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11月 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试射高超音速导弹 会改变战争形态吗?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港澳台 军事

中国试射高超音速导弹,让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以很接近当年苏联卫星抢先升空的“斯普特尼克时刻”来形容。观察人士表示,从政治方面解读,中国这项试射将为明年习近平连任之路立下威望;从军事层面分析,这将使过去几十年来关于“航母杀手”的讨论进入到一个新的里程碑,并意味着未来运营航母的成本将会提高,风险也会增加,甚至可能改变战形态。

中国军车载着DF-17东风高超音速弹道导弹参加中国国庆70周年典礼。(2019年10月1日)

中国试射高超音速导弹,让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Mark Milley)以很接近当年苏联卫星抢先升空的“斯普特尼克时刻”(Sputnik moment)来形容。观察人士表示,从政治方面解读,中国这项试射将为明年习近平连任之路立下威望;从军事层面分析,这将使过去几十年来关于“航母杀手”的讨论进入到一个新的里程碑,并意味着未来运营航母的成本将会提高,风险也会增加,甚至可能改变战争形态。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中国今夏已成功试射2枚高超音速导弹。对于这个消息,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10月底接受彭博电视台访问时将这项试射比作冷战时期,苏联抢先美国发射世界第一颗人造卫星“斯普特尼克1号”(Sputnik-1)的“斯普特尼克时刻”,意指中国在高超音速武器研发领域上,已经领先美国,也等于是公开证实了中国的这项试射。

高超音速导弹是一种可以以5马赫(比音速快5倍)、甚至于比5马赫更高速飞行的武器。这种武器进入太空轨道后,会从不可预测的方向重回大气层,飞向打击目标,路径难以捉摸,现行防御系统也无法追踪和拦截。

分析人士表示,中国试射高超音速武器并成功绕行地球,代表中国在太空武器的高超音速领域已领先美国,成为仅次于俄罗斯之后的武器大国。从政治层面解读,这将有助于习近平明年在中共二十大获得连任。

台湾国际战略学会研究员黄惠华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习近平在十九大所提到的中国特色强军之路,是确保到2020年基本实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战略能力有大的提升,目标是2035年基本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到本世纪中叶建成世界一流军队。高超音速武器的研发就是解放军成为世界一流军队的指标。

为习近平连任之路立威

台湾国际战略学会研究员黄惠华(照片提供:黄惠华)

黄惠华表示,明年习近平如果连任,他的下个阶段目标是推进十四五规划(2021至2025年),十四五的任务聚焦在构建武器装备现代化管理体系,如果高超音速武器系统测试、调整完毕,进入战斗任务,将有助于提升解放军飞弹部队的作战及战略威慑能力,对中国国家安全极具重要性,也有助于提高解放军的国际形象。

黄惠华说:“中国是除了俄罗斯之外,世界上第二个拥有这项武器的武器大国,代表着解放军跻身成为世界一流军队的行列。而今年测试曝光,也是为明年习近平连任之路立下威望。”

事实上,中国高超音速武器的发展已经酝酿十几年。新加坡詹氏防卫杂志编辑黄加荣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为了让高超音速飞行和测试能力更加成熟,投入了大量资源,让其主要科研机构能和北京期望开发先进武器的愿望保持一致。

他说,2018年8月,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的飞行技术开发机构、中国航天空气动力技术研究院(CAAA)宣布,已成功开发并测试了中国首个实验性高超音速乘波器,称为“星空-2”(Starry Sky-2)。CAAA 还运营多个高超音速风洞,包括DF-02、DF-03 和DF-07。 DF-02 能够产生模拟3.5到8马赫的速度范围,而DF-03和DF-07分别产生5到10马赫和5到12马赫之间。

黄加荣并表示,另一家中国国有研究机构气体动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自2012年起运行了JF-12高超音速风洞,该风洞能够模拟高达9马赫的速度环境。至于新的JF-22高超音速风洞预计将于2022年投入使用。据了解,该风动将模拟飞行器于40公里至100公里的高度时,以高达30马赫速度进行飞行的情况。

中国高超音速武器的发展,令美国总统拜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坦言感到忧心。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ioyd Austin)也表示,美国正密切关注中国先进武器系统的研发。

航母杀手多了新武器

外界之所以会那么担忧,主要是因为这项可以携带核弹头的武器,当今没有能够拦截它的导弹防御系统。也就是说,高超音速武器几乎可以用于打击世界上的任何目标,尤其是这种武器速度之快,对方必须要在短短几分钟内、而不是几小时或几天内采取反制措施,且实际上很难反击。有不少观察家认为,中国发展高超音速导弹是非常聪明的策略,可以让美国投入大笔资源所建立的反弹道导弹系统变的无用武之地。

“拦不住”的高超音速导弹主要用来攻击高军事价值的目标,例如航母。美国“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网站2017年曾刊文指,航母杀手包括鱼雷、巡弋导弹、反舰弹道导弹,并指中国东风21反舰弹道导弹的出现,已迫使美国海军重新考虑航母在高强度战争中的作用。如今,中国高超音速导弹的试射,也为“航母杀手”增添一项新武器。

分析人士说,更重要的是,高超音速导弹是一个“改变规则”的武器,可能开启一种新形态的战争。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当航母出现后,使用舰载机作战,改变了原本以舰炮互轰的海战形态,使得威力巨大的主力舰失去了作用。而高超音速武器也是同样的道理,它是航母杀手,可能使自20世纪40年代以来,一直以航母作为海军作战主力的美国,其现有的军事优势丧失。

澳洲国立大学亚太学院讲师宋文笛(美国之音记者陈筠摄)

澳洲国立大学亚太学院讲师宋文笛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航母杀手这个概念已在学界讨论一、二十年了,我觉得这次是将讨论进入到另外一个新的里程碑。”

他表示,这将促使不论美国还是台湾的国防单位,会加强讨论是否应慢慢减少使用从前那些大块头的尖端战斗机、航母等军事资源,改以考虑多使用一些小型、机动性、不容易被一次性大量摧毁的武器,才可以比较有效地维持守势上的平衡。

新加坡詹氏防卫杂志编辑黄加荣说,虽然高超音速武器等新兴威胁会使航母等宝贵的海军资产面临更大的风险,但这不一定会使它们过时,或使海军停止使用它们,因为航母是海军力量投射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支持远征空中力量至关重要。此外,航母也是一个国家财富和技术实力的体现,并持续作为和平时期联盟与威慑,以及战时政策工具的地位。

“然而,高超音速武器无疑会使军事规划和行动复杂化,因为保护航母对抗它们是多么具有挑战性。”黄加荣说。

他表示,例如,早先关于用弹道导弹打击航母的讨论并不那么令人担忧,因为这些船只实际上速度非常快,尤其核动力航母可在必要时以超过30节的速度冲刺,一但侦测到有弹道导弹发射时,它就可以加速并逃离目标区域。

运营航母的成本跟风险增加

新加坡詹氏防卫杂志编辑黄加荣(照片提供:黄加荣)

黄加荣说:“高超音速武器将使舰队防御更加困难,因此需要在航母周围部署具有远程预警和反导弹系统的昂贵防御网以保护它。因此,这意味着运营航母的成本会更高,风险也会增加,而且由于航母周围有明显的防御屏障,因此更难以隐藏航母的行动。”

然而,更令黄加荣担心的是,这种武器还可能会促使作战“升级”。他举台海为例,虽然中国高超音速武器的潜力肯定会让美国军事规划者担心,但美国不至于仅凭此基础就阻止对台海冲突进行军事干预。他说,美中两国肯定会寻求抵消对方的高超音速武器能力,因此将发射场和空军基地列为优先攻击目标,可能会扩大冲突的规模和范围。

目前高超音速飞弹的发展,走得最快最远的,当数俄罗斯和中国。据联合早报报道,俄罗斯今年7月宣布成功试射“锆石”(Zircon)高超音速巡航导弹,并成功命中预定目标。分析人士普遍认为,中国试射高超音速导弹,将释放新一轮军备竞赛的讯号。

台湾国际战略学会研究员黄惠华说:“美国也非省油的灯,美国也跟澳洲联合开发高超音速巡航飞弹。AUKUS成军,背后也有平衡中国、俄罗斯的战略意涵,多少都有军备竞赛的影子,道理很简单,这世界需要平衡。”

未来能否量产有待观察

黄惠华还说,虽然米利拿“斯普特尼克时刻”作比喻,是对中国武器研发进步的正面评价,但测试不代表部署新武器,中国高超音速武器目前只是实验性产品,从实验品到量化生产,必须要经过几个过程,包括改进控制系统、需要新的航舰、新型火箭技术特性来配合军队部署与作战需求等等。未来能不能量产,具不具备部署能力,都还有待观察。根据十四五的规划,她估计,从成品到量产,短则要到2031年,长则可能到2035年。

黄惠华还说,另一方面,姑且不论中国高超音速导弹的技术是自主研发还是从俄罗斯而来,中俄在军事技术领域的竞争,可能对两国军事科技合作多少都有负面影响。对中国来说,有了关键技术,中俄是否成为准军事同盟关系,已非必要条件。她说,会影响中俄关系的因素,除了美国之外,还有中国在地缘政治、经济关系中的影响力,这些都可能成为中俄互动的绊脚石。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