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月 8,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哈萨克乱局出现新解读 普京未必免费出兵

滚动 国际 军事

俄罗斯空降兵携带先进侦查装备开始在哈萨克斯坦部署,但哈萨克斯坦可能为俄罗斯这次出兵支付沉重代价。与此同时,围绕哈萨克国内政局也出现了一些新的发展和解读。

一个哨卡的哈萨克斯坦士兵站在一辆军车旁。(2022年1月7日)

俄罗斯空降兵携带先进侦查装备开始在哈萨克斯坦部署,但哈萨克斯坦可能为俄罗斯这次出兵支付沉重代价。与此同时,围绕哈萨克国内政局也出现了一些新的发展和解读。

俄罗斯所主导的集体安全防务条约组织秘书长扎西6日表示,派往哈萨克斯坦的这个组织的军队人数暂时大约为2千5百人,但不排除人数增加的可能。这些军人如果遇到威胁将会开枪。

早有准备 俄军快速部署

俄军空降兵目前已经控制了阿拉木图机场和俄罗斯驻阿拉木图总领事馆。俄罗斯军方说,阿拉木图机场目前只接受军机起降,不会接待民航客机。拥有两次车臣战争和叙利亚战场经验的俄军空降兵司令谢尔久科夫担任集体安全防务条约组织在哈萨克斯坦这次行动的指挥官。一名俄军发言人说,70多架军事运输机正昼夜不停地向哈萨克斯坦运输军队。

一些俄罗斯军事分析人士说,为应对中亚地区的突发事件,多年来俄军一直在不断演练向中亚地区派遣快速反应部队。

俄罗斯所租赁的哈萨克拜科努尔航天中心行政管理部门7日表示,除了家庭成员外,禁止3人以上结伴出行。夜间限制车辆行进和居民从住宅楼外出。

俄罗斯军人抵达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的一个机场。(2022年1月6日)

其他国家跟进 但吉尔吉斯犹豫 有反对声音

一批俄罗斯知识界和人权活动人士发表公开信反对俄罗斯出兵哈萨克斯坦。他们认为,俄罗斯不应再干涉别国内政,重犯过去的错误。

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分别派遣150名和200名士兵前往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国家安全委员会领导人塔什耶夫说,吉尔吉斯军队将不会驱散当地的示威民众,而仅是保卫重要设施。

吉尔吉斯议会稍早前在有关是否向哈萨克斯坦派兵的投票表决中并没有获得足够多的票数。7日的表决虽然已有足够多的议员投票批准派兵,但当天在议会门外,一些吉尔吉斯民众再次示威抗议出兵哈萨克斯坦。示威者们说,俄罗斯是侵略占领者,集体安全防务条约组织是俄罗斯的组织。

亚美尼亚国防部说,亚美尼亚向哈萨克斯坦派遣的100名士兵将主要保卫当地的战略和基础设施。白俄罗斯的一个空降兵连6日搭乘5架伊尔-76运输机已抵达当地。

哈萨克政局的微妙变化

已经下台的第一任总统哈扎尔巴耶夫迄今保持沉默。外界和媒体都在讨论和猜测他和他的家人目前的下落。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7日再次发表全国讲话。他把在哈萨克斯坦所发生的事情归咎于来外来力量,还有经过专门武装训练的当地和外来强盗,以及人权活动人士和自由媒体。他说,有两万名强盗在阿拉木图活动,这些人都由统一的中心在指挥。

托卡耶夫还表示,外国军队仅会在哈萨克斯坦短期停留。

但仍在哈萨克斯坦持续的一些抗议示威活动开始把焦点转移到了俄罗斯出兵上。一些示威者要求俄军撤出,不要占领哈萨克斯坦。

与此同时,许多媒体7日注意到,哈萨克官方开始不把首都称为“努尔-苏丹”,而仅叫“哈萨克首都”,或是“首都”。“努尔-苏丹”是第一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名字。纳扎尔巴耶夫3年前启动权力移交后,托卡耶夫立刻下令把首都由“阿斯塔纳”改名为“努尔-苏丹”。

许多观察人士还注意到哈萨克政局的另一个微妙发展,哈萨克总检察官7日既不肯定,但也不否认有关纳扎尔巴耶夫的侄子萨马特-阿比什被捕的消息。影响巨大、拥有将军军衔的萨马特-阿比什两天前还是哈萨克安全情报机构的第一副首脑。纳扎尔巴耶夫彻底退出政坛后,他随后立刻被托卡耶夫撤职。

哈萨克网络媒体奥尔塔(ORDA)7日先报道了萨马特-阿比什被捕,随后又否认了这一消息。

哈萨克政局最新解读

俄罗斯著名历史学家祖博夫在社交媒体上撰文详细分析了哈萨克斯坦的内部政局。他说,萨马特-阿比什还有一位亿万富翁兄弟,兄弟俩都推崇激进伊斯兰教义,这与外交官出身、较西化和崇尚西式民主的托卡耶夫明显不同。

祖博夫说,托卡耶夫把萨马特-阿比什撤职后,这位纳扎尔巴耶夫的侄子立刻动员来自南部教育程度较低的民众走上街头反击。哈萨克斯坦的抗议示威也从开始时的和平温和变成了后来的打砸抢。托卡耶夫因此下令调动军队维持秩序,但由于萨马特-阿比什的影响,哈萨克斯坦的安全官员都不听从托卡耶夫的指挥也不配合,托卡耶夫只好向普京和克里姆林宫求助。

但祖博夫警告说,哈萨克的亲西方力量、民族主义势力和伊斯兰力量此时有可能会联合一致共同对抗俄军。他期望不要发生把俄军当成殖民占领军的游击战争。

但也有分析认为,目前就判断普京将陷入哈萨克泥潭还为时过早。熟悉哈萨克斯坦的俄罗斯政治学者米洛谢尔多夫认为,游牧民族出身的哈萨克人传统上缺乏组织性,那些示威和抢劫攻击活动的背后肯定有组织者。他说,俄军的处境将取决于普京当局是否能同这些背后的组织者达成交易。如果能达成交易,哈萨克斯坦局势几天内就能恢复平静,俄军也能很快抽身,否则俄罗斯有可能会在那里陷入麻烦。

米洛谢尔多夫认为,哈萨克权贵之间的关系远比俄罗斯复杂。哈萨克权贵的利益盘根错节,彼此重叠,涉及到家族、部落、西部-北部-南部的地域利益,还有俄罗斯-英国-西方-土耳其-中国的外来力量影响。

请神容易送神难 俄与哈萨克关系可能变化

亲克里姆林宫的俄罗斯政治学者马尔科夫说,他预测俄军可能在哈萨克斯坦停留几个星期。但俄罗斯有可能会在哈萨克斯坦的一些地方长期驻军。

俄罗斯媒体稍早前引述土耳其媒体的报道说,普京答应出兵所开出的条件可能包括,要求哈萨克斯坦承认克里米亚属于俄罗斯;重新让俄语拥有哈萨克第二官方语言的地位;让北部的俄语系居民区享有自治地位;以及在哈萨克斯坦设立俄罗斯军事基地。

马尔科夫认为,这些要求都非常切合实际。但他还想加入一个要求,那就是在哈萨克经济中清除西方尤其是英国影响,让俄罗斯取而代之。

政治学者米洛谢尔多夫认为,应该借此让北部俄语系居民区的自治地位写入哈萨克宪法,并应让这个地区有权脱离哈萨克斯坦。

一些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也呼吁让俄罗斯为首的集体安全防务条约组织的军队常驻哈萨克斯坦。来自俄共的国家杜马独联体、欧亚一体化和与俄罗斯侨民联系委员会主席卡拉什尼科夫说,这可帮助俄罗斯维护自己的安全不受威胁。

大国博弈 哈萨克局势牵动各方

欧盟6日呼吁应尊重哈萨克斯坦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哈萨克斯坦是以土耳其为首的突厥国家组织的重要成员。许多报道也把哈萨克斯坦称为突厥世界的心脏。土耳其议会领导人6日表示,土耳其正密切关注哈萨克局势,并与兄弟国家哈萨克斯坦站在一起。

哈萨克政治学者萨特帕耶夫说,目前所发生的事情牵涉到很多方面,如果哈萨克不稳定外溢,情况将会更加糟糕复杂。

萨特帕耶夫说:“这是各方最为关注的。因为所有人都担心,不稳定的情况一旦开始,整个中亚地区都会牵涉进来,恐怖主义,伊斯兰极端主义,地区安全的风险都会随之提高。”

俄军携带新式侦查装备

俄罗斯军方的红星电视台6日发布了俄军空降兵集结前往哈萨克斯坦的视频。许多媒体和军事分析人士从有关视频中注意到,俄军这次携带了最新式的“Leer-3”车载电子侦察和对抗系统。

伴随无人机一起工作的这一系统可干扰手机通讯,能确定手机、平板电脑等装置的位置,还能通过无人机监视现场事态。这一侦查系统几年前服役,已在叙利亚和一年多之前的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围绕纳格尔诺-卡拉巴赫的武装冲突中使用。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