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9月 1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一网监滥权被清退 不受约束的公权力下责在何方?

滚动 中国大陆

中国社交媒体新浪微博一网络监督员滥用权力,发布虚假信息,不仅引起网民强烈反弹,更是“引火烧身”,被新浪开除并永久禁言。有媒体观察人士称,中共党国体制下的滥权已经发挥到极致,一个小小监督员就有网络的“生杀大权”,这种公权力不受法律制约,私权得不到法律保护的现状,在当局持续加大网络监控的力度的大环境下,网民言论自由的空间越来越受到挤压。。

中国新浪微博的标识

中国社交媒体新浪微博一网络监督员滥用权力,发布虚假信息,不仅引起网民强烈反弹,更是“引火烧身”,被新浪开除并永久禁言。有媒体观察人士称,中共党国体制下的滥权已经发挥到极致,一个小小监督员就有网络的“生杀大权”,这种公权力不受法律制约,私权得不到法律保护的现状,在当局持续加大网络监控的力度的大环境下,网民言论自由的空间越来越受到挤压。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新浪微博是中国最热门的社交媒体平台之一。这个平台的一名网络监督员8月底投诉一账号博主“捏造故事”污蔑中国疫苗,“对国家造成不利影响”,导致其账号被封。然而令这名网络监督员始料不及的是,在该博主披露事实真相后,事态发生反转,这名监督员自己却因在投诉该博主过程中“发布虚假信息”,被微博官网清退并永久禁言。

8月24日,博主@tomo酱酱在其微博帐号发布了一则帖文:“我的妈妈3月26日打的北京生物第一针,3月31日紫癜药物性皮疹,6月30日过世了。”

然而,这则缅怀去世母亲的帖文,却遭到微博官方认证的微博网络监督员@Shine季浩洋的投诉,致使@tomo酱酱账号8月26日被封。

@Shine季浩洋26日发文称,“法律不会让你随随便便拿个借口来污蔑国家,疫苗有没有问题扪心自问”,“该账号博主涉嫌捏造故事博取热度同情来进行非法诈骗,并且对国家造成不利影响,已被拘留”,“已经对其账号封号处理”。@Shine季浩洋甚至说,警方查询到“该博主母亲现在正在正常上班”。

在账号被封,事实被肆意歪曲,却又无法披露事实真相的情况下,@tomo酱酱不得不注册了“@tomo酱酱630”的小号(与主号“大号”相关、可匿名的账号)来反驳。

@tomo酱酱630发文称,“本来不想公布死亡证明的”,“为了实锤,我发了”。文章后边还附上了“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以及“遗体火化证明”。

@Shine季浩洋假冒李逵之名,大行李鬼之恶,“以假打真”的任意妄为,在了解事情经过真相的网民中引发强烈反弹。

有网民质疑,“微博监督员居然有对私人言论的‘解读’权,一言不合就扣帽子,这不就是红卫兵吗?”

也有网民说,“拿不到那几百元的薪酬,便开始诬告网友诈骗。”

还有网民称@Shine季浩洋就像明朝的特权监察机构“东西厂的太监,负责搜集舆情,派锦衣卫去抓人。”

@Shine季浩洋事件的发酵,引起新浪微博官方的关注。在查证后,新浪微博官方认定,@Shine季浩洋“持续发布虚假信息,扰乱传播秩序,严重损害了微博监督员的集体声誉”,依据《微博社区公约》、《微博监督员工作条例》的相关规定,“于8月27日对该人进行清退并永久禁言。”

不过,微博官方的声明在明确“监督员没有处置任何账号权限”的同时,仍然坚持此前对@tomo酱酱做出的封号决定,指出“经查实因该账号之前发布涉时政有害信息,被站方依法依规处理的,并非是监督员投诉处理。”

公权严重入侵私权

有网络观察人士指出,在中国当局日益钳制民众言论自由,收紧对互联网社交平台监控之际,@Shine季浩洋在其账号及评论中“发布未经证实的不当言论,误导其他用户”的行为,凸显出中共政体下,无论官职上至正国级,下至地方官员,甚至像仅有微不足道一点小权力的网络监督员,都会“一朝权在手、便把令行来”。

旅居澳大利亚悉尼的资深中国问题学者、政治学博士邱岳首说,@Shine季浩洋滥权投诉@tomo酱酱发表的正常言论,凸显出中国公权严重地入侵私权。

他说:“公权力经常越位,入侵私人空间,私人权利,这是党国体制下的一种常态。另一方面,由于公权力是一种绝对的权力,可以控制任何一切的权力,这就造成了任何级别,哪怕是一个网络监督员,他手中有点权力,哪怕是一丁点的权力,都可以发挥到极致,可以任意决定你网上账号的生死。”

邱岳首说,这种党国权力大于一切的体制,助长了权力的越位,私人的权利,分分钟钟都处在被“割喉”的状态下,朝不保夕,今天你的账号还存在,可能明天你的账号就被封了。

他说,此举显示,中国私人的权利完全没有得到法治的保障,公权力没有受到法律的限制,二者互为因果,造成目前的言论空间非常狭小、窘迫的状况。

看守网站平台的“城管”

旅居美国加州的政论家和独立学者吴祚来对美国之音说,网络监督员的权力类似网站平台的“城管”,可以把他们主观认为“不顺眼”的内容,尽管是事实,也能上升到“政治问题”,@Shine季浩洋对@tomo酱酱的投诉,就是一个典型的示例。

他说:“他们一旦上升到政治的高度,就按另外一种方式来处理了,而不再按讲道理、讲事实的常规方式处理。他们一旦把有关言论列为政治性的东西,比如在疫情期间,如果说疫苗的问题,国家在防疫的不利,尽管你讲的是事实,就像湖北李文亮医生遭遇的一样,被训诫,或者被开除,如果是一般的网民,就可能直接被抓到派出所,审问,拘留或者罚款等。中共的体制就是这样,这与某个人的关系不大,是这种体制产生的恶劣的东西。”

新浪微博2017年9月开始实行监督员制度,以强化对网民的监督,净化微博社区环境,处置微博上的涉黄、违法和有害信息。

目前,新浪微博据信在中国各地招聘了2000名监督员,专门负责对微博平台上的涉黄、违法内容或有害信息进行投诉,并经过微博管理员审核后,由网站统一进行处置。

有资料显示,仅2019年,新浪微博监督员有效投诉了涉黄低俗、违法有害信息4457万条,正确率99%以上。

中国新媒体“时代财经”采访的一名监督员说,他平均每个月举报20万涉黄信息,一年获得的奖励包括4部iPhone和两个iPad。

新浪《微博监督员工作条例》对监督员做出了奖罚规定:每位监督员每个月有效投诉不少于200条,且正确率在98%以上。凡完成投诉200条以上的,发放200元网费补贴;对每月有效投诉量排名前30且正确率99%以上者发放现金奖励,年终考核排名靠前的微博监督员将获得年终奖励。对“连续两个月考核不达标,站方进行清退”。

监管是否与经济利益挂钩?

有网友提供的网上截屏显示,@Shine季浩洋5月2日曾经发帖说,“四月份业绩真是丢人现眼,四月店里太忙了,把这茬都给忘了。”

有网友质疑,@Shine季浩洋8月底以“未经证实的不当言论”投诉博主@tomo酱酱,是否跟他为了“冲业绩”,不择手段发布虚假信息有着直接的关系。

独立学者吴祚来认为,金钱的诱惑至少是驱使@Shine季浩洋胆大妄为,信口雌黄,恶意中伤@tomo酱酱的主要原因之一。

吴祚来说,2011年中国北京等地爆发了茉莉花革命,他因为在网上发表了所谓敏感言论,被朝阳警方拘审,并受到威胁。他说,当时他了解到,警察抓一个人,就会有工作业绩积分,与奖金和升职挂钩。

他说:“他们抓一个人是有积分的,放掉一个被抓的人,就浪费三分。他们有这样的一个造恶机制。他们既有这样的造恶机制,然后舆论反映出来,或者出了什么事儿,他们又把这变成个人行为,而不是这种机制或者单位造成的。”

吴祚来说,@Shine季浩洋既是这种机制中的作恶者,也是这种机制的牺牲品,他被新浪微博清退,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网络监督-文革式的告密

中国浙江的网络作家昝爱宗说,网络监督员的举报、投诉的权力,特别有些监督员发布虚假信息,其后果非常可怕,能决定网民账号的生死。这就跟文革时期的告密人是一样的。谁说一句对当局不忠的话,不敬的话,别人就告发了,上边就开始来抓人。

他说:“今天的这些网络监督员,其实也是一种告密。有的是捕风捉影,有的是真的,有的是假的。新浪雇用监督员,就是鼓励群众告群众。”

昝爱宗说,@Shine季浩洋无中生有,妖言惑众,造成恶劣影响,理应根据有关治安管制条例或相关法律法办,但是新浪微博只是把他“炒掉”,甩掉这个“锅”而已。

新浪不惜耗资雇用网络监督员,推出监督员制度,也是迫于中国当局的压力。2017年9月,北京网信办依据《网络安全法》就新浪微博对其用户发布传播的“淫秽色情信息、宣扬民族仇恨信息及相关评论信息”未尽到管理义务,做出最高罚款的处罚决定。

独立学者吴祚来说,社交媒体平台是被逼无奈,迫不得已实行网络监督员制度。他说,在手握“利剑”的中国网信办的威逼下,这些社交媒体平台网站若不能不折不扣地执行网信办的指示,稍有不慎,轻则公司负责人被约谈,警告,限期整改,重则被产品下架,或遭罚巨款。

吴祚来说:“中国的有关部门也随意地对他们进行罚款,或者把他们的老总叫过去审问,敲竹杠子,所以他们也受不了。那么怎么办呢,所以就设置一些特殊的人员来实现自我清理,减少所谓的负面的信息,或者不利于党国的信息,惹怒了某个领导,他们要承担很大的责任,所以设置了这样一些人员,也是迫不得已,大家都在自保吧。”

根据中国网信办的统计,中国网信系统2020年加大了网络执法力度,全年约谈网站4282家,对4551家网站给予警告,暂停更新网站1994家,取消违法网站许可或备案、关闭违法网站18489家。

今年5月8日,在国新办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网信办副主任盛荣华说,2021年的网络“清朗”行动,是进一步“压紧压实网站平台的主体责任”,对违法违规的平台企业强化约谈机制,加大特别是经济处罚机制,以及内部和社会公开通报机制。

政治学博士邱岳首说,中国的社交媒体平台都必须按照当局的要求,部署大量的监督员,在重大政治事件,如百年党庆,国庆,党代会或两会期间,都会更严控网络平台上的各种言论,而那些被各网络平台的监督员,为了配合当局新的要求,会更加卖力,更加积极进行监管。

他说:“我认为,不控制言论自由,就不是共产党。全国上下都必须要跟中央保持一致。今后舆论空间会越来越小,发言的自由度会进一步下降,会进一步开倒车。”

媒体观察人士昝爱宗说,网站平台有时也是迫不得已,必须要按照当局的政治意愿和要求行事。例如,当局说要整顿财经自媒体,网站平台就要对那些经常批评政府的财经制度,金融制度,物价上涨等的自媒体的大V进行封号。他预计,网站平台未来势必更加屈从于当局的压力,招聘更多监督员,再进一步加大审查力度。

独立学者吴祚来预期,在中国当局持续不断加大对互联网管控下,网络平台上的言论自由将进一步受到限制。不过,他指出,具有创造性的网民们,会拐弯抹角地,隐晦地来表达他们的真实想法,或许哪天网友会写出“新甲骨文”,令当局的监管部门一筹莫展。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