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3月 2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专访余文生律师之妻许艳:我们只想得到应得的公民权利

滚动 推荐 中国大陆 不平则鸣

3月29日,博讯新闻网记者对余律师的妻子许艳进行了专访。

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于2018年1月19日被中共当局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2019年5月9日,余律师被羁押近一年半后在徐州法院被秘密判刑四年。2021年1月14日,余文生的妻子许艳终于首次与自己的丈夫透过视频会面。对于被无理剥夺了三年合法探视权的许艳来说,这是非常艰难而又终于迎来希望的一刻。3月29日,博讯新闻网记者对余律师的妻子许艳进行了专访。在采访过程中,许艳指她只希望余律师能得到一个公民应得的合法权益。

“我很担心余文生是否能被如期释放”

在余文生律师的案件中,他及其家属几乎被剥夺了全部的法律权利,包括律师辩护权、会见权、家属知情权、户口所在地关押权及开庭的相关权利,他被秘密开庭秘密判决秘密换监狱。而现在获得的探视权是许艳守在监狱外面三年才换来的会见。

据悉,余文生律师被投到离北京1045公里外的南京监狱后是有2个月集训期的,2021年3月27日是2个月集训期期满。按照中国法律,集训期后余文生律师拥有可以拨打亲情电话的权利,他也告诉许艳自己会争取此事。而许艳仍未收到关于亲情电话的任何消息。

但是相对于探视和亲情电话,许艳明确表示,目前最担心的是2022年3月1日,余文生律师能否顺利的回到北京的家里与妻儿团聚。许艳称,被监视被限制行动被剥夺了那么多公民权益,她都可以努力去争取,勇敢的为丈夫发声,她知道余文生是无罪的,她相信自己的丈夫不可能做出违反人道之事,所以她坚持在这条路上努力,只为了期盼正义的降临,但目前为止,她和余文生都没有得到公平公正的对待,因此她非常担心余文生的释放问题,她也由此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余文生释放问题,呼吁中国政府和司法不要再无视公民的合法权益。

“中国司法何时才能归还公民的合法权益”

余文生被羁押了两年七个月后,他的辩护律师才第一次成功与他会见,这个时候他的右手已经颤抖至无法写字,据余文生自己描述,当时一审的上诉状都是他用左手写出来的。事后许艳及辩护律师立即要求公开余文生第一次到徐州看守所时的体检表及右手颤抖和治疗的相关记录表,但监狱方拒绝答复。

2021年许艳两次与余文生见面,发现他的右手越发严重,甚至连吃饭刷牙都没有力气,也从而导致余律师的牙齿已经脱落了四颗,其他的牙齿也松动的厉害。但不管是徐州看守所还是南京监狱都没有为他提供合理的治疗方案。许艳告诉博讯新闻网的记者,“我曾经申请过保外就医,因为余文生的身体状况非常差,已经符合保外就医的基本条件,但监狱方拒绝了我的要求,而且仍然没有为他提供合理的治疗,两次见面,他的病情更加严重了,他现在吃饭都只能往嘴里扒拉。”

许艳在谈及余文生的身体状况时一度哽咽,她称余文生律师只是履行了律师的职业权和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权,这些都在法律范围内,但他却遭受了这么严重的判刑,现在她只希望余文生可以获得合理合法的对待,只希望他健康。许艳在描述自己的维权之路时也表示,实际上我只希望中国政府能够立即回到法律和人道的这个轨道上来,至少给他治疗身体,或者允许我们去为他提供治疗条件。

“在压迫中坚持出一条属于正义的路”

中国的维权之路一直都是艰难的,违法拘捕、久拖不判、秘密审判……余文生律师被逮捕之后,他的微博、微信和博客迅速被封,所有与“余文生”三个字相关的内容全部无法发送,包括拼音“yuwensheng”都被屏蔽了。这三年多,许艳几十次到达各部门现场或提交书面申请书中的材料,但是基本都没有答复,有时甚至连大门都无法进入,这意味着,余文生被羁押后的两年零七个月,他的家人都未得到任何与他相关的消息。

不仅如此,许艳被多次传唤、限制出门、威胁恐吓,警察守在楼下或跟踪或监视,余文生家人的日常生活被严重影响。但许艳仍然勇敢的面对一切困难,坚持为自己的丈夫发声、争取合法权益。

在终于可以跟自己的丈夫见面时,许艳不允许自己哭泣浪费时间,她必须告诉余文生,在外面她在等他爱他,她会一直为他可以获得自由而努力;她想要告诉余文生,很多人关注她鼓励她对她伸出援手;她还要告诉余文生,马丁·恩纳尔斯人权奖有了他的名字。可是监狱的警察直到这个时刻仍在威胁他们,“如果再聊到不该说的话题,我们将掐断你们的电话。”什么叫不该说的什么叫该说的,难道正常的说话内容都需要经过批准了吗?

谈及曾面对的压迫,许艳告诉我们:“现在回想起来,这几年面临了很多困境,但我一直相信余文生律师,我觉得他失去自由的每一天都非常的不公平不法制,我会一直努力为他争取早日获得自由,这三年多再难我都一直坚持。我感谢这么久以来各界对我的帮助,我能坚持到现在离不开大家的关注和鼓励,我非常感谢你们,我会一直为了正义而努力。”

也许她面对苦难的时候也哭过、彷徨过、无助过,也许她无法在困境中开出一朵希望的花,但她心中有爱、身边有援手,那她就是勇敢而充满力量的。

最后,许艳表示,她会一直往前走,也希望与她有相同遭遇的维权人士可以坚强勇敢理智,在法律范围内拿起法律的武器争取每一项应得的权益,在国际社会上为自己发声,为正义发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