近日也相继发布有序用电或限电通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周四发布通知说,电厂存煤明显偏低,预计冬季期间,电煤供应前景不容乐观;各煤炭企业会进一步提高电煤供应保障能力,深挖增产潜力,全力增加电煤供应;并将对非重点、高耗能企业适时调整销售策略。

2021 年 9 月 28 日,北京中央商务区 (CBD) 附近的输电塔。(路透社)

各地陆续公布提升工业用电价格

缺电之际, 中国出现了首个“涨电价”方案。《第一财经》周三报道,湖南省发改委近日印发通知,在确定电力市场交易基准价格的基础上,引入火力发电企业购煤价格作为参数,按波动调整交易价格上限,建立火力发电市场交易价格上限浮动机制。预料,该方案会在下月试行。

“彭博”则引述知情人士表示,中国正考虑提高工业用电价格以缓解问题,上调居民用电价格也在考虑之列。当局将以电价统一上调或与煤炭价格挂钩,进行调价。据了解,有关计划仍有待政府高层批准。

独立经济学者蒋豪质疑,涨电价能否治本。

蒋豪:“电力企业算是国企,基本上是一个垄断的行业,它如果不提价,因为成本上涨就没法发电。说白了,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还是要转嫁到广大消费者身上。供需不平衡情况下,它是被迫进行提价才能维持这样一个经济情况的运作,临时提高价格只能解决当下的供需平衡。它就是一种计划经济手法,但是只能解决表面问题,缓解一下表面的疼痛。”

他警告,即使涨价无可避免,当局也必须控制涨幅。

2021 年 9 月 29 日,辽宁省沈阳市停电期间,一名男子在一家餐厅吃早餐时,用智能手机手电筒点亮了一碗面条。 (美联社)

蒋豪:“电力是很多产品,包括工业产品的基本生产要素。电价上去了,其他产品的价格可能也要上去。工业产品的价格上去了,它会带动下游消费产品也上涨,可能引发通货膨胀。因为通货膨胀有自我加速的趋势,一旦形成通胀预期就很难控制了。”

在中国大陆,调涨电价被视为敏感议题。与先进国家相比,大陆的居民电价偏低,工商业电价则偏高。长期以来,官方是以工业用电收益补贴民生用电。

蒋豪:“计划经济本身就是相当于利益分配,直接提高居民用电价格当然相当于要老百姓承担更多,就等于老百姓的生活成本增加了,和现在相比就不公平了。”

中国各地突然出现电荒,真正的原因众说纷纭,官方对此始终没有明确交待。经济评论员“金山”则认为,对澳大利亚的煤炭进口禁令是主因。

“金山”: “由于国内煤炭质量品质较低,而且内陆运到沿海地区运输成本又比较高,相反,使用澳大利亚煤炭的综合成本更便宜。因为澳煤虽然路途较远,但是通过海运价格更具竞争力,对南方地区来说尤其如此。哪怕有人说,澳煤的比例占比不高,但是我觉得这种突然之间的中断,对这个的煤炭供应造成了杀伤。”

上次中国大陆全面调涨电价已是2011年,当年发改委先调涨15个省市的工商业、农业电价,到了年底才上调居民用电价格。

“金山”:“我们此前的战略层面定位不明晰,过于刚愎自用,对自己没有留够足够的回旋空间,等于把自己的经济运行给锁死了。这其实蛮可悲的,决策性的错误导致了大面积的经济运行‘断电’。如果说最后让民众来‘埋单’的话,这才是最大的不公平。”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何平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