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月 6,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再有港媒《众新闻》停运 海外港人吁携手抵抗“黑暗”

滚动 推荐 港澳台

2022年1月2日,被视为亲民主派的香港独立网络媒体《众新闻》发文宣布将于本月4日起停运,网站不再更新,一段时间后将会关闭,“在风高浪急的当下,须确保船上所有人平安”。管理层对外解释,过去两年香港社会遽变、传媒生存环境恶化,无法掌握“红线”,无可奈何决定停运。面对一个又一个香港独立媒体的被迫消失,在港人士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失望和迷茫,时刻关注香港社会的海外港人则在此危急时刻振臂高呼,呼吁各界关注香港现状,协助在港人士守护家园、共御“黑暗”。

2022年1月2日,被视为亲民主派的香港独立网络媒体《众新闻》发文宣布将于本月4日起停运,网站不再更新,一段时间后将会关闭,“在风高浪急的当下,须确保船上所有人平安”。管理层对外解释,过去两年香港社会遽变、传媒生存环境恶化,无法掌握“红线”,无可奈何决定停运。面对一个又一个香港独立媒体的被迫消失,在港人士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失望和迷茫,时刻关注香港社会的海外港人则在此危急时刻振臂高呼,呼吁各界关注香港现状,协助在港人士守护家园、共御“黑暗”。

公开资料显示,《众新闻》无党无派、热爱香港,于2017年1月1日成立,由香港多名媒体工作者及学者创办,包括资深新闻工作者李月华、明报前总编辑和执行总编辑刘进图、姜国元,以及香港记协前主席麦燕庭及岑倚兰等。它曾被爱港人士称为“《苹果日报》、《立场新闻》关闭后香港传媒最后的绿洲”,但还是未能在当局的强势压迫下安然存活。

难判港府执法标准 国安法下已无法保证安全

《众新闻》是近几个月来第四家关闭的香港新闻媒体,自2019年反修例运动后,香港就逐步遭到当局的压制,尤其是2020年6月30日深夜,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直接制订了《港区国安法》,并将这座半自治城市的所有异议尽数吞没,捂住爱港人士的嘴,企图使这座城市所有充满活力、正义勇敢的媒体被迫噤声。

1月3日,《众新闻》主笔杨健兴在办公室外见记者时坦言,《立场新闻》的停运,触发他们在很短时间内决定停止运作。2021年12月29日,香港警方国安处以“串谋发布或复制煽动刊物罪”为由,派出200多名警员搜查《立场新闻》办公室,拘捕多名高层及前高层人员,《立场新闻》当日下午宣布停止营运,并删除了全部网站及社交媒体的内容。

杨健兴借《立场新闻》事件形容,记者即使本着无畏无惧精神工作,仍无法掌握红线,停运是无可奈何的选择,“我们已不能够在一个感到安全的情况下继续工作,目前没有任何执法机关与我们接触,但看不到媒体的环境短期内会改变,很难做下去”。

《众新闻》总编辑、同样曾任香港记者协会主席的李月华亦于3日对外透露,停运是经过评估而所作的最好决定,并非《众新闻》改变了,而是客观环境改变了, “我作为总编辑,我也无法拿捏这篇故事、这篇报道或这句话会不会写出来触犯了新改变环境下的条例。我作为领导阶层,我没办法很有信心地去带领记者继续做”。

香港独立媒体陷入寒蝉效应 卷入政治巨浪

2021年,香港人失去了《苹果日报》和《立场新闻》。2022年伊始,《众新闻》宣布退出香港媒体舞台。随后亲民主派的《癫狗日报》也于2022年1月3日发公告称将停刊,目前该媒体的网站和社交媒体上可能涉嫌“煽惑”的文章也已删除,创办人黄毓民笑言,《癫狗日报》从第一日起就符合“发布煽动刊物”,“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众新闻》主笔杨健兴对香港独立媒体的现状表示,香港传媒已被卷入政治巨浪中,成为当局整顿的对象之一,“反修例运动后大家都会见到,政治社会的变化相当之大,分化很严重、矛盾亦都尖锐,难以评估目前的状况会持续多久,媒体被卷入了这些政治的巨浪里,一些媒体亦会被视为要整顿的对象,甚至有些会觉得整个传媒会是被整顿的对象”。

香港独立网络媒体遭受的重压引各界忧虑,尤其是邻近的台湾民众,他们欢迎爱港人士前来避难,但也担忧香港独立媒体不仅将失去在香港的话语权,他们或将直接消失在国际社会媒体舞台上。台湾执政党立委刘世芳近期受访时就坦言了上述忧虑,她认为香港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乃至“一国两制”精神,都已经宣告死亡,“台湾公民团体忧心,中共在封杀香港本土言论自由后,下一步有可能指向外媒,要降低香港国际能见度”。

曾多次声援香港人权与新闻自由的台湾公民团体经民连研究员江旻谚受访时亦指出,“未来香港可能就是像新华社的官方媒体,再搭配几个当做花瓶的民间媒体而已。即便是在中国还是有个别的公民记者在做这些事,不过香港本地不会再有正式的新闻机构有足够的公信力来做这件事”。

站在独木桥上的香港 前狼后虎

从镇压反修例运动,到强推港版《国安法》,再到现在的打击独立媒体,香港仿佛站在独木桥上,前狼后虎,稍不注意就会尸骨无存。面对这样的困境,香港人究竟失去的是什么呢?香港资讯的重要渠道?民主自由的话语权?一国两制的承诺?重要的情感连结?

有港人形容道,我就站在香港街道的十字路口,仿佛什么都没有变,又仿佛什么都没有留下;亦有人在社交平台上表示,2021年完结了,我以为只要不说出来,我就不会愤怒,但坐在床边望着天花板的时候,我还是感受到了那种无奈,那种敢怒不敢言的烦闷,新的一年,我期盼各位平安,期盼香港出现转机。

世界各地的港人和正义人士都看到了爱港人士的挣扎和绝望,全球超过50个港人组织发布“全球联合声明”,敦促国际社会关注香港独立媒体的处境,呼吁海外港人走出家门,为港抗议,为无辜被捕的新闻工作者祈祷,为在香港受到禁锢的市民发声。

有在英港人参加集会时亲身站出来,在伦敦街头发言喊话,“很欣赏还有一班人坚持留在香港,他们不是笨,他们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原因。无论是离开香港的人,还是继续留在香港的人,我们应该互相支持和体谅对方的决定。形势很残酷,但我们一定可从中找到我们香港人的光辉,希望大家继续互相鼓励。”

独立媒体的停运并不一定代表失去,正如《癫狗日报》创办人黄毓民所言,这个时代是“天涯若比邻,海内存知己”,媒体本身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政治因素,眼前的决定是为了保全在港手足,如果其他地方有足够的资源和人手,媒体就可能会复刊。

战略性后退并不意味着失败,香港现时的言论环境很多话不能说,但所有港人必将团结一致,让香港永远活在国际社会舞台之上,国际社会亦欢迎并拥抱“受伤”的爱港人士。海内外正义人士将携手共进、对抗黑暗,心怀热爱、绝不认输。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