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3月 1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李智一:当媒体丧失新闻自由后 真相无人可知

滚动 大众观点

在如今这个媒体已成为权力监督者的时代中,新闻自由被剥夺后,还有谁能告知我们真相究是什么?

缅甸军方目前正在频繁的切断网络,试图让民众“噤声”,让人不禁想到,军方上周借由国家电视台之口,封杀身处缅甸的独立媒体公司,吊销其营业执照,抓捕其员工。缅甸当地的新闻自由已蒙上一层浓厚的阴影,新闻自由的丧失让众人不安。在如今这个媒体已成为权力监督者的时代中,新闻自由被剥夺后,还有谁能告知我们真相究是什么?

3月8日,缅甸国家电视台宣布吊销DVB、7 Days、今日缅甸、Mizzima以及Khitthit media这五家独立媒体,电视台宣告,政府已失去耐性,会在尽量减少伤亡情况下平乱,许多寻求安定的人要求以更有效措施对抗骚乱。今日缅甸、Mizzima均表示即便面临被杀或者被关的风险,依旧会报道军方在全缅甸犯下的巨大罪行,也会反对军事政变并争取恢复民主。这番表态让人感动却又不安,感动的是他们在被封杀后依旧在进行身为一个媒体人的工作,真实的记录历史,不安的则是不知道或许会有人为此付出生命。

虽然新闻报道可能存在不客观,但真相永远不会被左右,有媒体人坚持报道真相,同样有人为新闻自由发出呼吁,英国驻华大使吴若兰近期发表文章称,很多中国记者和企业都支持给予传媒更多的空间自由,她说,在英国,传媒被称为“第四权”,记者能够采访政治人物,提出尖锐问题,为弱势群体发声。

而中国外交部却对此报以恶意,认为这篇文章是“不当文章”,在“刻意混淆新闻诽谤和新闻监督”。那什么是真正的新闻监督?近期在国际间越发引起关注的新疆人权状况,BBC此前透露新疆再教育营的大规模人权侵犯行为,除了被迫劳动外,甚至有性侵、酷刑等行为,令人震惊,中国外交部同样以“假新闻”定义这一使国际震怒的事件。

即使中国官方出来“澄清”,多数国家还是认为再教育营的黑幕是存在的,为什么?因为这是由具有新闻自由不受政治压制的媒体揭露出来的,因为国际人权组织想要去新疆调查却被中国以各种理由拒绝而产生的怀疑。

中国媒体时时刻刻都在报道新疆“安稳”的现状、再教育营“歌舞升平”的现状,却依然有很多人不相信,为什么?因为中国的媒体受政治把控,因为他们是中共的喉舌,他们想说的话不是自身想说的,而是当局想说的,一旦说出了当局不喜的话,将会遇到无法生存的困境。

民众对于新闻媒体对信任,不光报道了多少引人注目的事件,更多的是在意报道的真实性,媒体的口碑不是几次报道就能形成的,而是日积月累才能体现出公正。如此之下,如何让众人相信BBC的报道是虚假的?就如驻华记者协会3月初的报告称,中国去年采用各种行政手段、包括监控系统来骚扰和恐吓外国记者、他们的中国同事,以及外国媒体试图采访的对象。尤其是在涉政治的话题上,根本找不到采访对象,甚至所有话题都被政治化,连做文化方面的报道也越来越难。

打铁还需自身硬,如果想要自己说的话获得国际认可,那就需要有被国际认可的宣传媒介,让媒体有新闻自由的权利,不代表国家就不能正常运行,除非这个国家都是谎言。

国际关注中国新疆再教育营是否真的具有恶劣的侵犯人权的行为,中国借由“这是本国内政”确实可以拒绝国际调查,并对民众洗脑,让其成为墙内的“愚民”,接触到的是政府掩盖后的“真相”,这样的“愚民”看似能为国家提供无脑忠诚度,却对国家和个人的发展没有任何意义,民众会长久的身在局中却不知自己的悲哀,人权则再无可言之处。

倘若一日墙内的民众纷纷走到了墙外,他会去思考到底哪一个是真相,会发现原先以为的真相可能是谎言,这样的国家还能稳固的存在吗?当人们为了真相、为了自由民主而抗议时,国家机器的震慑也只能是一时的。就如缅甸军政府一直说去年大选舞弊,因此现在才接管国家,但是为什么民众会反抗会示威?因为他们不相信军政府所说的原因,民众现在抗议的,是独裁和谎言。

媒体需要新闻自由,真相并不可怕,新闻自由也并不是威胁。于民主国家来说,新闻自由是必须存在的,媒体是大家约定俗成的第四权,它可以对另外三权起到监督和制衡的作用;于集权国家来说,监督权同样有效,对于当政官员,肃清作风、避免贪污,这不正是中国共产党长久以来一直想要的官场吗?媒体自由,才能帮助国家进化,只有民众“开智”,才是社会“留精华、去糟粕”的开端。

另一方面,媒体也需要保证新闻自由建立在真相之上。上文说了在民主社会,媒体是监督者,但媒体同样需要被监督,一旦监督者没有了约束,权力过大,无论是什么样的社会制度,都容易滋生假新闻。目前,能够管控媒体新闻自由的法规少之又少,如果新闻自由被管控,那是否还存在新闻自由呢?

因此,民众的监督是必不可少的,媒体常年累月的新闻报道造就了其自身的口碑,值得信任与否也是其生命力强弱的重要因素,故想要成为一颗常青藤,就要有报道真相的使命。此外,权力与责任共生,监督权越重要,那肩负真相传播的责任便越重要。无论是政权干涉行为还是媒体本身迷失行为,都会影响新闻自由,一旦丧失新闻自由后,真相无人可知,只会人人质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