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4月 2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美参院外委会通过战略竞争法 有什么亮点?

滚动 军事

美国参院外委会21号通过《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其中,拨款协助美国科技产业撤出中国、应对中共在全球恶意影响力以及因应一带一路倡议的扩张尤其受到瞩目。

美国联邦参议院外交委员会通过《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法案是由民主党参议员梅内德斯(左)及共和党首席议员里施共同提出。

美国参院外委会21号通过《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其中,拨款协助美国科技产业撤出中国、应对中共在全球恶意影响力以及因应一带一路倡议的扩张尤其受到瞩目。有分析认为这是在为美国与中国的竞争准备充足的资源;也有人担忧这是开启冷战、美中全面对抗的序曲。

跨党派的共识 美国全面应对中国挑战

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21日以21票赞成、1票反对的压倒性表决结果,通过《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Strategic Competition Act),全案将送交参议院审议。这部法案为美国政府与中国展开全面竞争,提供人力、资金、政策的全面支持。

《战略竞争法》由该委员会两党领袖梅嫩德斯(Sen. Bob Menendez)和里施(Sen. Jim Risch)领衔推动。

“我从一开始就说过,任何有关中国的立法都必须有力,可行和真正的两党合作。我相信这个法案通过符合这些标准。”联邦参议员吉姆·里施告诉本台,这部法案让美国政府有能力,全面应对中国在美国学术界、商界、科技业、及自由市场等各方面的影响力渗透。

法案的另一位提案人、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民主党参议员鲍勃·梅嫩德斯(Sen. Bob Menendez, D-NJ)在法案通过后表示,他希望这只是一系列相关立法的开始,因为“今日中国正在用其具有替代性和令人不安的治理方式,在政治,外交,经济,创新,军事,甚至文化上挑战美国与国际社会。”

路透社分析,虽然美国国会内部分歧严重、两党对立,但两党联手推动对抗中国的努力正在升温。“强硬路线对抗中国”的态度是美国国会中真正的、为数不多的“两党共同情绪”之一。拜登政府也支持这项法案。

“这个法案是全面动员美国政府及盟友的资源来遏制中国。”专研国际法的美国霍夫史特拉大学法学教授古举伦则告诉本台,这部法案也标志了过去五年来,美国对华政策转向的重要里程碑,由国会提出议案、拨出资金与人力,跨党派支持美国政府的对华战略。

中方批评:冷战式的对抗与污蔑

与华盛顿跨党派合作的庆祝氛围不同,北京严正批评这个法案是渲染“中国威胁论”。

“有关法案通篇拿中国说事,以中国为对手,大肆鼓吹美国开展全面对华战略竞争,粗暴干涉中国内政,充斥着陈旧的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观念。”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彬22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中方对此法案“强烈不满、坚决反对。”

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发言人尤文泽22日表示,这个法案“诬蔑抹黑中国发展战略和内外政策。”《环球时报》也在22日社评中写到,这部法案将进一步推动美中对抗。

美国联邦参议院外交委员会通过《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法案是由民主党参议员梅内德斯(右)及共和党首席议员里施(左)共同提出。(AFP)

亮点一 拨款助科技供应链撤出中国

这部近300页的《战略竞争法》分为五大章节,分别著重在投资美国竞争力、投资盟友与伙伴、投资美国价值观、投资经济及确保战略安全,每个章节都有将其付诸实施的详细步骤及资金安排。

在投资美国竞争力的章节,具体列出四项领域:供应链重组、加强对外基础建设援助、增强美国数位能力、以及对抗中共影响力。其中,法案授权行政部门在2022年至2027的六年期间,每年动用1500万美元的预算, 供美国驻外使馆聘请外部专家,协助美国企业或个人撤出中国市场、将部分生产设备移出,抑或是将供应链多元分散至中国以外地区。

亮点二 每年动用3亿美元对抗中共全球恶意影响力

“对抗中共影响力”也是这部法案的另一个亮点。法案将在2022至2026间,每年提拨3亿美元到“对抗中国影响力基金”,以对抗中共在全球的“恶意影响”(malign influence)。法案还要求国务院任命一位助卿以上级别的协调官负责统合这笔基金的运用。

法案指出,中共花费大笔资金在西方国家进行影响力作战,例如花费5亿美元在澳洲登广告,吸引当地电视观众;也斥资超过2000万美元在美媒刊登官媒《中国日报》置入性内容,试图影响社会舆论。

面对中共舆论战,法案授权于2022年至2026年财政年度期间,每年拨款1亿美元给美国国际媒体署(USAGM),资助支持驻外媒体、建立独立媒体、在中国境内与境外对抗假讯息及投资能规避言论审查的技术。

法案也授权在同一期间,每年动用1亿7000万美元经费,资助支持媒体自由、训练与保护记者的计划。

亮点三 因应中国“一带一路”扩张 加大印太人力、资源投入

法案中还著重强调应对中国一带一路的经济及政治影响力扩张,因此授权美国国务卿建立“基础建设交易与协助网络”(Infrastructure Transaction and Assistance Network),拨款7500万美元,目的是加强在印太区域推进具永续性、透明与高品质的基础建设。

这部法案特别看重印太区域,其中一项高达20亿美元的拨款,用于援助印太区域的国家和地区;另外一笔1250亿美元的拨款,则将用于印太外交参与。法案还规划加大美国政府人力在印太区域的投入。

此外,法案计划为印太地区提供6.55亿美元的对外军事援助资金,以及为印太海上安全倡议(Indo-Pacific Maritime Security Initiative)提供4.5亿美元。法案还将为美国国务院拨款1千万美元,用于促进香港民主。

“与中竞争”还是”冷战宣言”?

古举伦观察,法案用“竞争”来描绘与中国的关系,避免塑造与中国进入敌对或冷战的语境。但一些学者对于这部雄心勃勃的法案则抱持担忧的观点。

“这(法案)无关‘竞争’,而更像是对中国的冷战宣言,并以最负面的方式阐述任何中国的行动或意图。” 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研究中心(Global Development Policy Center)的中国历史研究学者文哲凯(Jake Werner)告诉本台。

文哲凯担忧将描绘中国为“敌手”的论调,是将中国决策的方式过于简化,最终可能导致美中合作空间的缩小,甚至激化更加对立的两国关係。“我对于法案中提到要‘拆毁’(tear down)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说法感到特别不安,”文哲凯说,一带一路倡议确实存在问题,但全面推翻这项倡议的结果将让某些发展中国家无法得到迫切帮助。

在芝加哥作研究的文哲凯观察,在美国学术界,人们对于这个法案描绘中国的方式更多持保留态度;但在华盛顿的政策决策圈,“中国是推翻自由世界秩序的行动者”已经是主流共识。

(记者:唐家婕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