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2月 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日海警与军队联演 因应“灰色地带”威胁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港澳台 军事

日本11月22日消息指出,日本警察厅、海上保安厅、防卫省于长崎县五岛市海域进行演习,以应变外国船只在“灰色地带”造成的威胁。专家认为演习是为了因应中国海警船出入尖阁诸岛海域(中国称钓鱼岛),以维持日本执法能力,美日海警与军队的共同演练日后会更加频繁。

美日印澳四国军舰参与2020年马拉巴尔联合海上军事演习(美国海军照片)

日本11月22日消息指出,日本警察厅、海上保安厅、防卫省于长崎县五岛市海域进行演习,以应变外国船只在“灰色地带”造成的威胁。专家认为演习是为了因应中国海警船出入尖阁诸岛海域(中国称钓鱼岛),以维持日本执法能力,美日海警与军队的共同演练日后会更加频繁。

应变“灰色地带状况”

日本内阁官房11月22日公布,日本警察厅、海上保安厅(海警)、防卫省于11月20至21日在长崎县五岛市的津多罗岛及其周边海域进行演习。本次演习的目的是提高岛屿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加强机构间的合作,以尚未导致武装冲突但仅靠警察或海上保安厅无法处理的“灰色地带” 威胁为假设前提的应变训练。

大约有400人参加了演习,包括大阪府警察、冲绳县警察、第11地方海岸警卫队本部(那霸)、陆上自卫队、海上自卫队等。船舰和直升机进行了部队运输训练,以便部队即使在岛屿特有的地形上也能顺利移动。

中华海巡协会秘书长、中央警察大学水上警察系教授叶云虎表示,假定的演习内容向来是以外国‘可疑船舶’作为目标。

他对美国之音说:“首次实施日本海上自卫队与海上保安厅针对“灰色地带”威胁的共同训练是在2015年7月10日,地点在日本伊豆大东东部海域。当时实施的目的即是为了应对中共2013年成立且不断壮大的中国海警船舰,尤其是这些船舰常常进出日本主张拥有主权的尖阁诸岛领海水域。就海上自卫队而言,对于‘灰色地带’威胁的实际应用上,在2015年5月14日内阁会议决议时就认为可以应用在外国军舰的非无害通过、武装团体的非法登岛等范围。尽管在国际法规定下,这样的设定未必如日本宪法所主张的可能涉及武装冲突法的情形,亦即一般人所说的‘战争状态,但这样的立场设定,一方面免去了日本宪法的限制问题,另一方面也降低了国际紧张态势。”

叶云虎指出,对于目前海上自卫队与海上保安厅针对有关“灰色地带”威胁的共同训练,性质上设定在国内法的执法活动范围内,也就是依据《自卫队法》第82条及93条的“海上警备行动”,不算是军事演习。

因工作原因不便透漏姓名的日本军方人员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武警部队在军改以后脱离公安部管制,由中国中央军委指挥,隶属于军事机构。2018年中国公布的《海警法》将中国海警纳入武警管辖,从此担负海洋维权责任使海警部队成为中国的第二海军。

他说:“中国海警在争议海域进出,就军事角度来看就是“战场经营”行为。中国的《海警法》是专门针对美日海警船在日本东部和南部海域的行动而设立的,公布后就常态性地在日本邻近海域出入,追逐在附近作业的日本渔船,迫使日本海上保安厅的船舰必须前往支持,变成不算战争却接近战争的‘灰色地带’状况。万一双方发生冲撞或摩擦,中国就可以依其《海警法》对海上保安厅的船舰使用武力,考虑到中国海警船舰吨位远大于海上保安厅的船舰,日本就得出动海上自卫队支持海上保安厅,届时中国海军船舰可能又将支持中国海警,这样就造成了武装冲突。”

他指出,‘灰色地带’状况发生的可能性极高,海上保安厅必须更加强与自卫队、地域警察的共同训练。

兵棋推演与共同训练:协助执法

日本广岛大学大学院学者伊藤隆太(Ryuta Ito)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依照今年6月6日防卫省公布的信息,海上保安厅、自卫队、外务省、警察已经实施多次以中国占领尖阁诸岛为预设前提的兵棋推演。这些共同推演都是为了因应中国的海警船自今年2月起数度接近尖阁诸岛,必须设想非常接近甚至停靠岛屿时,海上保安厅必须开火防卫的状况。

日本广岛大学大学院学者伊藤隆太

伊藤隆太说:“今年在东京都内进行数次的兵棋推演,让海上保安厅、自卫队和警察逐渐培养出在应变中国威胁尖阁诸岛时,几个单位能顺利合作和处理更复杂的状况,从明确的军事冲突到既非和平但不算武装冲突的‘灰色地带’状况,其实可以算是一种很复杂的高端混合战争。接着再进行实际共同训练,再次确认当中国海警或是其他海上活动者接近或登陆尖阁诸岛时,包含海上保安厅开火射击防卫的各种应对措施,以及冲绳县的边防岛屿警察和设备如何输送与海上保安厅和自卫队合作应对等措施。”

他表示,长崎县五岛市的共同演习也是同样性质,都是为应付中国接近尖阁诸岛的“灰色地带” 威胁进行的共同训练,不过其他单位会以协助海上保安厅为主,不会直接介入海上执法。

中华海巡协会秘书长叶云虎也认同这个观点。他表示,日本海上保安厅与海上自卫队的灰区共同训练内容还是以执法活动为基调,在针对“灰色地带” 威胁的共同训练,依然是让海上保安厅发挥“执法”任务的功能为主,并非直接应战。

他说:“共同演习的设定程序,一定是海上保安厅先发现或先应对外国可疑船舶并先作处置,例如:广播驱离、跟监、登临检查等应对措施,同时分析外国可疑船舶的武装程度,接下来是发出‘海上警备行动’命令,接下来才是海上自卫队的后续介入措施。所以这样的演练重视的是双方熟悉彼此的应对措施、实施程序规定以及协调、指挥与通信系统。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在长崎县五岛市的津多罗岛及周边海域的训练,显然是针对外国武装团体已经登岛的事态为假想情景。纵是如此,还是与纯粹因外国军队入侵的防御作战有所区别。”

中华海巡协会秘书长叶云虎

叶云虎认为,海警与海军的交流,应该是建立在相互尊重彼此专业与承认彼此性质的差异,才能发挥交流的真正意义。

他说:“纵然在战时,所有国家船舶都应作为国家战争工具,但事实上这些海巡署的载台无论如何先进,都不可能跟交战国的海军相比。例如美国海岸防卫队所属的国安舰是美国的海巡旗舰,却依旧不如中国054A飞弹护卫舰。所以在历次战役中,美国海岸防卫队从未直接参战,而是作为辅助作战的角色支持军队。海巡的主要任务还是执法,从船舶武器的配置、训练以及操作,能够体现这样的本质任务是很重要的。例如海警的武器配置选择应该以平射型武器为主,其操作应符合《海巡器械使用条例》的比例原则等,这些都与海军不同。至于作战,则又应以海军的专业训练为其主要内容。”

叶云虎表示,日本的国家资源有限,重复建置特殊训练基地并非最有利的作法,因此海上保安厅在武器操作等海上的重要训练上都派出所属人员在海军所属训练基地进行,台湾的海巡署也采取这种作法,不过目前台湾对于“灰色地带” 威胁的了解与应对方针并不明确。

他说:“目前国内(台湾)推动的平战转换与平战结合都是强调所谓的‘第二海军’,亦即将海巡署作为直接参战的平台。因此海巡署与海军联合演习的假定并非‘灰色地带’状况,而是解放军的直接侵略攻击。这样的作法与美国海岸防卫队与日本海上保安厅不同,事实上一定程度也丧失海巡署原来成立的意义,减损海巡舰艇在应对‘灰色地带’威胁的效能。”

叶云虎指出,日美的海警都拥有数量庞大的巡逻舰,更具有所谓第二海军的能力,但是双方在近期于南中国海的共同训练仍以海上执法为目标。

美日海军警投入联演 台湾应积极参与

日本放送协会NHK报道,今年8月25日结束的日本海上保安厅首度与美国海岸防卫队进行假想可疑船舶的联合训练,训练包括在九州岛岛海域假想在日本领海内发现行迹可疑船舶,确认日美合作追踪船舶、促使可疑船舶停船等步骤。

广岛大学大学院学者伊藤隆太表示,今年6月6日防卫省公布的兵棋推演就包括一名美国现役军官的参与,日美双方的海警与军队都全力合作因应中国在东中国海、南中国海的领土扩张行为。

他说:“8月25日共同训练时,海上保安厅与海上自卫队也在同一海域,假想因应可疑船舶实施联合训练,确认彼此间无线通信状况,各自搭载的直升机也相互进行起降训练,因此是日本的海警、海军、美国的海警三方合作。10月3日,海上保安厅和美国海岸警卫队在神奈川县横须贺港实施了假想应对可疑小型船只的联合训练。去年11月9日台湾海军司令部证实美国海军陆战队与台湾海军4周的联合演习,预料台湾的海警也会开始参与美日海警、海军的共同训练,更有效地维护海上秩序。”

中华海巡协会秘书长叶云虎认为,基于台湾的敏感地位,有关台湾海巡署与其他国家的海上合作应该先从必要性、例行性与具实际意义的事项开始。

他说:“例如海上救难是最能考验船舶操纵、执勤人员能力以及海上控制技术的项目,台湾海巡舰艇人员的驾驶技术与能力,堪称是国内公务船舶中最优秀的,非常适合从这个项目开始。另外,中西太平洋渔业委员会有实施公海登临机制,台湾与美国都是会员,双方都有派遣所属海巡舰艇到公海区域进行渔业巡护与登检,彼此也有一定的海上执法交流。这样的交流本来就是依据公约必须进行的,难度也不会太高,也是一个适合的选项。”

叶云虎表示,有鉴于中国在南中国海等台湾邻近地区造成的威胁日益严重,台湾应该积极争取参与共同训练的机会,参考美日的海警与军队共同训练模式,以期尽速重新检视与思考台湾的岛屿防卫政策,才能有效地与美日合作应对中国造成的“灰色地带”威胁。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