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11月 2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防疫态度 德国内部地域差距大

滚动 国际

德国南部和东部的疫情数字一飞冲天,西部和北部却相对平稳。究竟是哪些原因造成了德国疫情的地域差距?

(德国之声中文网)最新的德国新冠疫情数字显示,接种率低于全国平均值的地区,其感染率也显著高于其他地方。全国感染率靠前的县市,许多都集中在接种率明显偏低萨克森、图林根、勃兰登堡这3个东部州。

而在东南部的巴伐利亚州,尽管其接种率只略微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却也出现了几个感染率高得令人乍舌(过去7天每10万人感染病例数突破1000)的县市,巴伐利亚州和疫情更加严重的邻国奥地利接壤。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第一波以及第二波疫情时,巴伐利亚的疫情数字也曾高于平均水平。

作为对比,德国西北部不来梅州的疫苗工作推进顺利,目前总体接种率已经接近80%。

教育水平低 右翼倾向重

接种率偏低是否和教育水平或者政治意识形态有关?柏林洪堡大学的社会学家克吕维(Heike Klüver)分析了今年3月针对2.05万德国民众的一项抽样调查数据。当时,67%的人表示愿意接种或者已经接种,17%的人表示尚未决定,16%的拒绝疫苗。

克吕维对德国之声介绍说,她在调研中发现,教育水平和疫苗接种意愿呈现强相关。”教育程度越低,对疫苗的抵触情绪就越强。”她还发现,拒绝疫苗人士在政治光谱中偏向于右翼,往往是右翼民粹的德国选项党(AfD)支持者。”而且,这些人往往对政界、媒体、医疗卫生体系信任度偏低。”

2020年夏天 反新冠封锁措施者冲入德国议会大厦

昔日反难民 如今反疫苗

反对疫苗的人群和其他政治群体也多有重合。克吕维说:”我们发现,在涉及难民移民议题时,(反疫苗人士)也呈现出较为显著的怀疑态度。在今年3月进行调查时,我们还注意到,这些反疫苗人士不遵守佩戴口罩或保持社交防疫距离的规定。”

专注于分析右翼倾向以及网络阴谋论的智库CeMAS则指出,反疫苗群体还具有很强的抱团意识。该智库的专家霍恩伯格(Josef Holnburger)对德国之声介绍说:”假如这个群体中有一个人接种了疫苗并且被发现,他就会招致其他人的怒火,就会被认为已经屈服于他人。”霍恩伯格进一步指出,右翼组织有意识地利用了某些地区的新冠疫苗怀疑论盛行的情况;吊诡的是,在德国东部地区,麻疹疫苗、破伤风疫苗的接种率明显高于德国西部,这还要归功于当年东德政府推行的一系列强制接种政策。

霍恩伯格和克吕维都认为,右翼反建制语境与反疫苗之间存在着直接关联。霍恩伯格说:”这部分人群的意识形态、世界观较为封闭,他们对事实有着与别人不同的感知视角,别人没法用讲道理的方式去说服他们。”在气候保护等议题上,这部分人群也持类似的态度。

近期,越来越多的报告显示,萨克森州、图林根州的负责疫苗施打工作的医护人员以及有意接种疫苗的人士时常遭到辱骂,甚至受到暴力威胁。而在南部的巴伐利亚州、巴符州,反防疫情绪也相当严重。

社会学家以及医学界人士都认为,政界不应该坐视极端反疫苗群体阻挠执行坚决的防疫措施。克吕维说:”极端化趋势可能会进一步加剧,而对现有体系的信任度本来就已经很低了。”不过,她同时也指出,绝大多数的德国人依然愿意接种疫苗,而且也支持大部分防疫政策,甚至包括那些造成颇多不便的防疫政策。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