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9月 2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需要改革开放的真正继承者

自由投稿 未分类

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之后的中国人,在改革开放时期成长和成熟,因此,80后的世代人群,理当是改革开放事业的坚定的继承者和大无畏的促进力量。
继承改革开放事业、保护改革开放时期的一系列社会发展成果,这是当代每一个中国人的责任。

中国:需要改革开放的真正继承者

起自1980年代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革开放时期,是中国社会向着文明迈出的一大步,也是中国自有文字记载以来的全部历史中向着文明迈出的最大的一步。因为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像改革开放时期这样的潮气蓬勃的创造社会物质财富的时期,改革开放时期40年来中国社会创造的物质财富,在存量上要远远超出以往4000年创造的物质财富的总和。当然物质财富的增加还仅仅只是我们看到的一种表象,普遍的说,经历了40年改革开放洗礼的中国全体社会成员,在社会意识和精神面貌上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在历史上,中国历朝历代的充当交换介质的“货币”都是使用金属铸币,但是,铸币的流通和使用无不随着政权的更迭而变换,当一个政权瓦解后,新的政权再重新铸币。由于中国的政权的经常更迭,导致任何一种铸币都不具备连贯性使用的条件。而自给自足的小农生产方式也根本不需要一种恒固的货币的流通。以物易物几乎是社会的基本的交换方式。政府系统通过行政命令而分配土地并且支配耕种,并且以征收粮食的方式维持其统治。农业税是历朝历代政府的唯一主要的税种。
可以说,中国社会实质性的变化,是随着1980年改革开放而开启的。更改革开放时期的主题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改革开放时期是中国有史以来在产业分工领域一场最巨大、最深刻、最普及的大变迁、大发展、大升级的时期。在以往的历史中,中国社会的唯一生产资料即是——土地。90%以上的人口以家庭为基本的劳动组织而从事农耕活动,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物钟完全按着大自然界的昼夜更替和季节变换而作息。当然,中国历朝历代的政权,也因为某种需要而大规模的组织劳动力进行公共工程和军事工程的建设,但是,这种组织劳动的方式都是强征并且没有任何物质的回报,只是“管饭”即让征来的农工填饱肚子而已。起自长城的修建和隋朝开凿的大运河,即是中国古代留下的政府工程的最典型的证明。
通过40年改革开放时期,中国社会已经具备一个现代化国家所应该具有的一切社会要素。首先是产业分工的完善和健全,当然,在一系列关键的科技领域和精细制造业方面,中国尚存在明显的短板。由于社会分工的急剧扩大,从事于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的劳动力人口也急剧增加,因此,这个时期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产业劳动力结构的转型时期。
在上层建筑的领域里,逐步健全了社会的法律体系。虽然整个社会的法治状况仍然存在许许多多的问题,这既有传统中国的人治传统的原因,也包含一些现实政治的原因。不过,从总体上,中国已经开始走上正常的法治化线路。
自1949年来,中国大陆社会经历了“政治挂帅”和“经济中心”两个不同的历史时期。再此之后,中国必须开辟一个晒社会文明的全面升华的崭新局面。人类社会的发展于进步,不可能再盲目的运用“政治挂帅”中实现,也不能够依靠单纯地“经济中心”的方式来完成。
1976年9月后,中国人民经历了长达3年多痛苦的思考,终于从荒唐的“政治挂帅”走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大时代。改革开放时期的开启过程极其艰难困苦,然而也非常灿烂辉煌。
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之后的中国人,在改革开放时期成长和成熟,因此,80后的世代人群,理当是改革开放事业的坚定的继承者和大无畏的促进力量。
继承改革开放事业、保护改革开放时期的一系列社会发展成果,这是当代每一个中国人的责任。而正确的继承和发扬改革开放事业,必须关注于如下几个方面:第一、中国必须继续保持产业分工发展的活力,在激发产业分工的持续繁荣中,保持各行各业的企业组织的活力和创造力,这同时也是保证全体社会成员的劳动热情的最可行的方法。第二、需要设计和确立一种恒久适应社会文明进步的制度,在政治上,中国应该提倡和发展基层社会的直接参与者的民主,以参与者的直接民主有效化解诸多社会矛盾和问题,并且大力激发民众的创造力、想象力和参与政治活动的热情。民间组织的参与是缓解各级党政机关决策压力的有效方法,中国的政治民主,需要从基层民众的直接参与方式有条不紊的推进。第三、树立以文明概念为核心的价值体系,从而把华夏民族的文化形态导向为以追求真理和科学的文化形态。
第四、把科学、技术、教育、卫生等领域视为社会文明体系中最可宝贵的财富,并且把这些社会领域视为文明进步的主要动力。第五、在政策思维上,开辟中国社会的综合性、整体性发展的全新态势。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写道:“蜜蜂建造蜂房的本领使人间许多建筑师感到惭愧。但是,最蹩脚的建筑师一开始就比灵巧的蜜蜂高明,他在用蜂蜡建筑蜂房以前,已经在自己的头脑中把它完成了。”现在,中国站在21世纪30年代这个重要的历史性关头,一方面必须对刚刚过去并且仍在延续的改革开放时期做出客观而正确的总结;一方面必须对21世纪剩余的未来时光做出完整而细致的规划。美好的未来不可能凭空而降,一切美好未来无不基于当下的正确抉择,华夏民族再也没有丧失21世纪的资格和资本,中国只有走好21世纪的剩余时间,才能够逐步成为世界民族之林中的一个合格的成员,并且为全人类的文明进步做出贡献。
中国迫切需要绘制一张走向未来的可靠而具体的蓝图,在这里,可行性、科学性与针对性的原则最为关键。对于华夏民族而言,只要有正确的社会政策,便能够焕发出无限的、持久的创造力。
眼下,“新冠肺炎”瘟疫已经纵贯了2020年全年,依然在全球蔓延。中国备受大瘟疫的折磨和摧残,在抵抗瘟疫的过程中,一切关心中国命运的有识之士,都应该认真思考改革开放时期的历史地位和社会未来的趋势,以承先启后,使得我们的国家成为一种文明的存在。 徐国进
2021年1月24日星期日

起自1980年代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革开放时期,是中国社会向着文明迈出的一大步,也是中国自有文字记载以来的全部历史中向着文明迈出的最大的一步。因为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像改革开放时期这样的潮气蓬勃的创造社会物质财富的时期,改革开放时期40年来中国社会创造的物质财富,在存量上要远远超出以往4000年创造的物质财富的总和。当然物质财富的增加还仅仅只是我们看到的一种表象,普遍的说,经历了40年改革开放洗礼的中国全体社会成员,在社会意识和精神面貌上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在历史上,中国历朝历代的充当交换介质的“货币”都是使用金属铸币,但是,铸币的流通和使用无不随着政权的更迭而变换,当一个政权瓦解后,新的政权再重新铸币。由于中国的政权的经常更迭,导致任何一种铸币都不具备连贯性使用的条件。而自给自足的小农生产方式也根本不需要一种恒固的货币的流通。以物易物几乎是社会的基本的交换方式。政府系统通过行政命令而分配土地并且支配耕种,并且以征收粮食的方式维持其统治。农业税是历朝历代政府的唯一主要的税种。
可以说,中国社会实质性的变化,是随着1980年改革开放而开启的。更改革开放时期的主题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改革开放时期是中国有史以来在产业分工领域一场最巨大、最深刻、最普及的大变迁、大发展、大升级的时期。在以往的历史中,中国社会的唯一生产资料即是——土地。90%以上的人口以家庭为基本的劳动组织而从事农耕活动,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物钟完全按着大自然界的昼夜更替和季节变换而作息。当然,中国历朝历代的政权,也因为某种需要而大规模的组织劳动力进行公共工程和军事工程的建设,但是,这种组织劳动的方式都是强征并且没有任何物质的回报,只是“管饭”即让征来的农工填饱肚子而已。起自长城的修建和隋朝开凿的大运河,即是中国古代留下的政府工程的最典型的证明。
通过40年改革开放时期,中国社会已经具备一个现代化国家所应该具有的一切社会要素。首先是产业分工的完善和健全,当然,在一系列关键的科技领域和精细制造业方面,中国尚存在明显的短板。由于社会分工的急剧扩大,从事于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的劳动力人口也急剧增加,因此,这个时期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产业劳动力结构的转型时期。
在上层建筑的领域里,逐步健全了社会的法律体系。虽然整个社会的法治状况仍然存在许许多多的问题,这既有传统中国的人治传统的原因,也包含一些现实政治的原因。不过,从总体上,中国已经开始走上正常的法治化线路。
自1949年来,中国大陆社会经历了“政治挂帅”和“经济中心”两个不同的历史时期。再此之后,中国必须开辟一个晒社会文明的全面升华的崭新局面。人类社会的发展于进步,不可能再盲目的运用“政治挂帅”中实现,也不能够依靠单纯地“经济中心”的方式来完成。
1976年9月后,中国人民经历了长达3年多痛苦的思考,终于从荒唐的“政治挂帅”走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大时代。改革开放时期的开启过程极其艰难困苦,然而也非常灿烂辉煌。
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之后的中国人,在改革开放时期成长和成熟,因此,80后的世代人群,理当是改革开放事业的坚定的继承者和大无畏的促进力量。
继承改革开放事业、保护改革开放时期的一系列社会发展成果,这是当代每一个中国人的责任。而正确的继承和发扬改革开放事业,必须关注于如下几个方面:第一、中国必须继续保持产业分工发展的活力,在激发产业分工的持续繁荣中,保持各行各业的企业组织的活力和创造力,这同时也是保证全体社会成员的劳动热情的最可行的方法。第二、需要设计和确立一种恒久适应社会文明进步的制度,在政治上,中国应该提倡和发展基层社会的直接参与者的民主,以参与者的直接民主有效化解诸多社会矛盾和问题,并且大力激发民众的创造力、想象力和参与政治活动的热情。民间组织的参与是缓解各级党政机关决策压力的有效方法,中国的政治民主,需要从基层民众的直接参与方式有条不紊的推进。第三、树立以文明概念为核心的价值体系,从而把华夏民族的文化形态导向为以追求真理和科学的文化形态。
第四、把科学、技术、教育、卫生等领域视为社会文明体系中最可宝贵的财富,并且把这些社会领域视为文明进步的主要动力。第五、在政策思维上,开辟中国社会的综合性、整体性发展的全新态势。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写道:“蜜蜂建造蜂房的本领使人间许多建筑师感到惭愧。但是,最蹩脚的建筑师一开始就比灵巧的蜜蜂高明,他在用蜂蜡建筑蜂房以前,已经在自己的头脑中把它完成了。”现在,中国站在21世纪30年代这个重要的历史性关头,一方面必须对刚刚过去并且仍在延续的改革开放时期做出客观而正确的总结;一方面必须对21世纪剩余的未来时光做出完整而细致的规划。美好的未来不可能凭空而降,一切美好未来无不基于当下的正确抉择,华夏民族再也没有丧失21世纪的资格和资本,中国只有走好21世纪的剩余时间,才能够逐步成为世界民族之林中的一个合格的成员,并且为全人类的文明进步做出贡献。
中国迫切需要绘制一张走向未来的可靠而具体的蓝图,在这里,可行性、科学性与针对性的原则最为关键。对于华夏民族而言,只要有正确的社会政策,便能够焕发出无限的、持久的创造力。
眼下,“新冠肺炎”瘟疫已经纵贯了2020年全年,依然在全球蔓延。中国备受大瘟疫的折磨和摧残,在抵抗瘟疫的过程中,一切关心中国命运的有识之士,都应该认真思考改革开放时期的历史地位和社会未来的趋势,以承先启后,使得我们的国家成为一种文明的存在。

徐国进
2021年1月24日星期日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