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3月 2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两名麦克在中国秘密受审,加拿大联合盟友对抗人质外交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周一清早,加拿大大使馆代办倪杰民(Jim Nickel)与超过二十个国家的近三十名外交官一起,到达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要求旁听中国对加拿大公民、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间谍案的审理。大批的记者也到场希望能更进一步报道事件。但中国政府拒绝了他们的要求,理由是“康明凯案涉及中国国家机密”。

多国外交官2021年3月22日来到庭审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的北京法院外展示团结(路透社)

周一清早,加拿大大使馆代办倪杰民(Jim Nickel)与超过二十个国家的近三十名外交官一起,到达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要求旁听中国对加拿大公民、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间谍案的审理。大批的记者也到场希望能更进一步报道事件。

但中国政府拒绝了他们的要求,理由是“康明凯案涉及中国国家机密”。

而上周五,在丹东市人民法院,中国对另一名加拿大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进行了闭门审理。

目前为止,两人已经在中国被拘捕超过830天。法庭对斯帕弗的审理只用了两个小时。而对康明凯,没有人知道审判究竟用了多长时间。不过,中国政府表示,两个案子已经审理完毕,稍后宣布裁决。

针对中国秘密审理两名麦克,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上周五表示,事件不仅仅是关于两名加拿大人,而且涉及对法治的尊重,以及与众多西方国家的关系。他还警告中国说,随意羁押和强制外交是不可接受的。

康明凯的庭审结束之后,加拿大国际事务部立即发布声明称,所有加拿大人都在关注康明凯和斯帕弗以及他们的家人,对他俩的审理缺乏透明度令人非常担忧。

声明还表示,依据《维也纳领事公约》与《中加领事协议》,我们会继续支持他们,寻找途径为两人提供领事服务。

几小时后,加拿大国际事务部部长马克·加诺(Marc Garneau)宣布,和美国、欧盟、以及英国等盟友一起,对涉及“系统性践踏新疆维吾尔人人权的四名中国官员和一个经济实体进行制裁” —— 这被视为欧美国家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之后最大规模的对中国制裁行动。

在之后接受访问时,加诺更进一步对国际社会提出警告,称“与中国做生意会带来被随意扣押的风险 ——除非中国政府放弃使用随意拘捕外国人作为政治筹码这类高压手段,否则这类风险不会消失。”

加拿大继续联合盟友对抗“人质外交”

值得一提的是,在两人的庭审过程中,加拿大得到了国际盟友的大力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在两人的庭审过程中,加拿大得到了国际盟友的大力支持。

上周五,有八个国家的外交官专门赶赴丹东,出现在审理斯帕弗案的现场。而周一在北京对康明凯的审判过程中,有二十多个国家的外交官现身支持。

美国大使馆临时代办柯有为(Willian Klein) 在现场对记者表示,美国与加拿大肩并肩站在一起,要求立即释放两名遭中国随意羁押的加拿大人,并且表示,“会把两名麦克当作美国人来对待”。

加中论坛咨询委员会顾问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逊(Margaret McCuaig-Johnston)表示,这是加拿大牵头、58个国家共同签署“禁止随意羁押外国人宣言”之后,民主国家首次在这类事件中共同出现,相互支持。

渥太华大学的国际法教授、法学专家艾若尔·门德斯(Errol Mendes)也认为,如果国际社会要应对中国,必须联合起来。我们在新疆问题上联合起来了,也需要在应对中国的“人质外交”上联合起来。

不过,星期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加方纠集一些国家驻华使馆人员,对中国依法处理加在华公民个案指手画脚、说三道四,是对中国司法主权的粗暴干涉。

她还称,加拿大“搞‘麦克风外交’,拉帮结派对中国施压的做法绝不会得逞,到头来只会是枉费心机”。

在康明凯和斯帕弗案审理结束之后,中国驻加拿大大使丛培武发表公开讲话,称 “加方在孟晚舟事件上的所作所为才是不折不扣的任意拘押。中方敦促加方切实尊重中国司法主权,停止以任何方式干预中方依法办案,并立即释放孟晚舟女士,让她尽快平安回到中国”。

滕彪:“必须把中国人权与重要议题挂钩”

目前旅居美国的中国人权律师、芝加哥大学

客座教授滕彪(Teng Biao)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政府这类做法,不仅仅是针对两名麦克,也是针对所有的政治性的案件,人权类的案件,被中国政府认为敏感的案件,都是如此。

他说,在中国,这类涉及政治敏感的审判中,什么宪法,法律,程序,确认的国际公约,证据,事实都是不重要的,司法就是政权的工具。

他认为,目前西方国家的矛盾之处是,既想在中国赚钱,依赖中国的市场,不敢真正得罪北京,没有真正把人权和其他重要的议题挂钩,但又希望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压力产生效果。

他的建议是,只有把新疆、香港,两个麦克案件,和北京奥运会,科技交流,经济贸易等挂钩,包括两国领导人的互访,都要有条件地和人权联系起来,否则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麦凯格-约翰逊:“中国需要改变行为方式”

加拿大全国发行的《环球邮报》周日就加中关系发表了一篇社论,文章的主旨就是,中国用行动告诉西方,它的外交基础就是胁迫式的,令加拿大迅速、完全地与美国保持一致。从而更进一步形成了西方应对中国的联盟。

文章还警告,为了国家安全,加拿大和盟友别无选择,必须减少与中国的经济联系。

这段日子以来,加拿大知识界已经多次表明,需要重新考虑与中国的关系,在贸易上减少对中国依赖,更注重发展印度-太平洋战略等。

加中论坛的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逊提及两名麦克案的影响时表示,中国希望传递一个强烈的信息,就是它不打算遵守国际秩序。但是,中国也应该审视一下,继续扣押康明凯和斯帕弗对自己有什么益处?它令中国失去朋友,在国际上失去面子 —— 这是中国政府最为看重的,但中国的行为在任何发达国家看来都是可鄙的。

她还指出,一方面,中国说,两名麦克案与孟晚舟案没有联系,但紧接着的下一句话,他们会说,要求加拿大释放孟晚舟。所以,中国本身是把两件事情放在一起的。但在加拿大,政府不可能影响司法,也不可能放弃加拿大的基本原则和价值观来与中国做交换。

具体到康明凯和斯帕弗的案子,麦凯格-约翰逊告诉美国之音,她非常担忧两人的状态,康明凯和斯帕弗在庭审前一个月都没有得到领事服务,法庭庭审的消息来得很突然,只提前三天通知了加拿大,再有,庭审是闭门进行的,没有加拿大外交官员或者是媒体——外界对庭审内容依然一无所知。

她表示,加拿大当下应该争取能够见到两名麦克,告诉他们国际社会和加拿大对他们的支持与关注,在心理方面给他们力量。

法学专家门德斯:”这不是法治,这是党治”

艾若尔·门德斯教授曾在九零年代从事推动中国法制建设的加中合作项目。他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目前中国领导人的做法非常危险,在多个层面试探国际社会的规则和底线,比如南海问题,比如新疆问题,这有可能给世界带来安全危机。

加拿大与中国签署有领事协议,当中明确规定,在涉及本国公民的案子中,“领事官员应被允许参加审判或其他法律程序”。

在中国外交部的记者会上,路透社记者提问,中国拒绝加拿大外交官旁听康明凯与斯帕弗的庭审,是否表明中方认为国内法凌驾于国际法之上?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回应说,这个问题是“胡搅蛮缠”,“因案件涉及国家机密,有关法院依法不公开进行审理,无可指责。”

门德斯教授认为,这是中国的双重标准。他举例说,中国对世界贸易组织(WTO)就不会说国内法高于国际法,因为那样的话,它根本不可能成为世贸组织的成员,而与国际社会的贸易令中国经济受益良多。那为什么在加中领事协议方面,就认为中国国内法高于国际法?

门德斯教授还直接指责,实际上,中国在两名麦克案的审理过程,违背了司法的基本原则,侵害了被告人的权益。

他说:“这不是法庭审讯。明确地说,这根本上是中国共产党在操纵两个人的生命,就像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这里没有法治,只有党治。”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