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2月 1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人认同指数创4年新低 评论员指社会氛围做香港人要偷偷摸摸

滚动 港澳台

香港民意研究所星期二公布新一轮香港市民身份认同调查,结果显示,“香港人”身分认同指数继续排名第一位。如果将“香港人”和“中国人”身分对立比较,无论是狭义或广义地自称为“香港人”的比率,都较同样定义的“中国人”比率为高。不过与半年前的调查比较,自称为“中国人”的比率显著上升,自称为“香港人”的比率则创2017年6月以来的新低。有时事评论员分析,今次调查的回应比率同样创新低,估计可能受公民社会瓦解等社会氛围影响,市民不敢回应身份认同等民意调查,形容做香港人都要偷偷摸摸。

资料照片:香港一名妇女在香港机场前往英国前与家人分别(2021年6月30日)

香港民意研究所星期二公布新一轮香港市民身份认同调查,结果显示,“香港人”身分认同指数继续排名第一位。如果将“香港人”和“中国人”身分对立比较,无论是狭义或广义地自称为“香港人”的比率,都较同样定义的“中国人”比率为高。不过与半年前的调查比较,自称为“中国人”的比率显著上升,自称为“香港人”的比率则创2017年6月以来的新低。有时事评论员分析,今次调查的回应比率同样创新低,估计可能受公民社会瓦解等社会氛围影响,市民不敢回应身份认同等民意调查,形容做香港人都要偷偷摸摸。

前身是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的香港民意研究所,由1997年7月开始,每半年公布一次有关香港市民身分认同的民意调查。

香港人认同指数创2017年6月以来新低

香港民意研究所星期二(12月14日)召开记者会,公布新一轮香港市民身份认同调查结果。这次调查在11月29日至12月3日,由真实访问员进行随机抽样电话访问,成功样本为1,001名18岁或以上操粤语的香港居民。

调查中没有涉及身分对立问题的独立评分结果显示,“香港人”身分认同指数达75.9分,与半年前的调查比较下跌0.3分,继续排名第一位,其次是 “亚洲人”,认同指数为69.8分,与半年前的调查比较上升0.6分;第3位是“世界公民”,认同指数为65分,上升0.2分;第4位是“中华民族一份子”,认同指数为60.7分,下跌0.2分;第5位是“中国人”,认同指数为56.8分,上升0.9分;第6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认同指数为53.6分,上升3.1分。

民研表示,把个别样本的认同感评分和重要性评分的几何平均数乘以10,就得出0至100分的“认同指数”,0分代表绝不投入,100分代表绝对投入。所有身分认同的选项,对比半年前,全部评分都没有明显变化,但“香港人”的重要性及认同指数创2017年6月以来新低。

自称中国人比率显著上升

如果将 “香港人”和“中国人”身分对立比较,让市民在“香港人”、“中国人”、“香港的中国人”以及 “中国的香港人”四者中选择自己最认同的身分。结果显示,有39%受访者称自己为“香港人”,与半年前的调查比较下跌5%;自称为“中国人”的有18%,与半年前比较上升5%;自称为“香港的中国人”有11%,比半年前下跌3%;自称为 “中国的香港人”有31%,比半年前增加3%。

香港民意研究所12月14日公布新一轮香港市民身分调同调查,香港人身分认同指数创2017年6月新低 (美国之音汤惠芸)

民研分析,无论是狭义或广义地自称为“香港人”的受访者比率,都比同样定义的“中国人”比率为高。与半年前的调查比较,自称为“中国人”的比率显著上升,而自称为“香港人”的比率则创2017年6月以来新低。

评论员指做香港人都要偷偷摸摸

出席记者会的前油尖旺区议员、时事评论员李傲然表示,这项民意调查的实效回应比率急剧下跌,由2019年12月的接近63%,到去年12月的70%,至今年6月大幅下跌到55.1%,今次再大幅下跌超过10个百分点到44.9%,估计可能受公民社会瓦解等社会氛围影响,市民不敢回应身份认同等民意调查,甚至不敢去认自己是香港人。

李傲然说:“首先要了解这一年发生什么事,就是这一年对于很多香港人来说,是公民社会急速瓦解的,是很多公民社会的团体,是解散、消失,甚至乎一些比较重要的人物、比较知名度高的人物,是相继被捕、入狱、流亡,或者甚至乎是退出这个公民社会。所以变相其实对于整个公民社会,那个打击是非常之大。好了,关那个(民调)数字什么事呢﹖首先我的理解或者我见到这一个数字,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其实大家已经不敢去认自己是香港人了,亦都不敢去回覆类似这些身分认同的一些调查,其实到底现在香港发生什么事呢﹖是不是真的要去到这么严重的思想控制、自我审查,连这些自我的身分认同的一些调查都不(回)覆呢﹖其实对于香港的公民社会是很可悲的。”

李傲然形容,过去一年香港的公民社会变得很可悲,做香港人都要偷偷摸摸。

李傲然说:“就是大家已经不敢去回答、回覆这些问卷调查,即是俗一点讲,连做香港人都要偷偷摸摸,即是这个对于香港的社会来讲是很可悲的。”

国民教育提升中国人身分认同成效不大

按年龄层分析,18至29岁的受访者自称为“香港人”的的比率最高,达73%;其次是30至49岁的受访者,自称为“香港人”的比率为41%;50岁以上的受访者有29%自称为“香港人”。

至于自称为“中国人”的比率,18至29岁的受访者最低,只有5%;30至49岁的受访者,自称为“中国人”的比率为16%;50岁以上的受访者有22%自称为“香港人”。

李傲然认为,调查结果反映当局推行国民教育等爱国教育,对提升香港年青人的中国人身分认同成效不大。

时事评论员李傲然表示,近一年来香港公民社会瓦解的氛围下,连做香港人都要偷偷摸摸 (美国之音汤惠芸)

李傲然说:“我们亲爱的(教育)局长(杨润雄)说,‘战争是残酷的’。我今天说的就是,民意数字对于这个特区政府都不见得很仁慈,我们会见到政府做了很多事情了,但是好像没什么大格局上的改变,而这个数字其实有一点是未能够表现到出来的,就是现在11岁到18岁那个年龄的族群在发生什么事﹖我想这个在香港暂时没什么人有数据,但是有一宗新闻今日(12月14日)发生的,是很值得大家去深思的,即是某星二代、不开名了,大家知什么事了,某个星二代在他自己的社交媒体就讲了一句说话,跟着他的母亲就在另一个社交平台,我不用的,那个社交平台就急急澄清。”

香港艺人15岁儿子被贴“港独”标签

多家香港传媒星期二报道,近年专注在中国大陆发展的香港艺人张智霖、袁咏仪夫妇, 他们的15岁儿子张慕童近日于 社交网站Instagram限时动态开放网友提问,有网民用英文问他现在是不是在中国。

张慕童贴出一张身处香港的照片,并用英文回应“NO”(不是),被中国大陆网民截图,并转发到中国社交媒体微博上,有网民甚至把张慕童贴上“港独”标签。

袁咏仪星期二凌晨在微博帖文代替儿子道歉表示,“关于张慕童在社交平台因为英语用语上,失言造成了误解,我们及时发现并立刻进行了纠正,亦对他反复强调了正确严谨的用词,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但想到这次必会受到批评,我们也已从这次事情意识到问题所在,就是我们疏于规范他不严谨的表达,这实在是我俩作为父母之过。”

袁咏仪又表示,“我们一家爱国爱港,支持一个中国,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我们会做我们身为中国人应做的事,不会做的一定不会做。”

18岁以下青少年未必受爱国教育影响

90后的李傲然又表示,民调未能反映18岁以下青少年的身份认同,不过,他认为这个族群未必如外界所想,已经受到国民教育等课程影响。

李傲然说:“我们很多时候会误以为11岁到18岁那个族群,就必然是已经接受了爱国教育、国民教育、国情教育、升旗,甚至乎很多中小学的教科书,都是以这个国家安全为先,‘没有国、那有家’,还有我是这个黑头发、黄皮肤、黑眼睛,所以我是中国人,大家可能很先入为主,就觉得他们的身份认同,就必然是觉得自己是中国人,或者必然就说自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民,我觉得这一点很值得大家深思的。”

中国官媒批民研制造分化撕裂

香港民意研究所近来多次发表有关12月19日立法会选举的民意调查,除了引起香港亲中传媒批评,上星期四(12月9日)中国官方《人民日报》亦发文,点名批评香港民意研究所推出类似“民调”资料,影射这次立法会选举市民投票意愿惨澹,意图用所谓“民意”挟持社会。

文章批评香港民意研究所“偷换概念”,在身份认同调查时,弄出“中国人”、“香港人”、“中国的香港人”、“香港的中国人”一大堆“伪概念”,目的就是要制造分化撕裂。

钟剑华指香港人身分未必与中国人对立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上星期五(12月10日)在记者会上回应表示,中国大陆亦有不少关于身分认同的民意调查,包括“上海人”以及少数民族的身份调查之类。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 钟剑华 表示,香港人的身分未必与中国人身分认同对立,身分认同调查不会引致撕裂及对立 (美国之音汤惠芸)

钟剑华强调,作为香港人,认同香港人的身分未必与中国人的身分认同对立。

钟剑华说:“我发觉原来(中国)国内都有相当之多的调查,是在做上海人的身分认同、湖南人的身分认同那些调查,原来都很多的、都很多的,至于那些少数民族的身分认同调查都很多的,我相信作为香港人,我首先认同自己那个香港本位身分,其实同我认同自己中国人的身分是没什么冲突的,我小时候人家问我是什么人,我都是说自己中国人先的,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香港人又是中国人的,我不敢代表所有人,但是有些人是这样看都不定,现在将这个说法,是不是要将香港人、中国人,这两个观念成为两个分化的观念,若果是的话,究竟谁人造成分化呢﹖我希望大家认真想想这个问题。”

钟剑华星期二回应美国之音提问表示,民调中提及的6个身分认同选项,相互之间没有排斥性,他认为6个类别都适合他自己。

钟剑华说:“你问我的话,6个类别都适合我的;即是我又是中国人、又是香港人、又是亚洲人、世界公民、中华民族一份子,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那个问题就是,身分认同总是会这样的了,即是总有一些会重要些,有些我们会觉得是看得紧些,这个从本位出发的话,自然我们对那个本位社区,那个认同感一般来讲会比较强,这个很自然,等于我上次都讲过,在(中国)大陆上海做的调查,可能都会有很多人先称自己上海人,才称自己是中国人的,所以我们的意念都是这样的,所以有些人刻意将几样东西认为是对立,引致撕裂、引致这个对立,这个是根本对我们的研究方法的一种误解,所以上星期有篇文章都这样写,我觉得这个一定要搞清楚。”

陈家洛指建制智库亦做身分认同调查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上星期五(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在记者会上表示,长年累月进行有关身分认同调查的智库或者机构,不只香港民意研究所,亲建制的智库都有做,包括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担任召集人的民主思路,他认为亲中传媒不应该只是针对香港民意研究所。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表示,亲建制的智库都有做关于香港市民身分认同的调查,他认为亲中传媒不应该只是针对香港民意研究所 (美国之音汤惠芸)

陈家洛说:“建制派的智库有一个是汤家骅负责的,它每年都会做一个一国两制的调查的,它最新的报告是讲,我(有)用的所以我知(道),它最新的报告就是说,香港人同中国人的身分认同,比以往是更加对立的,它是这样写下去报告里,你先骂它不要骂我啊。你就说它是不是煽动啊、制造仇恨啊、分裂,你骂它啊,做人做事什么都好,‘扣帽子’你有政治任务在身,特别今日我有一些牢骚,就是(12月)10日是国际人权日,你就搞思想、言论、学术自由,都给你连环攻击,这个是对香港来讲,其实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全世界见到这些所谓攻击,其实对、你猜大家会对中国会更有好感吗﹖不会的,对那个政权会有好感吗﹖是不会的。”

“民主思路”在今年8月30日公布新一轮”一国两制指数”调查结果,其中民意调查委托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在6月21日至7月9日期间,以电话调查访问了1,001名18岁以上的香港市民。

关于香港市民的身分认同,调查分别询问受访者对“香港人”及“中国人”身分认同的程度。结果显示,受访者对“香港人”身分认同的评分为8.23分,较半年前的调查下跌0.03分;对“中国人”身分认同的评分为4.87分,较半年前上升0.14分。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