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4月 3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普京加紧镇压 纳瓦尔尼的组织宣布解散

滚动 国际

随着普京当局的镇压迫害日益严重,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的团队宣布解散在俄罗斯境内的组织。当局利用人脸识别系统,大规模拘捕几天前参加支持纳瓦尔尼示威活动的人士,打压范围目前已扩展和波及到律师、学术界和媒体等知识界精英。

圣彼得堡的一个工人正在用颜料覆盖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纳瓦尔尼的画像,画像旁的俄文是“新时代的英雄”。(2021年4月28日)

随着普京当局的镇压迫害日益严重,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的团队宣布解散在俄罗斯境内的组织。当局利用人脸识别系统,大规模拘捕几天前参加支持纳瓦尔尼示威活动的人士,打压范围目前已扩展和波及到律师、学术界和媒体等知识界精英。

被列入“极端组织” 银行账号遭冻结

俄罗斯联邦金融监管局4月30日把纳瓦尔尼总部列入到了恐怖组织和极端组织的名单中。被列入这份名单的个人和组织都无法使用银行服务,银行帐号也会被冻结。

目前流亡国外的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的主要支持者沃尔科夫4月29日宣布,解散纳瓦尔尼总部遍布俄罗斯各地的机构。沃尔科夫是纳瓦尔尼总部负责人,也是纳瓦尔尼的主要政治顾问。

沃尔科夫说,纳瓦尔尼的全国反对派网络现已无法工作,因为任何为这些机构工作和服务的人员都面临安全危险,当局会指控他们支持极端组织。

俄罗斯检察官不久前提出把纳瓦尔尼领导的几个机构认定为“极端组织”,莫斯科市的法院4月29日已开始对此审理,普遍认为法院的裁决将满足检察官的要求。那将意味着俄罗斯各家媒体未来在报道有关纳瓦尔尼的活动时,根据相关法律必须不断重复纳瓦尔尼所领导的是被禁止的“极端组织”,涉及纳瓦尔尼的反对派标志也会像恐怖组织那样被取缔。

纳瓦尔尼总部,以及纳瓦尔尼所领导的反腐败基金会,捍卫公民权益基金会等机构在4月26日已宣布停止在全国各地,包括在社交媒体上的活动。

当局秋后算帐 著名律师被捕

4月21日俄罗斯全国爆发支持纳瓦尔尼的大规模示威活动后,当局接下来的镇压迫害行动日益加紧,范围不断扩大。

来自圣彼得堡的著名律师帕夫洛夫4月30日被当局拘捕,他的住处遭搜查。当局指控他泄露律师机密。帕夫洛夫领导着位于圣彼得堡的著名人权组织“29团队”。他同时也是多起涉及俄罗斯安全部门指控知名记者、科学家和企业高管从事间谍活动案件的辩护律师。

在北部的阿尔汉格尔斯克州,纳瓦尔尼总部在那里的负责人瓦里科夫4月29日被当地法院判处两年半徒刑。

当局29日还对纳瓦尔尼本人和他的另外两名主要支持者提出了新的犯罪指控。当局指控他们非法组建对公民健康造成伤害的社会组织。俄罗斯媒体说,当局为此启动了一条不常用的法律条款,判刑期可达4年,当局很多年前曾使用这一条款处理过在俄罗斯活动的日本奥姆真理教。

人权组织“内务部信息”发表的报告说,在4月21日的支持纳瓦尔尼示威中,当天全国总共有将近2000人被捕。在这之后的一个多星期,全国20多个城市总共又有大约200人被拘捕,其中一半集中在首都莫斯科。

使用人脸识别系统追踪 转发示威帖子被罚款

莫斯科警方最近一个多星期拘捕活动人士时尤其使用了人脸识别系统。许多人在参加21日的示威时被人脸识别系统记录,在随后的几天中,有的人在街道上,有的人在自己的住宅中,或是办公地点被警察带走。

普京当局近些年来所建立的人脸识别系统在首都莫斯科最为完善和成熟。在莫斯科的大街小巷,从地铁等公共场所到居民楼的入口都遍布了摄像镜头。在去年疫情开始以及春季的封城期间,莫斯科的人脸识别系统展示了极高效率。在莫斯科的一些中国人,包括许多留学生,以及不少市民都被当局利用人脸识别系统记录违反疫情有关规定遭处罚。

在最近一个多星期的打压行动中,许多人遭到警方的警告后被释放,其他一些人被判处数十天的监禁,也有人遭受巨额罚款。这些人中,有俄罗斯著名的教师,作家,医生,人权活动人士等等。

他们当中,有的人仅因为在社交媒体上转发了4月21日支持纳瓦尔尼示威的帖子而遭处罚。南部坦波夫州一名60岁的退休人士被当地法院两次判处罚款,总金额达51万卢布,大约相当7千美元。著名活动人士和前国家杜马副议长雷日科夫也同样被罚款2万卢布。

一名65岁的莫斯科法语女教师因为参加了21日的示威,几天前在警察局中被关押了两天。俄罗斯著名宗教问题学者和历史学家,国立人文大学教授阿加德扎尼扬因为参加示威不但在警察局被关押一天,同样还被罚款。莫斯科内务部移民事务负责官员说,有100多名外籍人士因为参加21日的示威活动被驱逐出境,他们在40年内被禁止入境俄罗斯。

来自多家不同新闻媒体的7名记者因为曾采访报道21日的莫斯科示威,几天前被警方传讯和约谈。有的企业和机构还解雇了参加示威活动的员工。

迫害波及知识精英 更严酷的政治冬天刚开始?

反对派活动人士亚申认为,如果反政府抗议活动的规模足够大,参加人数特别的多,当局将很难应对。

ACT—1, 亚申:“当局的策略是打击包括带有政治色彩在内的各种示威活动,当局可以驱散几百人,数千人的示威。但如果集会示威人数能达到几十万人时,警察就会对此束手无策。”

政治学者莫罗佐夫说,纳瓦尔尼在各地的支持者主要是城市中产阶级,他们都遵纪守法。与一些激进反对派力量被当局镇压后能立刻转入地下继续从事抗争有所不同,纳瓦尔尼的支持者们更擅长从事公开活动争取民心。他认为,被定义为“极端组织”后,这对纳瓦尔尼的反对派活动会造成巨大打击。

莫罗佐夫认为,俄罗斯可能正在进入一个更加严酷的政治冬天,或许能长达十年,而且目前仅是这一过程的开始阶段。他说,这非常像上个世纪60年代末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之春被镇压后的情况。或是冷战期间,美苏缓和结束后1975年到1985年期间的状况。那时仅有为数不多的持不同政见者不顾风险挺身发声。

布拉格之春结束后,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当局开始严厉镇压行动,当时许多知识界人士在20多年的时间里都丧失工作,一些大学教授甚至不得不从事搬运工,清洁工等体力工作养家糊口。著名的莫斯科赫尔辛基俱乐部在80年代初时因为镇压加紧,许多成员被捕一度宣布解散。

时事评论人士斯科波夫说,当局的迫害对象过去仅针对纳瓦尔尼的支持者和反对派人士,如今当局已把目标对准文化和知识界的精英,下一步可能会波及更多新闻媒体。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