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7月 27,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常玮平案未当庭宣判 妻陈紫娟:你的荣耀日 家人永远与你站在一起

中国大陆 推荐 滚动

常玮平律师“颠覆”案闭门庭审 家人高速路口遭围堵20小时

7月26日上午,中国知名维权律师常玮平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遭秘密开庭。庭审前一日,常玮平的妻子陈紫娟从深圳坐飞机至西安,再驾车前往陕西省宝鸡市凤县欲申请参与旁听,结果公安和特警在凤县的高速路口以“防疫”为由将其逼停,涉事地点距离审理常玮平案的法院仅约4.8公里。

被迫停车后20个小时内,陈紫娟和母亲儿子都没有下车,甚至没有上卫生间。陈紫娟本人形容,特警和公安的人一直在围车,威胁说要隔离她,“我们不敢下车,他们态度很凶,一直敲车窗,我也没有强行开车跟他们撞,因为这样做刚好给了他们借口把我带走”。

对于所谓的防疫要求,陈紫娟以视频的方式披露,她早已在抵达之前致电过宝鸡市防疫专线,三人的条件完全符合防疫要求。为了证实所言非虚,陈紫娟在围堵现场再次拨打了宝鸡市防疫专线,对方的回复与早前的查询一致,她所在区域属低风险地区,只需落地核酸及三天两检即可。

为了阻止三位常年被迫与自己的儿子、丈夫、父亲分离的老弱妇孺,当地政府派出了至少18个警察,还有一辆救护车,可能是他们防止陈紫鹃强行冲出关卡,发生流血事件。然而,陈紫鹃女士显然比警方更为理智,她只是希望到现场去支持自己那个遭强行羁押的孤立无援、举目无亲的丈夫。

最终这场闹剧在耗尽庭审时间后逐渐落下帷幕,2022年7月26日下午7时,陈紫鹃发布了最新一条视频推特,她在视频内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她尝试借此告诉丈夫常玮平,家里人永远与他站在一起,“庭审9:00-11:30左右,没有当庭宣判,常玮平,今天是你的受难日,也是你的荣耀日。很遗憾,我没有和你一起见证。”

陈紫娟受困经历曝光后,德国驻中大使弗洛尔26日发文表达了关注与声援,他认为常玮平的勇敢和贡献应当得到赞扬,而不是受到惩罚,“对于中国的人权而言,这是一个悲伤的日子。今天,去年德法人权奖得主常玮平律师面临‘颠覆国家政权’罪的闭门审判”。

庭前会议一周 庭审半日

常玮平出生于1984年,毕业于重庆大学化学系材料化学专业,他在2009年自修了律师资格。2013年取得律师执照后,常玮平介入了很多公益和敏感事件,见不得老百姓有口难言,因此他频遭当局非法打压。

2018年10月,常玮平被停业3个月;2020年1月,常玮平因参与“12.26厦门聚会”而被秘密关押了10天,获得取保候审后,常玮平在Youtube上发表视频,揭露自己在秘密关押期间遭受酷刑,随后不久他便再次与外界失联。

直至今年7月,常玮平案庭前会议在凤县看守所进行,辩护律师告知家属称,庭前会议需要开一周的时间,律师还透露,常玮平很勇敢,还在努力抗争中。但家属对此提出异议,“一般庭前会议顶多一天,现在可能是专案组准备把这次庭前会议当成一个演练,借此搞明白辩护律师和常玮平对他们所谓证据的辩护观点或意见,以免观看的领导收获不可控的信息”。

庭前会议开了五天,然而庭审却仅半日有余。陈紫鹃指出,当局在庭前会议上把所谓的证据和一些问题强行解决掉了,庭审的时候便拒绝再讨论这些问题,所以庭审的时间非常短,只是“走过场”。关注常玮平案的律师王宇也认为,陕西司法当局的安排并不寻常,“法院似乎是为了展示它是违法的,‘我要让外界看到我是违法操作’”。

目前庭审已结束,阅卷内容律师只能看,不能复制,也不能公开,两名代表律师在签署保密协议的同时收到了当局的再三警告,因而他们压力很大且非常谨慎,现在家属难以获得其他任何此案的消息。

各界支援 向威权说“不”

铁拳永远无法浇灭自由之火,狱内的常玮平拒绝低头,狱外的好友亲朋坚持抗争。

常玮平在宝鸡的朋友田秋丽和龙克海25日上午抵达凤县,预备参加庭审;常玮平在凤县的一位朋友26日一早出门,欲前往凤县法院声援。尽管三人均不同程度的遭到当局的阻拦,但他们依然用自己的方式关注并支援着常玮平及其家属。

除此之外,中国知名维权律师丁家喜的妻子罗胜春在推特上形容,跨越了2000多公里的陈紫鹃是弱小的,也是高大的,“姐姐我为你们感到骄傲。你在书写历史,书写黑暗中共国伟大妻子的爱的历史。玮平肯定能感受到你的爱,祷告他早日回家”。

法国驻华大使馆与英国驻华使馆也均在官方新浪微博上声援常玮平,称其与常玮平一家同在,且支持所有致力于促进中国法治的人权律师。英国还呼吁中国政府释放所有目前因促进基本权利和自由而被拘留的人。

民主人士、团体及国家的声援昭示着,常玮平及其亲属遭到的所有不公,都无法被当局的“秘密审判”、“限制人身自由”所掩盖。这同样意味着,为了防止家属及公众的参与让更多人了解案件真相,而选择了这种违法的方式阻止亲属旁听、强行闭门开庭的行为,势必将得到反方向的结果。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