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3月 2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大肆宣传三星堆为“中华文化” 学界对起源仍有分歧

滚动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本台访问考古学者指出,只能说三星堆遗址是在中国西南地区发现的一个非常独特的区域性文化,不能一开口就说它是“中华文化”,毕竟“中华文化”本身的定义也不断在改变。

中国官媒央视近日报导三星堆遗址挖掘

中国媒体近日铺天盖地报导三星堆遗址挖掘的消息,央视报导称三星堆新发现的4号坑碳14检测出的年代区间属于商代晚期,距今约3200年到3000年之间,引发三星堆到底是否属于“中华文化”的热战。本台访问考古学者指出,只能说三星堆遗址是在中国西南地区发现的一个非常独特的区域性文化,不能一开口就说它是“中华文化”,毕竟“中华文化”本身的定义也不断在改变。

央视主播讲话:“新发现的6座商代晚期祭祀坑以及文物,进一步丰富三星堆文化内涵,彰显 ‘中华文化’的丰富性和多样性。”

央视微博的另一篇报导称,“目前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北京大学对6个坑的73份炭屑样品使用碳14年代检测方法进行了分析,对年代分布区间进行了初步判定,其中K4坑年代最有可能是在公元前1199年至公元前1017年,也就是距今约3200年至3000年左右。这就印证了三星堆新发现的4号坑碳14的年代区间属于商代晚期。”

中国官媒央视大肆报导三星堆遗址距今3000年左右属于商代晚期。(截图自CCTV中文)

三星堆激发“中国民族自豪感” “中亚说”挑战“中原说”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雷雨在央视的访问明确指出,“一个民族的自信很大程度来源于历史的自豪,如果我们把中国五千年的故事乃至更往上,上溯到七千年八千年这段时间的故事讲好,把考古材料研究好,对我们民族自豪感的激发有极大的促进作用。”

中国地质大学材料科学及晶体化学教授沈今川日前在一场座谈中的视频中表示。“因为三星堆文化和这个中原文化有很大差别,很可能是中亚的文化。我们在宇宙文明当中的地位,我们不要太骄傲、没有任何理由骄傲。碰到的未解之谜占99.9%,一定有更高的文明存在。”

央视称以碳14年代检测证实,三星堆4号坑碳14的年代区间属于商代晚期。(截图自央视微博)

四川省社科院历史所的学者段渝,就三星堆文化的学术争论,做了十项总结,其中一项便是金杖与雕像“并非土著文化,也不来源于中原文化”,有可能来自华南濮越系,也可能来自西北的氐羌系,甚至可能来源于“西亚、近东文明”。

2017年《四川文物》刊登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学者施劲松的论文《三星堆文化的再思考》,内中便提到:“三星堆的青铜器中还存锻打技术等,与中原商文化的主流技术也有不同,但却可能和西北地区有关。”

中国网民对于三星堆是否隶属中华文化热战。(截图自微博)

台考古学者:三星堆接近殷商晚期遗址 不等于“属于殷商”

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国立清华大学侯金堆特聘研究讲座兼人类学研究所所长臧振华,研究领域为台湾考古学、东南亚考古学、中国考古学等。臧振华接受本台访问时提出,“它(三星堆)的时代大概接近于北方的殷商时期遗址,但是不能讲它就是属于殷商,因为它在同一个时代很接近。”

臧振华解释,有些很特殊的例如人面具,有些区域性色彩,只能说当时有些工艺技术上、讯息上的交流,但是,我们不能说它就是属于殷商。

臧振华进一步说明,在中国西南地区有强烈区域性特色,文化是很复杂的,像青铜器的技术、来源,以及有些个别器物可能透过贸易、交易,也可能从不同区域来到这个地区。至于是不是从两河流域而来,臧振华说,“这是个蛮复杂的问题。”

对于央视把三星堆文化扣住“中华文化”的连结,臧振华认为,央视只是一个传播媒体,基本上还是要靠研究的学术单位来做研究。学术界还是有学术界的一些标准,学术界不会去跟随这些媒体的意见,基本上还是从学术的观点来看问题。

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臧振华说明三星堆遗址属于殷商时期遗址,但是不属于殷商。(图源:台湾清华大学)

臧振华:“只能说它是在中国西南地区发现的一个非常独特的区域性文化,在它的发展过程里,和周边文化不断地有些接触、交流,会造成文化上某种程度彼此的影响,我们也不能一开口就说’它是中华文化’。’中华文化’本身的定义也不断在改变。”

三星堆一度陷停顿掀阴谋论 文献无记载考据难 又恐颠覆历史

三星堆从上个世纪80年就被挖掘,但是不少阴谋论质疑,中国历史学家为何不敢公布三星堆的研究成果。有一说称“三星堆遗址没有发现任何有文献记载的文物,这给研究三星堆遗址的学者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另外还有一派观点是,“根据三星堆的发现来看,假如有一天真真正正的将三星堆研究成果破解,恐怕很多内容都会颠覆历史。甚至是将其他历史研究的成果全部推翻。”

新疆一名历史学者夏先生(要求变音)告诉本台,三星堆的人面造型的确与中国人面貌大相径庭。目前学术定调的话语权在当局,而不是他们这些学者专家,这是一件非常可悲的事情。“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历史与文明宗教信仰,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历史根据统治者意志,随意编写是常态化现象。”

他举例,从近现代中共编写的历史来看,中共抗日战争历史与台湾的抗日战争历史就有很大的区别,中共历史教科书说抗日战争好像地道战,敌后游击战主导了抗日战争历史;国民政府主导的正面抗日历史在教科书很少提及。新疆的地方历史几乎都是根据中共的需要编写,好像历史上新疆人都很爱护中共统治下的大一统中央政府,反抗者都是反面人物,所以他们对于中共编写的历史,都是作为参考文献看看。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胡力汉   网编 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