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月 6,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林锡星:缅甸局势可能突变—敏昂萊或出新招

推荐 大众观点 国际

由于民盟主要领导人在2月1日全部被缅军警拘押,介入缅甸政治危机的所有国际调解机构至今都无法联系到全国民主联盟(NLD)主席昂山素季和副主席吴温敏(U Win Myint)等高层人物,故无法知晓NLD高层领导人在对待军人接管国家权力上的真实态度以及希望国际社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例如,昂山素季长期奉行非暴力不合作政策,如今部分基屈民盟成员却在外部势力支持下频繁实施爆炸、纵火和抢刼等恐怖活动,这些做法是否会得到昂山素季的认同,连BBC等西方媒体都表示质疑。

epa08979207 (FILE) – Myanmar senior general Min Aung Hlaing lattends the Speaker of Union Parliament changing ceremony in Naypyitaw, Myanmar, 01 August 2018 (reissued 01 February 2021). According to media reports, Myanmar’s army has seized power after arresting leading politicians over allegations of fraud in the Novemeber democratic elections. EPA/HEIN HTET *** Local Caption *** 56582681

由于民盟主要领导人在2月1日全部被缅军警拘押,介入缅甸政治危机的所有国际调解机构至今都无法联系到全国民主联盟(NLD)主席昂山素季和副主席吴温敏(U Win Myint)等高层人物,故无法知晓NLD高层领导人在对待军人接管国家权力上的真实态度以及希望国际社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例如,昂山素季长期奉行非暴力不合作政策,如今部分基屈民盟成员却在外部势力支持下频繁实施爆炸、纵火和抢刼等恐怖活动,这些做法是否会得到昂山素季的认同,连BBC等西方媒体都表示质疑。

国际调解是解决国际危机的重要方式之一,但缅甸是个例外,迄今为止作用甚微。缅甸Tatmadaw接管政权后,联合国、欧盟、东盟都纷纷表态,中美俄日印英等大国、东盟一些成员国也都先后对缅甸施加影响,但是各方调停的态度相差甚远。

联合国、欧盟以及西方国家认定缅甸军人发动的是政变,要求Tatmadaw停止紧急状态并还政于民盟,但事实上包括联合国缅甸问题特使比尔格纳在内的联合国工作人员对缅甸国内政治力量的实力对比、对缅甸国内是否可能发生大规模内战的判断都不到位,而基于上述认知所提出的要缅军结束紧急状态的诉求和解决路径则是缅军无法接受的,因此调解当然毫无进展。

包括东盟在内的国际组织以及中俄印日等国家还是希望缅甸国内能够保持稳定,希望Tatmadaw与民盟在法律框架内解决分歧。由此可以看出,国际社会在解决缅甸政治危机问题上很难形成合力。

即使在东盟内部对缅甸政治危机的态度也相差甚远,老东盟几个穆斯林国家对缅甸Tatmadaw严厉的原因主要是对Tatmadaw处理“罗兴亚”人问题不满,而不是在关心昂山素季大妈。它们并不承认一些西方国家力挺的由缅甸部分当选议员组成的“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 CRPH)以及由这些议员成立的“民族团结政府”(NUG),也没邀请他们参加东盟特别峰会。

目前一些假民盟所能做的也就是抢银行、炸学校、暗杀异己,民族团结政府(NUG)在危机中发挥积极作用也在日渐式微,离人们的期望渐行渐远。

把民族问题政治工具化是民盟极端分子的手段。从目前情况看,主要还是Tatmadaw和“民地武”在交火,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人民国防军”(PDF)和“民地武”协同作战。“民地武”内部对人民防卫军(PDF)在他们地盘内与Tatmadaw交战也存在分歧。

军方(Tatmadaw)与“全国民主联盟”打交道要比同“民地武”打交道困难得多。“民地武”的诉求很明确,但“全国民主联盟”则不然。他们根本不是想让民众了解真理真相,也不想谈,他们只是想要裁决的结果,他们只是想说他们想实现的事。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日渐式微。如今军方(Tatmadaw)只把他们的行径当作刑事犯罪处理。

除了因当前政局不稳而爆发的武装叛乱外,民族地区的军事攻势很可能使2022年的军事政治局势进一步复杂化。

仰光大学国际关系系一位退休教授表示,只要不进行政治对话,政治问题、冲突和仇恨就会继续增长。

自2020年第一波Covid-19疫情以来经济一直处于下滑状态,由于政治危机和Covid-19疫情,2021年继续遭受进一步的政治动荡,预计2022年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据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称,缅甸经济指数已降至负18,难以恢复正常。

政治分析人士说,缅甸的政治动荡和经济下滑导致失业率和贫困率上升,以及腐败、人口贩运、贩毒和刑事案件。

新任来自新加坡的联合国秘书长缅甸问题特使诺琳·海泽(Noeleen Heyzer)呼吁缅甸国防军(Tatmadaw)和相关武装组织在新年期间停火。

沉默了一阵的“民地武”与Tatmadaw的战事又沉渣泛起。这才是Tatmadaw的心头之患。

2021年12月5日,敏昂莱登门看望钦钮(Khin Nyunt)将军之举有标志性的意义。“民地武”对钦钮将军普遍怀有好感,世界各国也都普遍认同他是改革派。他的“佛牙外交”令两国人民友好,中缅关系进入高潮。就因为他的改革思想才导致被当时的军头丹瑞(Than Shwe)废了。敏昂莱是否有意模仿钦钮将军,值得猜测。

军事委员会已于2021年 12 月 30 日发表声明,敦促已签署 停火协议(NCA) 的“民地武”遵守协议条款。军事委员会主席敏昂莱大将2021年12 月 30 日在内比都举行的联邦政府会议上发表讲话时表示,他希望能够尽快促成和谈并带来和平的好处。2022年1月1日军事委员会主席敏昂莱在新年致辞中说,今年将为和平采取新的步骤,并邀请所有利益攸关者讨论和平。他重申,一旦一切完成,他将举行新的选举并将权力移交给获胜的政党。

但“民地武”的态度则一如既往。2021-12-31 克伦民族同盟(KNU)主席Gen Saw Mutu Say Poe将军说,只要军事独裁者不愿意从政治上解决政治问题,就永远不可能建立内部和平。

目前,局势最紧张的地区是毗邻泰国的克伦邦和克耶邦,走私军火和国外资金源源不断流入,是导致局势紧张的主要原因。这也是“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 CRPH)以及由这些议员成立的“民族团结政府”(NUG)能够在当地生存的原因。

中緬边界地区较为好一些。据BETV BUSINESS报道,2021年12月30日克钦邦讯:民地武克钦独立军(KIA)的根据地拉扎缅中口岸于12月31日重开。由于疫情严峻,该口岸跟其他口岸一样,长时间关闭。现在重开后,优先让缅甸的芭蕉出口。至此,中缅边贸口岸,无论是掸邦(木姐、清水河)还是克钦邦(甘拜地)甚至民地武地区(拉扎)都已经陆续重开。边贸是缅甸民生的重要窗口,尤其是中缅边贸,属于重中之重

林锡星 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