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11月 2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美媒:美商出售刚果最大钴矿给中资 拜登之子持股公司成助力

滚动 国际

在绿能科技成中美新战场之际,中资企业从美商手中收购刚果(金)两座最大钴矿场,使北京进一步掌握绿能资源。《纽约时报》报道,总统拜登之子与中方合资的公司,协助中企完成了关键的钴矿交易。

(德国之声中文网)刚果民主共和国(简称刚果(金))蕴藏着世界上近7成的钴矿,该矿物是生产电动车电池的关键原物料,在全球发展绿能科技的趋势下成为地缘政治竞争的重要资源。《纽约时报》报道,在华府忽视下,美商近年来将多座刚果(金)钴矿场卖给中资企业,使北京进一步掌握绿能资源。

《纽约时报》报道指出,在刚果(金)现有的19座钴矿场中,有15座是由中国公司运营或资助。而根据中国监管机构资料,北京有一项详尽的钴矿收购计划,要在未来乾淨能源的全球竞争中拔得头筹。

2016年,在前美国总统欧巴马执政末期,美国矿业巨擘自由港麦克莫兰公司(Freeport-McMoRan)将刚果(金)南部的重要钴矿「Tenke Fungurume」经营权以26.5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中国洛阳钼业公司(China Molybdenum),其中有15.9亿美元的资金,是由中国政府经营的银行出资借贷。该公司至少有25%的股权是由中国政府持有。

时任美国驻非洲首席外交官佩列洛(Tom Perriello)曾向美国国务院示警,而Tenke Fungurume钴矿的刚果籍总经理卡潘加(Andre Kapanga)几乎要恳求美国驻刚果大使插手,然而最终仍无力阻止交易成局。

《纽约时报》报道,卡潘加回忆这宗交易时直言「这是个错误」,指美方白白浪费几个世代以来在刚果经营的关系。

到了2020年底,在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卸任前,洛阳钼业又再度以5.5亿美元的价格从自由港麦克莫兰手中购得更多刚果(金)钴矿的经营权。当时美国政府几乎没有任何反应。

《纽约时报》引述美国国务院和商务部官员报道,当时他们仍旧没有对此事进行高层讨论。时任商务部助理部长妮卡塔(Nazak Nikakhtar)说:「甚至没人讨论这个话题。这真的很不幸。」

截至目前,中国在绿能科技关键的铜、镍、稀土、钴及锂矿中掌握了稀土与钴超过60%的生产。同时,这五种矿物的最大加工国也都是中国。根据国际能源署统计,到2040年,与乾淨能源相关的矿产需求将可能是2020年的4倍。这使得这些矿产有了新时代石油一般的重要地位。

《纽约时报》报道,根据白宫一份报告,钴被列为最令人担忧的原物料之一。由于其在手机和笔记本电脑的电池中的使用,钴的全球需求正在爆炸性增长。报告指出,美国国内供应可以忽略不计,大多数钴是在刚果开采的,而中国正开始占领市场。

亨特‧拜登为BHR公司的董事之一,而BHR在协助洛阳钼业取得刚果钴矿持有权时,扮演了重要角色。

拜登之子陷入刚果钴矿交易

美国总统拜登曾表示,钴是电动车电池的关键原材料,这种资源若由中国垄断的话,将阻碍美国的电动车发展。然而在洛阳钼业买下刚果钴矿的交易中,却也出现了其儿子亨特・拜登的身影。

《纽约时报》报道,洛阳钼业在2016年向自由港麦克莫兰买下刚果(金)钴矿时,遇到了一个阻碍。因为自由港麦克莫兰有一个加拿大合作伙伴伦丁矿业公司(Lundin Mining),后者拥有购买前者股份的优先权。

洛阳钼业的解决方案是让一家位于上海的私募股权公司「渤海华美(上海)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HR)收购伦丁矿业,而洛阳钼业2019年时再从渤海华美买下股份。而BHR其中一名董事即为亨特・拜登。

《纽约时报》指出,在BHR购买伦丁矿业的此笔交易中,中国政府也有出资协助。公司文件显示,在为购买伦丁矿业的股份而筹集的11.4亿美元中,没有一个来自私人投资者。文件显示,这些资金来自中国国家控制的实体,包括由洛阳钼业担保的银行贷款,以及通过由政府拥有的银行掌控的不知名的空壳公司为交易带来的现金。

目前还不清楚曾在2013年帮助BHR创立的亨特・拜登是否参与了这笔交易。亨特・拜登并未对《纽约时报》的置评请求作出回应。根据BHR董事会的一名前成员说,董事会内的美国人都没有在此笔交易上扮演任何角色,亨特・拜登也没有被授权谈论内部业务事宜。

对此,拜登总统的一位发言人周五(11月19日)表示,他没有被告知他的儿子与这笔交易间的关系。

不过,拜登政府对于中美在绿能科技上的竞争已有了强烈的认知。上周,拜登总统在访问底特律一家通用汽车工厂推广电动汽车时,承认美国已经失去了一些优势。

「作为一个国家,我们有可能失去优势,而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正在追赶,」拜登说,「我们即将以一种巨大的方式,来扭转这种局面。」

随着绿能科技成为中美地缘竞争的新战场,过去较不受重视的钴矿成了关注焦点。

国家与公司利益相对立

根据《纽约时报》对美国近几届政府多名资深官员所做的访问及相关解密文件显示,美国丧失刚果(金)主要矿场经营权一事,早在冷战结束时就种下因子。

冷战时期,美国担心前苏联会掌握刚果(金)的铜、钴、铀与其他用于製造国防武器的材料,因此保全美国在刚果(金)的利益同时是总统层级的重要议题,中央情报局(CIA)也干预甚深。随苏联解体,美国两党政府皆把焦点远离围堵共产主义,大砍有助美国企业在刚果(金)经商的资金援助。

2001年后,反恐战争成为美国首要议题后,美国在刚果(金)的利益更进一步退到边缘。而当自由港麦克莫兰公司因为对石油和天然气行业进行了错误的加码投资导致债台高筑,急于出售其刚果(金)业务以求解套的时候,唯一认真的竞标者,只有中国公司。

「他们的行动比其他人都要迅速,所以我们完成了交易,」自由港麦克莫兰公司总裁奎克(Kathleen L. Quirk)向《纽约时报》表示。

曾任美国驻非洲首席外交官的佩列洛表示,自由港麦克莫兰当时财务状况岌岌可危,一心一意要完成这笔交易。他引述该公司一高层的话指出,地缘政治影响不在他们的考量范围内。

「我们目前没有一个机制来处理这种公司利益和国家利益相互抵制的差异,」佩列洛表示。

(纽约时报)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