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9月 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民主活动人士再被捕!美专家国会作证:香港已面目全非

滚动 国际 港澳台

香港警方国安处周三(9月8日)证实拘捕多名香港支联会领袖,指他们未依照警方要求提供相关资料。多位熟悉香港事务的美国专家表示,自香港国家安全法生效后,自由和开放的香港社会已变得面目全非。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就香港警方国安处指称该组织为“外国代理人”一事到警察总部递交新建要求警方解释理由。(2021年9月7日)

香港警方国安处周三(9月8日)证实拘捕多名香港支联会领袖,指他们未依照警方要求提供相关资料。多位熟悉香港事务的美国专家表示,自香港国家安全法生效后,自由和开放的香港社会已变得面目全非。

上个月底,挥舞着国安法整肃大棒的香港政府将矛头指向每年组织天安门烛光纪念活动的香港支联会。香港警方国安处8月26日致函“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称有“合理理由”相信该组织是“外国代理人”,要求支联会七位常委提供该组织成立以来所有成员及职员资料,提供过去七年该组织涉及美国民主基金会、华人民主书院、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私人助理马克·西蒙(Mark Simon)等中外组织和个人的联络、活动资料。

警方要求提供的资料包括支联会成员和职员的个人资料、任职时间、会议记录以及收入和支出的明细等。警方同时强调,没有遵守规定将可能面临罚款10万港元和监禁六个月。

支联会是香港著名的非政府泛民主派政治组织,于1989年5月21日在香港支持当时中国学运的全球华人大游行中成立。支联会每年6月4日都会在香港组织大规模的集会,纪念六四民主运动,并悼念在六四民主运动中牺牲的学生和市民。

香港支联会9月5日召开记者会公开回应,表明不会按照警方要求提交资料。该组织副主席邹幸彤强调,支联会强烈否认是警方所谓怀疑的“外国代理人”。她批评警方随便指控民间团体为外国代理人,然后引用实施细则要求调查,索取的资料有无限追溯期。

身为大律师的邹幸彤还批评,警方在信件中没有提及任何指控理据、没有列明所涉罪名,连支联会“代理哪个国家、组织都讲不出”。她指责警方毫无理据,做法滥权、不合理。

支联会在9月7日星期二期限当天向警方递交公开信,并再次重申不会提交资料。随后一天,多位支联会成员遭警方逮捕。被捕的香港支联会领袖包括副主席邹幸彤、常委梁锦威、邓岳君和陈多伟。

“香港走上政府专制主义道路”

现任华盛顿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研究员的资深法律学者戴大为(Michael Davis)周三在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在国会举行的听证会上表示,北京花了过去一两年的时间,将一种政府威权主义植入自由开放的香港。

“当我看到发生的这一切,去年发生的事情,令我瞠目结舌,这还真不是瞎编的,”戴大为在听证会上说,“当我们看到阿富汗发生的事,看到塔利班,我的意思是,某种角度来讲,中国不是将宗教极端主义带入香港,而是将一种政府极端主义形式植入一个开放的社会,他们真的是无所不做。”

“我认为,在这场有关民主制度和威权主义的国际争论中,他们为香港带来了一种威权模式,”戴大为说。

戴大为曾在香港大学法学院和香港中文大学任教多年,并长期关注和参与香港公民事务。他认为,香港的根本问题之一来自北京当局保留了对《基本法》的绝对解释权,“这一点从政权移交第一天起就不断困扰着香港。”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委员格拉斯(Kimberly Glas)在周三的听证会上说:“中国政府继续用无情和咄咄逼人的手段迫使香港屈服,完全无视对国际社会和香港人民的承诺。”

“过去一年最令人担忧的发展之一就是香港政府改变了选举规则,要确保民主派人士永远不能参选,更不用说当选立法会议员。从骚扰到监禁活动人士,关闭对政府政策持批评态度的工会,解雇教育界人士,阻止媒体发声,所有这些都应该引起警觉,”格拉斯说。

“香港没死,只是面目全非”

美国智库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负责中国、香港和台湾事务的资深研究员达特(Angeli Datt)也在听证会上说,“香港没有死,只是在国家安全法之下,那块土地已变得面目全非,几乎认不得。”

“在北京实施国家安全法后,香港的镇压活动严重影响媒体和网络自由,”达特说道。

不过,她强调,尽管同样面临自由受到压缩和打击,香港的媒体和网络空间仍与中国大陆的情况有所不同。她说,香港仍有独立媒体的存在,记者同时仍能批判性地报道新闻事件,许多香港的新闻报道内容甚至在中国大陆被禁止。此外,达特提到,香港至今只有六个网站被屏蔽,这与中国大陆防火墙阻挡了数以千计的网站比起来,香港仍具备相对自由的网络空间。

达特还提到香港国安法下,除了一些例外情况,香港大多数的内容审查来自于香港出版商的自我审查,这一点与中国政府下令进行审查的做法亦有不同。

达特在听证会上将香港的情况搬到美国社会会出现什么样的类比,她打比喻说:“在短短一年时间里,《华盛顿邮报》关闭,并删除全部的在线业务,贝索斯和整个报社的高管团队以及资深工作人员都被关押。BuzzFeed出于担忧被报复的恐惧而删除了所有评论文章,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删除了所有超过一年的内容、那些深受欢迎的节目。对香港人来说,北京正瓦解他们曾经自由社会,这就是他们所面临的挣扎对抗的现实。”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香港民主委员会创办人朱牧民在这次听证会上感叹说道,“2019年数百万香港人连续几个星期和平游行的情景吸引了我们许多人的目光,也许我们以后再也不会在香港看到和平抗议游行了。或许最能说明香港公民社会存亡的就是所有的公众和平抗议彻底和突然停止。”

“国家安全法已经证实是打击公民社会最完美的武器,”朱牧民说。“对我和许多香港人来说,公民社会是切身相关的,也是代代相传的。作为香港人,这其实是我们标注历史流逝的方式。”

最近连续两年,港府以疫情为由,禁止支联会举办维园六四悼念烛光集会。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和多名常委此前也因参与未经当局批准的示威活动而被捕。

在香港警方周三逮捕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等四人后,支联会所有副主席及以上的领袖以及大部分常委都被捕,也有多名常委被迫辞职。

在香港社会萧杀的政治气氛下,支联会8月23日召开常委会,七名常委以四票赞成、三票反对通过决议解散支联会。最终是否解散还需要支联会特别会员大会投票决定。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