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2月 1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共产党与21世纪中国

滚动 中国大陆

中国的政治文化必须完成一场由“打天下坐天下”转向“选天下富天下”的升华。13亿人民的心声终将汇集成一种摧枯拉朽的洪流。人民的心声是社会文明的种子。 共产党必须做人类文明的觉悟者和先行者。只有如此,才能够有资格继续充当只有如此,才能够有资格继续充当资格充当中华民族的领导者。

共产党与21世纪中国

一、共产党与改革开放时期

二、共产党与中国现实社会

三、共产党与21世纪中国

四、关于中共自身的几个问题

1、理论再生

2、制度重建

3、党员管理与干部选拔制度改革

五、总结

21世纪第二个年代,注定对于整个21世纪百年有着重大的影响。

经历了30多年改革开放时期的共产党,理当具有进一步发展和丰富马克思主义理论能力,理当对于中国的全部历史与现实社会趋势有着科学的认识和正确的把握,理当对中国和世界在21世纪的运动规律有着深刻的理解和和宽广的视野。

实际的情况是,目前中国社会体制内的理论家们没有能力提出崭新的思想价值以及对策帮助政治家进行决策,并且引导普通民众正确认识目前社会生活的实质和意义,而所谓体制外的许多人文学者、经济学家、社会学家等等,对于现实整个社会的认识无不存在着极大的偏差,并且,几乎所有的批判观点和建议都失之偏颇。而政治家们也根本没有时间顾及一系列重大的理论问题,哪些政客们是根本不需要进行理论思考的,也不会关心一系列社会发展的重大问题,他们只需随声附和上级的意图即可万事大吉。这就使得我们的社会严重缺乏理论上的引导力。而任何一个民族社会的进步,无不需要正确的理论的灌输、指导和引领。21世纪的中国正是亟需杰出的思想家群体的关头,然而,可悲的却是,以往的几十年来的历史生活从来不具备养育出伟大思想家的土壤。

毫无疑问,中华民族需要杰出的思想家,当然,中国共产党更急需一批具有科学世界观、文明历史观的理论家队伍。如此,这个党才会具有正确的解决现实社会问题的方法和方向感,也才能够获得政党发展的活力和动力。中国共产党丧失科学的理论思维能力是非常可怕的。

本文试图说明中国共产党以现实社会的联系、以及共产党在21世纪的应有作为,并且对共产党自身组织的思想升华提出一些建议。

一、共产党与改革开放时期

一方面,共产党推动、引领和塑造了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一个历史时期——改革开放时期;另一方面,改革开放也从最广泛的意义上改变着共产党自身以及共产党的社会基础。

起自1980年代的改革开放时期,是一个造福于整个中华民族的历史时期。当然,这个历史时期同样存在着许许多多的缺点。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时期是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社会运动方向的时期,其典型的特质在于一切社会实践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通过30多年的发展,使得全体中国人在食衣住行等基本需求方面得到了满足。改革开放时期把中华民族放置在了一条正确的道路上,而且,由此形成的社会潮流具有不可逆转的属性。当然,必须看到,在这个时期里,普遍的说来,中国人的追求和行为被拜金、拜权等非常低俗的欲望所支配,从而使得我们的社会呈现一种低级的“物欲横流”的境况。历史帝说,中国是一个经受了几千年贫穷的国度,人们的最主要的要求即是吃饱穿暖,因此,改革开放时期“一切向钱看”的现象,是这个特定的历史条件下的产物。必须懂得,改革开放时期是中华民族崭新社会文明的一个伟大的开端。现在,大幕已经拉开,中华民族面对着无比广阔的21世纪的舞台。

改革开放时期构成整个21世纪前进的前提和基础。中国21世纪的一个必然逻辑是,沿着起自1980年代改革开放的道路和局势而展开。这就要求共产党以及全社会接受并且继承改革开放时期的各种优秀作为,同时自觉克服改革开放时期的形形色色的不良遗产。

权力腐败是改革开放时期(“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副产品,腐败现象极大地腐蚀和侵吞着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就,并且深入骨髓般地侵蚀着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和正确性。

每个人都是社会制度下的个人,因此,我们不能过分夸大或者把贪腐行为归咎为个人责任,而必须深刻反思和探寻形成权力腐败的制度根源。只有踏踏实实地从改变不合理的权力制度入手,才能够形成良好的官德、官风,从而引导中国社会整个社会政治风貌和精神素质的根本改变。

二、共产党与中国现实社会

在21世纪第二个年代后,共产党的执政将主要的面对完全成长在改革开放时期的新型社会成员,也就是说,出生于20世纪70—90年代的社会成员,将成为中国社会的主要劳动力,他们成长在全球化的时代,他们具有比他们的前辈更加优良的教育水平、更加优秀的知识储备、更加开阔的国际视野、更加活跃的思想能力,因此,他们注定比他们的前辈人更加富于创造力、想象力和发明力。事实上,成长于改革开放时期和全球化条件下的新人已经或者正在成为中国社会进步的动力。然而,在现实中的各行各业中,他们仍然需要接受出生于20世纪40—60年代的人们的领导,这是一个明显的现实又是新一代的无奈。客观地讲,出生于20世纪40—60年代的人,基本上属于被连绵不断的政治运动影响了宝贵年华的群体,他们的身上固然存在着许许多多可见的优点,也涌现了一批优秀的人物,但是,从整体上说,上世纪40—60年代的人,由于当时的社会发展水平、教育机制和政治宣传以及国际格局的影响下,他们形成了固有的思维模式和价值观、历史观,大多数人仍然被阶级斗争、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公有制和私有制、左与右等等非此即彼的对立观念所占据,这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中国21世纪进步和发展的实际障碍。在现实的中国社会里,这样的两类成长于不同社会环境和政治背景下的群体间的巨大鸿沟,客观上充当着阻碍中国前进的羁绊。

在21世纪,企业将是改善人民生活水平的最具活力的劳动组织。

现实中国社会的基本趋势包括:1、企业组织作为最基本的劳动组织正在走向价值观上的成熟,它们是社会多样化的促进力量,并且开始具有明确的政治诉求;2、教育、文化、新闻媒体、网络传媒的发展,对中国社会普遍的社会心理带来极大的影响力,它们正在成为维护社会公平的重要的力量;3、科技发明与产业结构的升级将更加紧密的结合在一起,由此把整个社会带向更高的文明程度;4、由于社会分工的裂变加剧,一大批崭新的产业领域会快速兴起,于此同时,一些行业将会消亡;5、与上述种种趋势相关的是,中国固有的传统的政治心理和理念将发生实质性的改变。

牢固抓住这些深刻影响并且主导中国社会未来面貌的趋势,是共产党执政的首要任务。

一个事实是,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中国身上,在国际上,他国的思想家和政治家对于中国的评价,一直存在着截然相反的观点。与“中国崛起”的看法相并列,存在着“中国行将崩溃”的观点。

中国社会的全面文明升华,决不意味着我们的社会再同一个起点上齐头并进式的发展,恰恰相反,中国社会却是处于一种极其巨大的反差下的发展。中国社会在21世纪第二个年代的典型的特点,依然是社会存在的不平衡性和差别性。

共产党具备了管理一个现代社会的基本素质。中国在21世纪上半页,仍然处于一种三个不同的产业形态的交相发展时期,即传统农业—现代工业—科技产业——这三种不同的产业力量并行存在且差别很大,彼此促进同时也相互掣肘。客观上,这不仅是三种不同的产业形态,也分别代表着在社会心理、价值观念以及文化追求上的三种明显不同的力量。甚至彼此时常发生明显的矛盾和利益冲突的情况。

因此,中国社会的整体性的发展,决不是整个社会的不同领域在同一个起点上的齐头并进式的发展,而是在不同的起跑线上共同向着文明的方向冲刺,从而克服社会不同行业和不同领域的巨大差别。

现实的中国社会庞大而复杂,一个社会的整体成功,来自于每个社会组件的正常运作和良性发展。

三、共产党与21世纪中国

历史上,中国传统的农业社会曾经面临过多次社会文明升华的机会,但是,中华民族何其不幸,在每一次社会革新的机会面前,都无一例外地失败了。比如,公元10—13世纪的宋代,是中国农业文明发展的一个高峰,而且,宋朝社会已经具备了传统的农业文明向工商业文明转型的基本条件,但是,却遇到了北方的蒙古族的崛起,蒙古族的南侵打断了中国的主流社会向工商文明转型的步伐,之后的元明清三朝,都顽固地维持了小农生产方式和经济基础,并且在文化上巩固了专制体系。直至1840年的鸦片战争,使得古老的中国猛省,开始向西方学习,直接导致洋务运动的兴起,最后却以1898年戊戌变法的失败而告终。而日本却因1868年的明治维新走向了工业化的道路,并且在之后的20世纪,成为一个在亚洲与西方工业国并列的经济大国和军事强国。

21世纪中国社会运动的主线包括两条:其中,产业技术的升级将构成整个中国21世纪一条主线,另一头主线是科学技术的发明与普及运用。这两条主线并行不悖而且相互呼应、相铺相成。共同构成21世纪中国走向全面文明升华的核心要素,同时也是21世纪中国知识体系创新的中心点。

改革开放时期在客观上为中国成为一个科技发明大国奠定了物质条件,国家政策应该自觉而不遗余力地推动科技发明并且充当科技应用的支持力量。

回看整个西方社会的工业化和国家制度的发展里程,13世纪发端与意大利的文艺复兴运动,是西方社会赢得产业创造力和科技、文化发明力的开端。期间经历了痛苦的宗教改革过程,最终首先在英国形成工业革命的潮流,工业革命最初期以纺织业的技术革新为先导。工业革命把英国推上了世界最强国的地位,为了扩大世界市场,英国的商品和炮舰走上全世界开辟殖民地。从18世纪60—70年代到20世纪的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英国充当着世界领袖的角色。在20世纪里,美国取代英国而成为世界领袖国家。20世纪美国是由企业家们创造的,从20世纪初的卡耐基、福特、摩根斯坦利等等,到80年代以微软、苹果味代表的新型的科技公司,美国的商品和劳务服务组织对全人类生活方式发挥最重要的影响力。

21世纪中国崛起的逻辑,将是一种以智力发明为主体的道路。中华民族需要站在现有的科技知识体系之上,充当丰富和发展人类知识体系的先锋,并且在人类文明价值的传播和社会制度的设计方面富于创新活力。

因此,共产党必须大力培养和造就出一支充满知识创造活力的知识分子队伍。在这个过程中,使得党的成员都拥有丰富的知识和劳动技能,一个知识型的政党,才能够成为中国社会进步的助力。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共产党从现在开始即面对2017年香港普选问题的困扰。可以预判,在未来的几年时间,共产党必将经受来自内外两个方面的严峻考验。近日《环球时报》发表王海运的一篇短文——西方代理人阶层在中国已形成。文中认为:“第一,中国已经被西方国家首先是美国认定为“专制国家”“独裁国家”,锁定为颠覆对象。策动“民主动乱”,企图搞乱中国。第二,西方代理人阶层在我国已经形成,而且气焰嚣张。第三,我国基本具备了颜色革命的社会土壤。”因此,“必须看到,一旦颜色革命发生而又未能制止于始发阶段,在内外敌对势力勾连管道十分畅通的现实条件下,完全有可能扩大为大规模的社会动乱。如是,中国的发展环境将严重破坏,甚至存在中华崛起再次被打断的危险。”——然而,在我看来,这样的文章和观点本身不符合科学的理论思维的基本要求,但是却代表着相当一部分中国大陆人的立场。

共产党的存在,应该充当中华民族走好21世纪百年的可靠保障。

四、关于中共自身的几个问题

美好未来来自于对于社会趋势的正确把握和文明力量的普遍成长。对于一个民族社会而言,如果文明的社会力量得不到制度的保障、法律的保护和权力的支持,那么,这个社会就注定不会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中国社会从秦始皇到1911年辛亥革命的2100年里,在社会的生产力和经济基础方面几乎是停滞不前,根源就在于任何社会文明都被权力所压制和破坏,文明的社会因素从来无法获得生长和成熟的可靠条件和土壤。从而,权力本身的专制和邪恶却一再得到巩固和加强。

中华民族需要一个伟大政党的领导,这一点不应该有异议。但是,成就一个真正伟大的政党,必须具备一系列的条件和前提,1、能够被基层民众所接受的理论和价值观,2、一个基于公平的制度系统,3、高效且正义的行政能力。

1、理论再生:世界上的一切政党,都拥有一种核心的理论概念,理论构成一个政党的实践纲领和行动指南。

从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催生了第一个共产主义政党组织的开始,马克思主义就是共产党的理论。中国共产党需要从理论上解决任何继承和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问题,反过来说,这个问题也是:马克思主义在21世纪的中国应该如何丰富与发展,并且继续充当共产党的社会实践的理论基础?

儒家价值得到全社会的认可和宣扬,但是,客观地说,儒家无论是作为一种学术语言还是作为一种价值观念,都无力支撑起21世纪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更何况,即使是在孔夫子的时代,儒学本身也不是整个春秋战国时期“诸子百家”中的最优秀的学派,占在我们今天的社会,我们可以可以肯定,墨家学派不仅在当时的时代已经在价值智慧和科学思维的方面远远超过了儒家学派,而且,即使现在说来,墨家仍然是一个没有得到充分继承和发展的学派。

共产党在价值体系的建设方面,必须全面了解和掌握中华民族全部优秀文化的核心,这些价值就是:天下文明、天下为公、天下大同的价值理念。这些价值是源自于《易经》中的古老价值,然而,却要高于西方文艺复兴时期形成的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的价值。

因此,中国社会需要把文明、幸福、大同、真理等概念作为21世纪的核心价值。客观上说,文明——这个概念是人类社会生活的最高层次的价值概念,中国共产党有责任把这样的源自于我们民族自身的价值发扬光大。

2、制度重建:

共产党必须从内部找到一种真正比西方代议制民主政体更加优化的制度体系和价值体系,并且使得这种体制被中国人民所普遍的接受。20世纪初,在孙中山为中国社会设计政治制度时,包括两个方面的创造,一是“五权宪法”的政体,一是地方自治的构想。然而,这两个方面的规划在中国的主体部分从来没有得以实现。时至今日,辛亥革命后已经走过了100年,中国仍然需要在公平的社会制度建设方面花大力气。中华民族在祖国大陆的这部分,是中国的主要的和主导的部分,13亿中国大陆人民必须生活在公平的制度体系中。

为中国大陆社会设计公平的制度体系,这是共产党面临着的一个具体而迫切的任务。而且,公平的制度体系是中华民族走好21世纪百年的最可靠的保障,是中国长治久安的基石。

3、党员管理与干部选拔制度改革

葛兰西(1891—1937年)在1921年1月帮助建立了意大利共产党(PCI) 。葛兰西在《狱中札记》中强调,政党不应是发动革命的组织者,而是历史变革运动的先进代表的良知,是雅各宾式的领导者。否则,政党即使有可能夺取政权,它的行动却可能是“反革命的”而非革命的。这样,政党实际上就不会是群众不断自我教育的手段,而是变成了他们新的引导者。在知识分子与政党的关系方面,他认为,知识分子应该是政党的基础,政党成员应该是知识分子,作为“现代君主”的政党,不仅要造就自己的有组织的知识分子还要将传统知识分子转化为有组织的知识分子。

在党建方面,2013年6月18日启动第一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教育活动时间一年左右,活动要紧紧围绕保持和发展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以为民、务实、清廉为主要内容,按照“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的总要求,自上而下在中共全党深入开展。其指导思想是为民、务实、清廉。切入点是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重点对象是县处级以上领导机关、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第二批活动于2014年1月开始进行,预计于2014年10月结束。

在未来,共产党对于党员的管理需要更加开放型的方式,关键在于党的领导干部的选拔和任命制度的改革。

五、总结

对于中国这样的身负无比沉重的历史包袱和现实困境的大国来说,从最实际的角度讲,中国共产党如果搞不好自身的理论建设、组织建设和理论建设的话,那么,对于21世纪中华民族的发展和进步就将非常可怕。

中国需要社会文明因素的全面成长和成熟,因此,中国需要一支文明的政治力量的引导和推动。中华民族的整体的、全面的社会文明升华,需要站在人类文明前列的伟大精神元素作为向导和指针。

看现实,共产党的自新将是一场无比艰难的战役。而如果共产党不打赢这场战役,就将无法赢得21世纪中国社会发展的全局胜利。共产党的自新需要一系列条件,包括拥有具有全新价值理念的领袖、对公平的社会制度的设计和打造、对现实社会问题的合理的解决方法等等,中华民族对于自己统治者的宽容,正如一个家庭中父亲对于儿子的宽容一样。然而,在21世纪,中国最需要公平的社会制度。可以肯定,以着眼于政权的维护和延续的一切政策思路和方法都已经过时,因此,一切制度的设计和政策的制定都必须基于社会的公平。

中国的政治文化必须完成一场由“打天下坐天下”转向“选天下富天下”的升华。

13亿人民的心声,固然看不到摸不着,然而,却的确存在,并且终将汇集成一种摧枯拉朽的洪流。人民的心声是社会文明的种子。

共产党必须做人类文明的觉悟者和先行者。只有如此,才能够有资格继续充当资格充当中华民族的领导者。从21世纪第二个年代开始,中华民族的一个全面社会文明升华的时代已经到来!

徐国进

2014年12月11日

Subscribe
提醒
guest
1 评论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hn Chan
John Chan
1 月 之前

End ccp and take pig king to gib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