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8月 3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大力整顿饭圈文化 恐难有实质性改变

滚动 中国大陆

近期中国大陆偶像圈丑闻频出,先有吴亦凡涉嫌强奸被捕,后有张哲瀚被爆精日导致身败名裂。饭圈乱象并非新闻,互撕谩骂,诱骗消费等行为以及饭圈严格的组织性,都早被政府视为眼中钉,并在今年6月誓言进行为期两个月的“清朗行动”整顿。如今清朗行动已到原计划的结束期,打击手段仍然暴风雨一般猛烈。官媒继续在社交媒体口诛笔伐,网信办在8月28日要求取消所有涉明星艺人个人或组合的排行榜单。分析人士指出,除非国家下决心整顿饭圈背后的资本,否则清朗无法清太久,一切都会回归原样。

一个姑娘在北京一家书报亭悬挂的时尚杂志封面前拍照,其中有封面是吴亦凡的照片。(2021年8月1日)

近期中国大陆偶像圈丑闻频出,先有吴亦凡涉嫌强奸被捕,后有张哲瀚被爆精日导致身败名裂。饭圈乱象并非新闻,互撕谩骂,诱骗消费等行为以及饭圈严格的组织性,都早被政府视为眼中钉,并在今年6月誓言进行为期两个月的“清朗行动”整顿。如今清朗行动已到原计划的结束期,打击手段仍然暴风雨一般猛烈。官媒继续在社交媒体口诛笔伐,网信办在8月28日要求取消所有涉明星艺人个人或组合的排行榜单。分析人士指出,除非国家下决心整顿饭圈背后的资本,否则清朗无法清太久,一切都会回归原样。

偶像的溃败和人设崩塌

过去几周内,生活在中国大陆的网民,哪怕再不关心娱乐圈,也多多少少目睹了吴亦凡和张哲瀚的轰然倒下。

2021年8月16日,中国红极一时的知名艺人吴亦凡,被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以涉嫌强奸罪批准逮捕。吴的被捕引发娱乐圈大地震,一时间网络铺天盖地充斥关于他的各种新闻。截止到现在警方没有对案情有任何更新。

另一位饭圈红人张哲瀚闪电般的溃败也堪称近期重量级丑闻。三十岁的张哲瀚因今年二月首播的耽改剧《山河令》迅速走红,然而崩塌的速度同样迅不及防。张哲瀚几个月前被揭露早有女友,却在大众面前伪装“爱读书”和“同志”人设。消息传出,张的团队除了“辟谣”,还状告曾经为他氪金(花钱)的粉丝,并且在社交媒体删除关于他的负面消息,一时大惹众怒。执著的黑粉扒出张2019年曾在日本和右翼分子一同参加友人婚礼,之前还多次前往靖国神社留下自拍。消息传出,张哲瀚火速道歉,却已无力回天。张一夜之间遭到众多广告商抛弃,在社交媒体销声匿迹。他的作品也立刻遭各大网站下架,就连母校上海戏剧学院也将他从杰出校友名单中剔除。

4月底,“选秀打投牛奶被倒沟渠”视频引发巨大舆论关注。视频中,选秀节目《青春有你3》的粉丝为给偶像投票,雇佣工人扫描赞助商蒙牛牛奶瓶盖下的二维码,然后将开瓶牛奶倒入水沟。随后,面对舆论压力,爱奇艺、《青春有你3》节目组及赞助商蒙牛真果粒纷纷发布了道歉声明,节目戛然而止。

时钟回拨到今年年初,顶流女明星郑爽因为和前夫分手,流露出抛弃二人在美国代孕的一双子女的意向。消息传出,大众哗然,惊讶于先前红得发紫的大明星居然如此狠心。郑爽瞬间被金主抛弃,大批平台下架她的作品,可谓身败名裂。8月27日,上海税务部门公布郑爽逃税案件细节,对郑追缴税款加罚金总计2.99亿元,人民日报用“咎由自取”形容她的下场,新华社评论说“案件查处彰显公平正义”。

再之前的2020年2月,肖战的粉丝制造了当时饭圈最大的历史事件,也就是所谓“227事件”。起因源于一些肖战粉丝发现同人小说网站AO3收录了一篇关于肖战的小说《下坠》,里面肖战被描绘为一位患有性别认知障碍的发廊小姐。肖粉认为小说有意侮辱肖战,于是向中国政府网监部门举报平台涉黄,导致AO3最终在中国大陆遭到屏蔽。事发之后,网民怒不可遏,开始轰轰烈烈反击肖战粉,抵制肖战和他的代言产品,肖战粉也从此在不少人心中留下不可理喻的疯子形象。

政府誓言整顿饭圈乱象

早在2020年9月,中央网信办就曾点名“饭圈”问题,称新浪微博、豆瓣网、超级星饭团等6家网站平台存在大量诱导未成年人参与应援打榜、大额消费、煽动挑拨青少年粉丝群体互撕谩骂的不良信息和行为。

今年3月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宋文新建议整顿“无底线追星”行为,表示艺人走红应靠作品而非流量。她说,“无底线追星”中的“私生饭”(粉丝跟踪探班偶像行为)和饭圈互撕,破坏了社会秩序,超出了饭圈文化的合理边界,需要大力整顿。

短短两年前,饭圈还一度被官方媒体捧为宠儿。2019夏天香港人走上街头的“反送中”大游行,让不少大陆年轻人觉得愤怒而不可理解,纷纷涌向推特,脸书,Instagram等社交媒体,大量留言和谩骂,高喊要给香港人上一节爱国主义教育课。2019年8月,央视新闻联播特地点名赞扬“饭圈女孩”,“帝吧网友”,“海外留学生”,称他们“汇聚成强大的正能量呵护和力挺香港”。

今年4月18日,新华社发文点名批评了几家知名音乐平台,以打榜、闯关等方式诱导未成年粉丝多次消费,尤其不少粉丝都是没有经济来源的学生。

家住北京的白领李洛,年轻时追韩国明星多年,算是曾经的饭圈中人。她告诉美国之音:“中国流量明星的德行配不上他们挣的钱。相比之下,韩国那些艺人其实是挣得很少的。所以像中国现在这个产业确实是有问题的,这些流量明星的演技啊,唱歌啊,都配不上他们的收入。其实整顿就是打击这些流量明星的高薪,去年就开始了。打击一下也好,他们确实不值那些钱。”

2021年6月15日,国家网信办再次出手,宣布针对粉丝群体一段时间以来互撕谩骂、应援打榜、造谣攻击等破坏网络生态、对未成年人身心健康造成不利影响的问题,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2个月的“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

旅居美国的文化评论家马建国(化名)这样对美国之音评价整顿的动机:“政府肯定是要控制饭圈的。因为饭圈这些年轻人的思想不受控制,没有按照他们那种统一的思想,意识形态规划来做,不在他们的框架里面,而是受资本和他们的自身欲望支配,所以很容易走向所谓的歪门邪道。如果不加以控制,很可能发展出一种异己的力量。”

家住成都的小卉(化名),喜欢肖战但是并不疯狂追星。她告诉美国之音,吴亦凡事件确实太严重了,所以政府决心整顿饭圈。“站在当局的位置上,整顿饭圈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很显然大家也都觉得这个有点像整风运动了”,小卉说。“政府没办法完全解散这些粉丝们,他们需要这个力量,需要把青少年归拢在他需要的主流价值观下面。但是他们又不希望有民间的组织跳出来进行治理。因为来治理行业乱象的应该是政府,而不是别人。如果你做了这个事,你一定程度上就成了工会。但是工会不是受欢迎的组织。”

6月中,网信办公告一出,紧接着腾讯、抖音、微博、豆瓣等公司公开发布声明,宣布打击无底线追星行为,连民航局也表示将严打粉丝机上追星。除了各大公司,明星们反应速度也相当快。杨颖、白敬亭、蔡徐坤等超过200位明星的粉丝后援会第一时间发布理智追星的声明。

粉丝追星的大本营平台之一豆瓣,从6月23号开始每周发布一起“处罚公告”。最新的一期8月20日公告显示,豆瓣在过去七天内,删除违规和不良信息30834条,禁言违规账号196个,关停和解散问题小组7个。

七麦数据是一家位于北京的移动产品商业智能分析平台。根据七麦数据发布的监控信息,今年8月份以来,多款追星应用从应用市场下架。其中“超级星饭团APP”、“魔饭生pro”、“桃叭”,“Owhat”等应用于8月10日2点集中从苹果应用市场下架,至今未恢复。其中“桃叭”已有用户虽然还可以继续使用,但是部分功能比如集资众筹遭暂停,APP首页还出现了“党建学习”等内容。

然而,熟知粉圈的人士指出,这些APP的漏洞依然存在,比如一些针对未成年人的集资功能在被禁止后,用户仍然可以轻松通过改变年龄恢复使用。

官方敲打步步紧逼。8月12日,人民日报列出“清朗行动”的战果:累计处理负面有害信息15万余条,处置违规账号4000余个,关闭问题群组1300余个。从8月20日开始,央视微博官号连发五篇“央视网评”,高喊“饭圈文化该驱邪扶正了”,“流量明星注定成流星”,“被透支的粉丝经济该治一治了”,连篇累牍抨击饭圈乱象。

清朗能够清多久,饭圈未来在哪里?

“现在大家在网上追星基本的气氛就是,说话小心,谨言慎行”,一位不愿意透露真名的浙江饭圈女孩这样告诉美国之音。

小卉说,她这几天在和朋友开玩笑说,看哪个明星的后援会率先成立党支部。她对美国之音说:“短期内这个风向还是很明白的,大家也意识到了,就是要老老实实,安安生生,不要激动,不要闹,闹是不被受欢迎的。”

淡出饭圈的李洛觉得饭圈归根到底还是不太容易被整顿,因为追星作为一种文化不可能消失。她说:“维持住饭圈的人,是饭圈自己。大家追星,其实追的是想象中的那个完美的形象,并不是明星那个真实的人,但是其实是一种文化。你看日圈,全民都在追星,七八十大妈都在追星,能喜欢很多很多年,SMAP多少年了还在开演唱会。你可以把吸引未成年人花钱那些东西去清理一下,引导一下,仅此而已。但是追星本身是深入人心的一种文化,你没有办法把它彻底取缔掉。”

总部位于北京的数据服务商艺恩2021年发布的行业报告称,偶像经济处于年轻态娱乐产业核心。2020年中国偶像产业总规模超1300亿元,偶像广告代言市场估计180亿元,明星周边衍生品市场约370亿元。粉丝以一二线城市95后女性为主,约50%为学生,73%月消费在2500元以下。

作为最直接展现饭圈刀光剑影的基地新浪微博,超过85%的营收依赖广告。明星在微博上的表现直接代表着其曝光度和价值排行,而微博超话、热搜等,是粉丝控评、引战、黑粉攻击的主要战场。

8月27号,中央网信办再次下重拳,通知要求取消所有涉明星艺人个人或组合的排行榜单。截止本文发稿,微博超话的版块依然存在,但是曾经作为衡量明星热度和人气,让无数不辞辛劳打榜的“数据女工”努力耕耘的基地-“明星超话排行榜”,已不见踪影。抖音和快手也同样下架排行榜。

8月25日,爱奇艺创始人龚宇表示,爱奇艺取消了未来几年的偶像选秀节目和任何场外投票环节。

马建国认为,整顿的效果和结局,要看政府是否能对资本下狠手。他对美国之音说:“只要政府能把资本整顿掉,他们当然就能整顿掉这些小屁孩的思想,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他们背后是资本的力量。而现在政府对资本的打击,大家都已经看到,是极其残酷,前所未有的。所以我觉得他们会很容易的把这个问题解决掉。当然前提是完全不顾及文化工业或者娱乐工业的利润。对他们来讲,最重要的不是利润。如果利润跟统治有冲突的话,他们当然要放弃利润。”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