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8月 2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异议艺术家黄国才国安法下出走台湾 逃避共产党秋后算帐

滚动 港澳台

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制订的《港区国安法》实施超过一年,香港言论表达自由及公民社会大受影响,多位资深传媒人以及政治人物相继离开香港。过去10年多次在六四周年、7-1游行及反送中运动游行集会,创作讽刺时弊的视觉及行为艺术的香港异议艺术家黄国才,7月底离开香港出走台湾。

香港异议艺术家黄国才,7月底离开香港出走台湾,他坦言这次出走是逃避共产党及亲中传媒的秋后算帐 (美国之音/汤惠芸)

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制订的《港区国安法》实施超过一年,香港言论表达自由及公民社会大受影响,多位资深传媒人以及政治人物相继离开香港。过去10年多次在六四周年、7-1游行及反送中运动游行集会,创作讽刺时弊的视觉及行为艺术的香港异议艺术家黄国才,7月底离开香港出走台湾。

黄国才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这次出走是逃避共产党及亲中传媒的秋后算帐,他形容这次不是香港人的移民潮,而是“走难”的出走,带着惶恐及诀别的心情,希望在民主自由的台湾,继续用艺术的方式去反抗,为香港发声。

51岁的香港异议艺术家黄国才,过去10年多次在六四周年、7-1游行及反送中运动游行集会,创作讽刺时弊的视觉及行为艺术。

异见艺术家黄国才被亲中报章点名批评

去年《港区国安法》实施第一日的7-1游行,黄国才穿上一身花恤衫、戴上帽子,以“血拼”为名,打扮成中国大陆的“豪客”,手持多个写上与国安法罪行相关汉字的百货公司购物袋,包括颠覆、分裂、勾结、外国势力等,用行为艺术的方式,表现香港人甚至是居住在香港的外国人,对实施国安法的不安。

2019年10月黄国才曾应邀到维也纳出席TED Talk,讲述当时处于白热化阶段的香港反送中运动。

今年3月由北京驻港机构中联办控制的香港《文汇报》、《大公报》,一连几日发表文章批评黄国才以香港多个艺术团体,指责他们利用公帑制作“反政府、美化黑暴和港独的所谓艺术作品”,文章甚至指他们有违反《港区国安法》之嫌。

香港异见艺术家黄国才2020年7月1日,香港国安法实施第一日,在铜锣湾以”血拼”为名,打扮成来自中国大陆的”豪客”,手持多个写上国安法相关罪名的百货公司购物袋,表现对实施国安法的不安 (美国之音/汤惠芸)

国安法实施后“疯乱及无法无天”

今年8月3日黄国才在社交网站上载一段黑白影片,并附上中英文的帖文,向香港道别。

黄国才接受美国之音长途电话访问表示,国安法实施之后,不断有秋后算帐的情况发生,他形容是“疯乱及无法无天”,过去香港人认识的法理已经完全崩溃。

黄国才说:“就是M+(博物馆)那样,艾未未那套‘中指’的艺术作品,都是国安法之前收购的,即是十几年前2012年的时候,即是这些党报的喉舌《大公报》、《文汇报》,都会攻击它们。我在说的不只是攻击个人啊,还有攻击这个《大馆》,或者是M+(博物馆)这些大型的艺术机构,这样然后讲到它们好像涉嫌违反了国安法那样,即是会回到过去,所以在这样‘疯乱及无法无天’的状态之下,我就觉得理性逻辑已经……以及我们过去认识的法理已经完全崩溃了,在香港。”

黄国才坦言,国安法之下他过往10年在游行集会创作的行为艺术,已经是时代的终结。

黄国才说:“如果还是在香港,譬如做这种我过去常做的、即是2011年开始,即是做一些游行上面做的行为艺术,根本就已经是这个时代的终结,所以我已经是,可以这样说:金盆洗手了。”

担心国安处按中共喉舌秋后算帐

黄国才表示,他曾经被《文汇报》、《大公报》点名批评,过往香港人不会关注这些中共喉舌的,但是国安法之下的新时代有所不同,他担心警方国安处会根据这些批评他的文章秋后算帐。

黄国才说:“你会看到譬如国安处,它就会跟着这个《大公》、《文汇》曾经报(道)过出来的人,进行一种好像报复式的追杀那样的状态,即是不讲理由的,亦都譬如我举个例,最近说那个言语治疗师工会的《羊村》绘本(属于煽动刊物),它之前都是被《大公》、《文汇》点名过的,所以跟着然后就会这样去、即是跟着好像是TOP 10(十大)通缉犯那样,去抓这些人,你会看到是非常之不寒而栗,即是这个状态,因为它是一个不讲道理,也是它(当局)跟着一个报纸去做(执法),你说那个报纸背后是那些指示呢﹖很可能是港澳办,即是已经不是香港我们理解的机制,而是来自一个外部的力量了。”

黄国才2013年参与七一大游行,他当年制作了一个概念来自日本漫画、9呎高、全身红色的”进击的共人”纸制机械人, 代表一股很强大的、具有摧毁性的力量进击香港(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传媒及公民社会大受影响

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制订的《港区国安法》实施超过一年,香港言论表达自由及公民社会大受影响,最大型的异见报章《苹果日报》,6月底被逼停刊,成为国安法下首家被逼结业的传媒。

主打深度报道的香港收费网媒《端传媒》8月初宣布,将总部搬到新加坡,成为第一家在国安法下将总部迁离香港的网媒。

成立48年的全香港最大教师公会、拥有接近10万会员的教育专业人员协会(简称教协),以及成立接近20年,全香港最大型的民主派组织平台民间人权阵线(简称民阵),8月中亦相继宣布解散。

另有多位资深传媒人在国安法实施后相继离开香港或者宣布搁笔,包括在香港生活超过35年的香港电台英文节目《The Pulse》前节目主持人、香港外国记者会前主席韦安仕(Steve Vines)最近离开香港返回英国;著名财经报章《信报》创办人之一林行止,7月底亦宣布与读者道别,引起各界关注国安法下香港新闻言论自由还剩下多少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苹果日报》的结业,以及教协、民阵解散前,都有受到亲中传媒《大公报》及《文汇报》的大肆批评。

黄国才:一个西方模范城市的悲剧

黄国才形容,《港区国安法》实施之后的香港,是一个西方模范城市的悲剧,在短时间之内急速崩坏,他形容是一个“大撤退的时代”。

黄国才说:“很明显是看到一个城市的悲剧来的,在人权自由及人权方面,是一个‘大撤退的时代’,以及一个、我可以这样说:是一个西方的模范城市的一个悲剧,看着它急速崩坏,一个西方的模范城市,很短时间那样急速崩坏,这件事情我觉得绝对是所有西方国家,以及西方的城市要紧慎、密切地留意以及观察,因为在香港发生的事,表面上就好像离它们很远,对西方城市及国家来讲,但是其实香港在面对的,就是那种中共的系统,那个系统渗透、系统的破坏、系统的转换,是可以发生在很短的时间。”

黄国才表示,他告别香港的一段黑白影片,是希望带出一种旧香港人,优雅地离开的身影,他认为,国安法实施之后,大批香港人包括他离开香港,不是香港人的另一次移民潮,而是“走难”式的出走,影响一整代的香港人,他们是带着惶恐及诀别的心情出走。

黄国才说:“今次这个我不会叫它做移民潮,因为很明显是看到一种好像‘走难’那样的出走的状态,离开了的人他心里面是充满了惶恐的,即是整个过程都是,不是好像之前那样,只要离开到(香港),跟着‘坐移民监’,跟着就会回来香港旅行一下,今次这个是整个状态是影响整一代的香港人,他们离开的时候是一种诀别,或者是一种永别的状态,所以在那个作品里,我就用一种悲情的,以及一种带有浪漫主义的音乐,例如手风琴,里面的影像都是尝试表达这种失去的爱,即是例如同自己的一个影子跳舞,跳这个华尔滋,尝试去表达那种对这个城市的爱。”

逃避共产党离开香港

黄国才表示,香港是一个迁移的社会,他的祖父辈是逃避共产党移居香港,他这次离开香港亦是逃避共产党。

黄国才说:“不光是说现在2021年的政治风波,即是‘后反送中’的风波的,而是我们整个香港都是充斥着一种这样的‘移动的人民’,即是可能我们的前一代是即是逃避共产党,跟着现在到我了,我都是逃避共产党的,我都是在做我前一代的人、我阿爷(祖父)、我阿公(外公)经历过的事,所以这个其实才是香港的主轴,即是可能隔一代又要走了,或者是不断地迁徙,所以那个作品其实对我来讲,即是我自己过去做的作品,以及我将来做的作品其实是没变过主题,只不过现在就多了一个政治的色彩在那里。”

黄国才表示,选择出走台湾是因为当地的人文风貎,多元的文化空间,他亦需要去一个地方,他的模样跟当地人一模一样,方便他融入社会也减少种族歧视所带来的各种不便,而民主自由的台湾,亦是吸引他的地方,亦是他可以为台湾朝向国际化作出贡献。

黄国才说:“至于自由民主那边更加不用说,即是我想整个东南亚来讲,即是最有自由民主的就是台湾了,就是因为它有这个民主的制度,允许即是多党的存在,亦有多党的更替,而且更替了几次啊,不是一党专政可以专政了70年,好像日本那样,不是这样的民主,至于很多方面我的未来都可以在这里有贡献,因为我的背景都可以这样说,是属于比较偏向国际的经验,变成在(台湾)社会上我都可以有所贡献,因为现在台湾就是正正朝向这种国际的发展。”

继续用艺术方式反抗为香港发声

黄国才坦言,台海局势的动荡亦是他关注的问题,中共下一步会否对台动武受到国际关注,他会继续用艺术的方式去反抗,同时为香港发声。

黄国才说:“香港就已经是一个占领区了,在我眼中,我是一个艺术人就做好自己的岗位吧,用艺术的方式去反抗,即是我来到这里(台湾),虽然我是逃避共产党,但是我来了这里就不会忘记香港的一切,即是我幻想在香港还有一个Kacey Wong、黄国才,现在被困着在香港那里出不了来,我在这里相对自由的地方,我们讲些什么说话去帮它(香港)发声呢﹖这个就是我往后的工作了。”

黄国才今年六四32周年亲手制作的“烛光有罪”,他形容是一种社会雕塑,盛载着数以十万计香港市民,悼念六四死难者的心意 (美国之音/汤惠芸)

支联会续被亲中报章追击

继教协、民阵解散之后,亲中报章《大公报》上星期五(8月20日)引述消息人士透露,支联会或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警方正积极跟进调查,更将调查范围扩展至其会员团体,在取得足够证据后,将依法启动取缔程序。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回覆香港传媒查询表示,支联会目前无解散的决定,执委会本身亦无权决定支联会是否解散,需要开全体大会决定,她又表示,支联会一向有定期开会商讨不同事项,但会议内容不对外透露。

黄国才过往在香港亦多次创作悼念六四事件的艺术品,希望保护这些历史,不让当权者清洗历史及记忆。

今年六四32周年,黄国才离开香港前,以过往多年维园六四烛光集会收集的用剩蜡烛,制成新作品“烛光有罪”,并与一家童装店合作,六四当晚让市民到店内领取这些特制蜡烛,以创新、合法、灵活的方式悼念六四死难者。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