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1月 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时空伴随者"并不浪漫 数码控制手段层出不穷

滚动 体育娱乐

随着中国大陆新冠疫情再起,各地纷纷推出疫情防控新手段。成都、长沙等地近日先后公布了让“时空伴随者”必须接受防疫检测的规定。

黑龙江哈尔滨居民2021年9月24日排队接受核酸检测

随着中国大陆新冠疫情再起,各地纷纷推出疫情防控新手段。成都、长沙等地近日先后公布了让“时空伴随者”必须接受防疫检测的规定。不少网友却揶揄说,这个名字听起来浪漫,规定本身却严重干扰了他们的生活。

“我吹过你吹过的风,这算不算相拥;

我走过你走过的路,这算不算相逢?”

“时空伴随者”的规定刚刚公布,很多网友就不约而同联想到了歌曲《听闻远方有你》中的这句歌词。

有网友在这句歌词下还补上一句说,“疫情防控:算,都算!”语气虽然像是开玩笑,但已经明显不再浪漫。

上海迪斯尼乐园连夜对游客进行新冠检测(视频截图)

莫名其妙成了“时空伴随者”

规定发布后,民众中明显产生了恐慌情绪。网名叫“Littlestar80”的网友在新浪微博上说,“收到短信就睡不着了,心头有点慌。好想连夜去做核酸检测,江北什么地方现在可以做核酸呀?”

这位网友提到的江北是重庆市的一个区。本台记者了解到,重庆也已开始实施与“时空伴随者”相关的规定。据澎湃新闻网报道,包括长沙、成都和嘉峪关等市先后在十月底和十一月初公布了“时空伴随者”的新规定。西安、北京等地随着疫情升级,也开始执行相似的办法,只是没有给出“时空伴随者”的明确定义。

各地的办法大同小异,比如,成都的规定是:与确诊者的手机号码在同一时空网格(范围是800M X 800M)共同停留超过十分钟,且最近十四天任一方号码累计停留时长超过三十小时以上,查出的号码为时空伴随号码。这些号码的持有人必须接受核酸检验。

民众对这种防疫新办法有明显的抗拒情绪,只是难以在国内的社媒上直接表达出来。目前定居美国加州的前新浪微博审核员刘力朋告诉本台,他明显感觉到,新浪网友对新规定的负面评价正在微博上遭到删除。

一位南京居民翻墙到推特上,隐晦地吐槽了这个新规定。出于安全原因,他匿名告诉本台,“我感觉到恶心,我觉得是防疫过度……因为这种防疫方式已经严重影响了民众的日常生活和经济的发展。而且很多做法是不合法的。”

但他又说,他身边大多数人是支持这些防控措施的,因为“大部分人是相信政府的,政府把这个病毒说的很恐怖。”

尽管如此,微博上已经有人开始讲述这种新规定给自己或身边人带来的生活不便。网名“种豆得瓜谢不谦”的网友在微博上说,“今天下午,我们学院有位老师lao jiang,蒋教授,乘地铁从望江来江安上课,进地铁和校门,都是绿码,上完课,却莫名其妙变成了‘黄码’。据说,成了所谓‘时空伴随者’。按照这种局势,出门如果乘坐公共交通,不知不觉就可能成为‘时空伴随者’。都说‘惹不起,躲得起’,现在躲也躲不起了——怎么办?”

真的躲不起

从目前的消息看起来,这个“时空伴随者”的范围似乎可以非常大。

据中国媒体财经网报道,成都市公安局和成都市疾控中心从11月3日起向存在时空伴随风险的市民分批发出提示短信,要求他们在三天内进行两次核酸检验。而就在11月4日,成都市公安局就已经确认了8.2万名时空伴随者。

网友王焱在视频社媒平台YOUTUBE上发表评论说,成都很快会全市居民都被网络进去,“按照现在成都的这种办法发展下去,用不了几天,整个成都全部得变成黄码。因为人移动得太快了,网格是死的,但人是活的。这个网格确认了,人又会跑到下一个网格去,用不了多一会儿,整个这片区域都得划进去,因为人多啊。整个这片区域不全废了吗?”

刘力朋解释说,从技术上说,“时空伴随者”并不是新技术,“就是基于通讯基站来确定方位,跟之前的行程码之类的是同一个原理,其实就是换了一种说法。”

但在他看来,问题的另一面是 “污名化”。他说,“他们是在定义这种情况,可以对你采取进一步的强制手段。这就是一种污名化,就像攻击那些新冠确诊的人一样。”

个人信息安全与疫情防控之间的平衡

在刘力朋所在的美国加州,也有用手机跟踪个人新冠病毒状况的做法。这是一款由政府运营的手机应用程序“通知加州”(CA NOTIFY)。刘力朋强调,这是一款居民可以自行决定是否使用的软件。

本台记者登录该手机应用的网站,网站主页写着:“通知加州”是一项免费服务,让你跟踪你是否曾暴露于新冠病毒之下。同时你也可以籍此通知他人你的新冠病毒测试是否呈阳性,但同时又可以保持匿名。你的个人信息不会被收集,因此你和周围的人可以保持安全。

利用居民个人手机跟踪病毒轨迹是去年疫情爆发以来多个国家采取的办法。

就在中国的近邻韩国,从去年疫情爆发初期开始,政府机构就利用监控录像、智能手机的位置数据和信用卡消费记录等来跟踪新冠病毒传播途径。但今年一月,韩国政府在网上公布每位病毒感染者的具体位置信息后,有网络暴民利用这些信息来识别患者姓名,跟踪他们,这引起了民众的担忧和不满。韩国政府很快宣布,他们将修改数据共享办法,降低患者风险。

但在中国,为了防控疫情这个大目标,个人信息似乎是政府可以予取予求的,虽然中国从本周刚刚开始实施《个人信息保护法》。

前述那位匿名的南京市民对此感到很无奈,他说,我想这种防控升级也是驯服民众的一种尝试和实验。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