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9月 1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官方指导网络平台业者爱护劳工有啥效果?

滚动 不平则鸣

中国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9月10日会同多个部委找来包括美团、滴滴出行、阿里巴巴等十家企业的负责人开会,官方下指导棋,要求资方落实保障“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的权益。

官方指导网络平台业者爱护劳工有啥效果?

中国官方为了整治网络平台企业频频出招。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简称:人社部)9月10日会同多个部委找来包括美团、滴滴出行、阿里巴巴等十家企业的负责人开会,官方下指导棋,要求资方落实保障“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的权益。中国政府这么做真能解决底层劳工面临的问题吗?

“地球不爆炸,中国快递员不放假”。中国快递员的勤奋和辛苦,从这句顺口溜可见一斑,凸显数百万的中国快递员的过劳付出。他们以这种付出和低薪与少保障的工作环境撑起世界少有的中国速度。

“每票(每件快递)涨一毛钱,一个月大概多个(人民币)五百元吧,也就这么多。”负责送北京东直门某小区快递的陈姓快递小哥周五晚上九点都还在工作,在北京当快递员的生活,就是这么艰难。

无所不在的996撑起中国速度

中国每年一度的“双十一”热卖导致快递爆量,曾经使快递员闹出人命。996工作制(工作时间从早上9点到晚上9点,每周工作6天)普遍存在于中国的快递与外送行业,中国官方也试着想解决。

今年七月,中国国务院接连颁布关于《做好快递员群体合法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后,也就是在官方这样的压力下,陈姓小哥总算涨了一点工资。但保障到位了吗?

“我算不错的,有工伤险,五险(五险一金)里我有保障这一险。”陈姓快递小哥告诉记者。

《人民日报》早在2017年就报道,中国快递与外送行业有九成从业人员没有劳动合同、没有“五险一金”的社会保障。大街上骑行的中国快递员多半都是外包聘雇制的员工,这也是网络平台新型态就业人员面临的问题之一,而这有可能靠官方频频找业者来开会、下指导棋来改变吗?

骑行中国街头的快递员(网络图片)

中国没有独立强大的工会

在美国的独立评论人士吴祚来就告诉记者,靠劳工起家的中共,并没有好好照顾工人。“中国没有真正独立的工会存在,(遇到劳工问题)政府的处理介入是严重滞后的,他看起来是在保护劳工权利,但其实是看到若资方把底层劳工逼急了,会有社会不稳定的隐患,然后,再反过头去用公权力要求企业改变,但这改变是‘运动式’的,无法根本解决问题。”

网络平台靠着算法的精算,让外送服务员变成机器人一般,更难以喘息。尽管人社部与最高人民法院八月底发布十大案例,联合公告中明确定调“996”严重违法,抵触关于延长工作时间上限的规定,相关劳动合同无效。

但做出判例又如何?中国的快递与外送行业仍然普遍存在996制,这是中国民间都知道的事实。

人权律师滕彪也提到中国独立工会的稀缺,让中国劳资不平等的差距更大,中国政府就是始作俑者。

“中国政府的做法治标不治本,作用也有限,中国劳动者权益的问题,包括像是劳工的救济渠道、以及独立组织工会的问题,没有这样的维权力量,劳工的地位是不可能提高的。”滕彪告诉记者。

中国全国政协委员李国华今年两会就建议要监管996工作制,他当时更直言,政府监管失能、工会失灵,是造成企业失控的原因。

细看人社部的新闻稿,在与互联网平台企业的会议中,人社部要求这些企业要“走前头、做示范”,按照《意见》要求保障劳动报酬、休息、劳动安全等权益,健全保障劳动者权益的制度机制,充分听取劳动者意见建议,畅通劳动者诉求表达渠道,优化平台算法规则,完善收入分配、休息、劳动安全卫生等制度。

与其要平台龙头业者带头关心关爱劳动者,中国政府其实更需要起这个带头的作用。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