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月 1,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展望2022: 西安市民盼疫情快过去 武汉难属坚持追责要真相

滚动 中国大陆

岁末年初,辞旧迎新之际,中国的一些普通市民和维权公民纷纷借助各种媒体表达新年的期望和祝愿。美国之音刚刚采访了几位中国公民,他们述说了各自的现状以及进入新年之后的看法和期许,其中主要的关注热点仍然是聚焦新冠疫情。

12月23日,警察和防疫人员在西安火车站检查旅客的文件。

岁末年初,辞旧迎新之际,中国的一些普通市民和维权公民纷纷借助各种媒体表达新年的期望和祝愿。美国之音刚刚采访了几位中国公民,他们述说了各自的现状以及进入新年之后的看法和期许。

如同将近两年前的武汉,陕西省省会西安市在12月23日(西方节日平安夜前一天)开始实行封城封居民小区措施。一周过去,西安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例持续上升,中风险区域增加到150多个。在中国政府设定的对抗疫情的清零指标限制之下,这个拥有1300万人口的六朝古都破天荒地在封城状态下跨年。

待产孕妇身陷围城

12月29日,一名自称来自洛阳的九个月临床孕妇的网友发微博称,因私事滞留西安半个月,一直配合做核酸检测,均为阴性。因即将临产,身边没有人照顾,希望回洛阳老家隔离待产,但社区不许离开,而且西安医院产科已经停诊,没有医院接收产妇。

博文中问道,“谁能保证我们母子平安?政府在哪里呢?”

这位自称怀孕九个月的网友写道,“请问什么时候才是离陕的必要条件?是一尸两命的结束吗?”

新华社报道,西安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卫晓丽表示,希望大家听从社区安排按时参加核酸检测,参加核酸筛查时一定要戴好口罩,保持“一米线”距离;其他时间足不出户、不串门不聊天,最大程度减少人员流动和聚集。

西安市民:愿疫情快过去

12月23日,西安市民在等候做核酸检测。

西安市民潘先生表示,从12月17日起到22日封城前一天,他和家人按照社区规定每天做一次核酸检测,从咽喉取样,一共作了六次,而且排队作核酸检测的居民没有保持安全距离,造成传播的隐患。

他说,“一做核酸(检测)就排队很长。唉呀,那是人就多的呀。他当时设的点也可能少了。人也多呀,那个。我们这边还好一点,高新区哪一块,那都是人挨人人挤人。你说那样子能不传播吗?”

潘先生表示,他所在小区设立了蔬菜食品供应点,每次到那里购物都需要排一、两个小时的长队,很不方便,价格比封城前贵许多。

他说,这次封小区期间,他不巧得了感冒,但是药店被限令不得出售感冒退烧之类的成药,即使到朋友开的药店也买不来治疗头疼脑热的药剂。

潘先生表示,他现在最大的愿望是,希望疫情早点儿过去。

武汉肺炎追责人士遭当局打压

在武汉肺炎爆发、官方隐瞒疫情真相和李文亮医生等八名医务人员遭警方错误训诫两周年之际,住在深圳的新冠肺炎死难者亲属、坚持向湖北武汉地方当局追责的中国公民张海表示,地方当局对于敢于问责发声的人一直没有放过,其中有些追责的死难者亲属被公费旅游。

坚持追责要真相的武汉新冠疫情难属张海 (资料图片)

张海披露,去年世卫组织调查组到武汉开展病毒溯源调查期间,当地新冠死难者亲属追责群体的人都被严密看守限制出行,防止他们接触参与溯源调查的外国专家。

张海对美国之音表示,溯源调查,官方一直都在掩盖真相,没有说服力。

他说,“黑幕,就是很黑暗的。溯源调查一直都在遮遮掩掩,没有一个说服力。一直在掩盖这个疫情,同时对这些敢于发声的人,它一直在施加压力。作为一个家属嘛,他们对我现在使用这种阴的、拿不到台面的这种东西,来调查我,来限制我,等等。”

两年前吹哨人罹难唤醒世人

2019年初冬时节,中国武汉。一种来历不明的肺炎传染病开始在这座城市向人类袭来,起初不为广大公众知晓,但经过数十天近乎自由落体状态的人际蔓延传播,终于酿成一场前所未有的武汉及湖北封城封省乃至后来造成巨大灾祸的全球大流行(pandemic),有媒体称之为“世纪瘟疫”。就连肆虐全球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也在世界卫生组织(WHO)确定的正式名称中用了疫情爆发的年份标明。Covid-19成为过去两年中全球新闻界最常用的词汇,人类陷入前所未有的新冠病毒大阴霾中。

两年前,新冠病毒造成肺炎瘟疫在武汉爆发之初,该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等八名所谓“传谣者”遭受警方的不当训诫,各大官方媒体对此面向社会加以广泛报道,严厉警告。

2020年2月6日,李文亮医生不幸殉职的噩耗传出,在中国内外的舆论场和民间激起近三十年来罕见的巨大反响。一系列的公民联署呼吁书要求为最早在微信群中拉响疫情警报却遭到当局封口的李文亮医生建碑纪念,并把每年的2月6日定为言论自由日。

当时,众多中国网民和公共知识分子痛批官方迅速把李文亮等医务人员发出的疫情警报打成谣言或不实信息,通过行政和官方宣传以及执法部门严加监控,效率惊人,但是显然未以相同的速度、效率以及意愿向社会大众公布疫情的严重性和预防的重要性,而是试图隐瞒、淡化处理人传人的真实情况,以至于错失控制和灭除疫情的良机。

张海:新年继续追责

在深圳工作的武汉市民张海前年春季以来一直向武汉市和湖北省政府问责,他认为地方当局隐瞒疫情导致他父亲染疫身亡。

坚持维权将近两年的张海认为,当局使用种种阴险措施,一直没有放松对他的监控打压,说明它们很害怕。

张海接着说,“同时对于敢于发声的人施加压力,利用公权力来调查我,限制我。为什么,因为如果我是胡说八道的话,它们早就抓我了。 因为我在武汉得到一个很可靠的消息,它们曾经想构陷我一个罪名,后来放弃了。这说明它们一直总想让我失踪,让我消失,它们就放心了。因为它们掌握了一切资源。人不可能单独一个人在社会上。他(她)会想还有一家人,还有小孩。它们在各方面可以卡住人,逼迫人家放弃。”

他说,前些日子,他回武汉期间,因为接受一家美国媒体的采访,当局人员把他家门堵上,雇主把他解聘了。

张海说,后来他的银行卡账户受到武汉警方调查,银行卡只能在柜台上使用,网上交易全部受到限制。

资料照:中国公民记者张展在武汉。(2020年5月3日)

武汉封城后,一些自发调查报道武汉疫情真相的独立人士和公民相继遭到当局的抓捕、隔离或拘禁,其中陈秋实和李泽华在经过数月和一年多强制失踪后获释,而另外两位知名公民记者张展和方斌仍在狱中。

据报道,张展由于长期抗议绝食而生命垂危。而方斌的现状外界知之甚少。他们向世人报道武汉病毒疫情爆发地而遭监禁的遭遇受到广泛关注。

张海指出,在当局的打压、威逼下,武汉肺炎死难者家属维权群体中敢于说话的人越来越少了,但是他在新年到来的心愿是继续追责,死而后已。

他说,“我总认为这件事情要由人来说,新冠爆发到现在已经快两年,死亡人数超过500万,但是源头呢,我希望全人类受到新冠伤害的人都应该团结起来去追责,无论是黄种人白种人还是黑种人。第2个心愿就是,我要向全世界,告诉他们我不会沉默的。因为这件事情,我父亲骨灰还在武昌殡仪馆。我就这样告诉他们,这件事情我肯定不会放弃,除非我死了。”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

李文亮:健康社会不应只有一种声音

新年元旦也是人们纪念武汉不明肺炎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被中国当局错误惩戒的日子。

根据现已公开的新冠疫情大事时间线,武汉警方对李文亮等被指控传播谣言的八人采取传唤惩戒行动前,中国各级官媒就在2020年1月1日新年节日当天连续滚动播报了严重误导民众的那篇新华社通稿。

据中国媒体报道,武汉中西医结合医院医生张继先此前于2019年12月26日已经上报疫情,北京当局元旦期间就派出国家专家团队奔赴武汉。而中国的广大百姓直到1月23日武汉封城的前两天都是被告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或“有限人传人”。

李文亮生前最后几天在病床上对采访他的媒体表示,让大家知道真相比自己平反更重要,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