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4月 3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女星代孕弃养风波——当生命沦为商品

滚动 中国大陆

中国知名女星郑爽近日被前男友张恒爆出前年在美国代孕生下两个孩子后弃养的丑闻,在网络上遭到猛烈抨击。张恒指控郑爽遗弃了他们决定一起代孕生的两个孩子,如今他滞留在美国照顾孩子。就是这桩像极了为八卦网站量身定制的丑闻,令中国社媒平台微博一日内与郑爽代孕的相关话题累计浏览量超过40亿。

中国知名女星郑爽近日被前男友张恒爆出前年在美国代孕生下两个孩子后弃养的丑闻,在网络上遭到猛烈抨击。张恒指控郑爽遗弃了他们决定一起代孕生的两个孩子,如今他滞留在美国照顾孩子。就是这桩像极了为八卦网站量身定制的丑闻,令中国社媒平台微博一日内与郑爽代孕的相关话题累计浏览量超过40亿。

伴随着一段接一段当事双方的录音以及舆论的发酵,比抨击更打脸的现实,是“她马上要失业了”。意大利奢侈品牌Prada宣布终止与郑爽的所有合作关系,而这距离郑爽担任Prada的中国代言人才刚过去8天;英国手表品牌Lola Rose也向郑爽发出解约书,终止合作;中国演艺界的华鼎奖撤销了郑爽的各种奖项,当然也是郑爽出道11年来唯一的一两个奖项;国家广电电视总局刊发文章,决绝表态不会为丑闻劣迹者提供发声露脸的机会和平台。

除了代言品牌与之快速切割、荣誉奖项皇冠被拿下,就连郑爽微博曾转发的上海警察节宣传片、为《时尚芭莎》、《周末画报》拍的美照,也在代孕事件曝光后,纷纷显示为被原作者删除或是已被限制观看权限。

更为不幸的是,郑爽”代孕弃养“所引发的愤怒并没有只局限在八卦版面上,中共官方新闻媒体也爆发出激烈反应,央视新闻点名批评代孕事件,斥其“对生命的漠视令人发指、法律道德皆难容”,共青团中央放话:“人命不是玩物,生活岂能儿戏,偶像更应懂得责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在官方账号上评论说:“中国公民,因为代孕在中国被禁止,就钻法律空子就跑去美国,这绝不是遵纪守法。作为父母,感情甜蜜就愿意共同抚养,关系破裂就选择丢弃孩子,这绝不是个性。”

至此,这个曾被中国媒体封为“90后四小花旦”之一、在社交媒体上拥有超过1200万粉丝的女明星郑爽,她的演艺生涯是注定要荒凉终结了。

跌入谷底有时就是不经意间一瞬间的事,几天前,“郑爽1.5亿购入豪宅”刚刚高调登上微博热搜第一名。29岁、买得起1.5亿的豪宅,绝对的“实力派”。

然而,被曝光录音中,郑爽却对代孕者已经怀孕数月、过了可堕胎期限感到恼火,叫喊着“孩子打不掉,我都烦死了。孩子生下来也养不起”。不知道她是不是入戏太深,故作天真地以为代孕可以让“母亲”这个身份无关痛痒地潇洒断绝。

难怪有人发飙质问:“你住着上亿元的豪宅参加综艺,让两个孩子滞留异国,理直气壮地说自己养不起,这就是你做人的底线吗?”

毋庸置疑,郑爽已因这场代孕风波身败名裂,把她推到风口浪尖、成为典型代表的最重要原因,一是源于她的社会身份,是明星、公众人物,如今在中国当明星不再仅仅是一份职业,更是财富的象征。乌泱泱的港台艺人北上捞金、日韩明星扎推开拓自己在中国的演艺事业,还不是因为在中国当明星省力又讨好,靠流量来钱快。

在代孕事件之前,作为流量明星的郑爽,本身就是将自己商品化的最好例证。没有演技,胡言乱语仿佛都不重要,只要能靠这些话题把自己曝光在粉丝视野里,就能源源不断地将流量高额变现。流量明星将自己一举一动商品化本无可指摘,但问题在于,代孕和弃养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人之所以为人,一定是存在某些不能通过钱财就能改变的属性。而一旦有人试图突破这种底线,对待生命的态度是“想要就要,想丢就丢”,必然会引起人们的公愤。

郑爽不得不成为众矢之的的另一个致命原因,就在于她的这桩丑闻触及了中国一个颇为敏感的话题——代孕。

代孕,是将体外受精的卵子植入代孕母亲子宫内,由代孕母亲替人完成怀胎和分娩的过程。这也是人工辅助生殖技术的一种。

代孕目前在中国并不合法,但长期以来都有着一个庞大的地下市场。而代孕,绝非仅限于服务明星人物的买卖。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就是,代孕已成为有意愿、有能力去国外寻找代孕妈妈的中国富人的流行选择。

近些年,美国一些代孕合法的州,接待了许多来自美国本土外的有钱人客户。有一些医院,接待的外国客户已远远超过美国本土客户。

不过美国的本土客户几乎全部是因自身原因无法怀孕,才选择代孕。而一些外来客户,自己具备生育能力,代孕的理由仅仅是为了保持身材、不愿意影响工作或不愿意忍受怀孕生产之苦。

中国人在国外寻求代孕的现象并不少见,尤其是名人等经济条件优越的群体。目前在美国进行代孕的价格约为12万美元,这几乎是其他目的地的两倍,选择美国的优势是孩子可以获得美国国籍。

允许“商业代孕”的国家中,“代孕之都”乌克兰被人熟知。在乌克兰,商业代孕是合法生意。过去几年,越来越多的外国夫妇来乌克兰寻找代孕妈妈。

2020年5月,有媒体报道乌克兰当局称,百名由代孕母亲所生的婴儿滞留在乌克兰,婴儿的外国父母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边境关闭而无法前来接他们。

从1978年英国首个试管婴儿诞生,到2010年广东富商依靠代孕方式孕育8胞胎,再到2014年武汉查处的中美泰非法代孕事件,代孕已跨越世纪、跨越国界,在中国悄然形成产业链。在网络上随意输入“代孕”等关键词,立即会弹出十几万条搜索结果,其中多数为提供代孕服务的中介机构。

在中国,代孕买卖悄然热闹而极为泛滥,以致在代孕中介的安排和帮助下,花费数十万元就可以绕开目前中国多个部门的相关规定,享受一条龙式的代孕生育服务。

更可怕的是,在中国一直“低调”蓬勃发展的代孕产业,乱象层出,丑陋不堪——“100万元包生男孩”、“是女孩就堕胎直到怀上男胎”、“高中生大学生稀里糊涂卖卵”等等。

当孩子是支付一定的金钱就能买到的东西,还会有人珍惜吗?代孕行业里 ,弃婴事件常有发生。

代孕是一场蝴蝶效应,当孩子被当成商品,一旦“不合格”,有缺陷或者疾病,就可能被抛弃。就算是健康的孩子,遇到不成熟的父母,事后反悔,命运也是一样的。 一些“包生男孩”的代孕妈妈,一旦发现怀的是女孩,就会强行打掉。具有平等生命权利的孩子,为自私任性的父母买单,成为他们生命游戏中的牺牲品。

回到郑爽这场代孕弃养风波,她真的不知道代孕是违法的吗?事情曝光后,郑爽回应了这个事件。她将代孕归结为双方的纠纷问题,指控张恒的曝光是在敲诈她,她称自己在中国国土之上没有违背国家的指示,在境外也更是尊重一切的法律法规。

回应看似条理清晰,实质上依旧在推卸责任。

“代孕弃养”,是当代孕成为一门生意、生命成为一个商品时,才会出现的畸形事件。它不仅违反了“代孕合法化”的“初心”,也丧失了对生命最基本的爱和尊重。

不敢想象,假如代孕在中国这个人口大国合法化,孩子成了量产的商品,假以时日,我们会不会走到哪都有流浪儿童艰难求生的末日场景。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