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2月 1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审查、监控、压迫:不,中国不是“民主”国家

滚动 中国大陆

中国共产党所声称的“执政为民”(rule for the people)与“民治”(rule by the people)不是一回事。

美国总统拜登与国务卿布林肯出席视频民主峰会。(2021年12月9日)

美国总统拜登主持的民主峰会上周落幕。白宫表示,美国举办民主峰会的目的是将“来自世界每个地区的广泛多元的政府和非政府领导人聚集在一起,提出一个积极正面的民主复兴议程。”

北京出于多重原因对这次峰会做出严厉反应,其中之一便是台湾被邀请,而中国没有受邀。

美国总统拜登在民主峰会上发表讲话。(2021年12月9日)

中国质疑美国举办民主峰会的资格,称美国对COVID-19疫情的应对、海外的军事行动以及国内种族不平等问题破坏了美国民主的真实性。

此外,北京称民主的实现方式“不可能千篇一律”,坚称中国是一个“民主”国家 —— 其依据是中国政府对中国人民福祉所声称的那些承诺。

12月7日,新华社下属的新华社国家高端智库(NCR)发布《全人类共同价值的追求与探索——民主自由人权的中国实践》智库报告。

该报告中称,中国人已得出结论,民主治理的唯一标准是“老百姓能够享受和平发展的红利,过上安宁祥和的幸福生活。”

“现代国家治理的本质在于民主治理,”报告称,“运作良好的民主可以保障和发展自由和人权。”

报告因此辩称,中国是民主的:

“最早出现在古希腊的‘民主’一词,本意为‘人民的统治’。 而‘人民当家作主’在中国正变成越来越生动饱满的现实。”

北京说民主可因国而异,这是对的。

但是,它错误地将有效治理甚至合法治理等同于民主治理。

当然,中国政府是否有效和/或合法又是另一个议题。但无论如何,考虑到普通中国人在参与政治程序上所面临的限制,中国不是民主国家。

民主的两种主要形式是代议制民主和直接民主。在代议制民主下,人民选举代表为他们起草法律并就这些法律进行投票表决。在直接民主下,公民直接对各项法律进行投票表决。

美国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代议制民主国家,但有26个州及首都华盛顿特区设有倡议性和/或否决性的公投程序,这类公投是直接民主的形式。

中国在地方选举层面中确实允许有限的选民参与,但在全国性的选举层面上并没有民主选举的成分。

中国本质上是一个由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国家。在中共掌控的统一战线这把大伞下,八个小政党被允许存在,但它们不被允许挑战中共。

同样,中国有行政分支(国务院)、立法分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司法分支,但均服从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中国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年只召开一次会议,中国共产党高层往往在会议举行前就已对相关立法做出决定,全国人大被世界舆论称为“橡皮图章”议会。

中国的司法系统也不独立于中国共产党。2017年,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就法院的自主性提出警告:

“(全国各级法院)要坚决抵制西方的‘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旗帜鲜明,敢于亮剑,坚决同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诋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错误言行作斗争 ,决不能落入西方错误思想和司法独立的‘陷阱’,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

还有公民自由的问题。《大英百科全书》(Britannica)把公民自由定义为“个人追求不受任何个人或政府任意干涉的自由。”

澳大利亚民主博物馆(Museum Of Australian Democracy at Old Parliament House)的网站上指出,“公民自由随着对政府、机构和社会上强大势力侵犯的抵抗而得到捍卫和加强。”

在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公民自由是对政府权力的必要限制。公民自由使得透明度和问责机制得以存在,并作为一种制衡力量,防范暴政。

《世界人权宣言》列出了各种公民自由,包括生命权、自由权、言论自由权、集会自由权、隐私权以及思想、良知和宗教上的自由表达权。

在美国的法律思想体系中,言论自由一直被视为“我们民主的守护者”,以及如前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本杰明·卡多佐(Benjamin Cardoso)在1937年所说的那样,它是“几乎所有其他形式自由的母体和不可或缺的条件。” 在一个民主国家,人们应该能够公开反对政府,而不必担心遭到报复。

然而,中国当局基本无视公民自由。

例如,中国官方只承认五种宗教,禁止其他宗教和精神团体。

正如美国国务院在2019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中所指出的,那些不顾国家限制坚持信仰的人受到骚扰、逮捕、拘留、酷刑、监禁和强制性的政治思想灌输。在新疆,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仅因常规的宗教信仰表达而遭系统性的拘留。

中国也有着世界上受控最严的媒体环境之一,获取信息的渠道受到严格限制。

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12月7日发布的《中国新闻业大跃退》报告中指出,“中国加速违反自己在观点和言论表达自由上所作的国际承诺,” 以及“近年来中国政权领导一场史无前例的镇压全球新闻和信息权的运动”。

根据保护记者委员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的数据,中国“连续第三年成为全球监禁记者人数最多的国家,共有50名记者身陷囹圄。” 在无国界记者组织公布的“2021全球新闻自由指数”(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 排名中,中国在180个国家中名列第177位,仅比朝鲜高出两位。

北京还将其公民置于一个几乎可以完全受其掌控的大规模监控系统之下。人权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在其《2021世界自由调查报告》(Freedom In The World 2021)中写道:

“近年来,(中国)政府监控公民生活和通讯的能力大幅提高,压制了线上和线下的对话。众所周知,微信等社交媒体应用会密切监控用户的讨论内容,以确保符合政府的内容限制和监控要求。监控摄像头越来越多地配备了面部识别软件,覆盖了许多城市地区和公共交通,并正在向农村地区扩张。”

“中国不断发展的社会信用体系基于广泛的数据对公民的可信任度进行评级,这些数据包括财务记录、购买行为、视频游戏习惯、社交圈成员以及对公共场所规则的遵守情况。” 警方用来从智能手机中快速提取和扫描数据的设备最初部署在新疆,现已在全国范围内扩散。

中国公民经常被剥夺自由及人身自治的权利,各种有关强迫绝育、强迫劳动和未经正当程序大规模监禁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报道都证实了这一点。

作为“民主”的证据,中国将人权与国家近几十年来快速的经济增长和消除贫困的成果混为一谈。

牛津大学历史学教授拉纳·米特(Rana Mitter)和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高级讲师埃尔斯贝特·约翰逊(Elsbeth Johnson)在合著发表于《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的一篇文章中论证说,那种认为政治自由将兴起于中国的资本主义和经济自由的这种假设是错误的。

他们认为,许多中国公民不认为民主是创造经济成就的必要条件,但确实认为“他们的政府形式是合法且有效的。”

(同时请参阅美国之音《揭谎频道》本篇文章的英文版。)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1 年 前

民主制和共产制 是现代奴隶制 2分支.全过程民主=全过程奴隶.民主峰会=奴隶主峰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