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3月 1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考不上本科智商有问题? 中国的招聘鄙视链

滚动 中国大陆 社会万象

近日,一求职者申请杭州某大数据公司的产品运营岗位时,招聘人员询问其大学学历,并表示他们只招收二本以上的统招,而且居然说“考不上本科的都是智商有问题”。

考不上本科智商有问题? 中国的招聘鄙视链

近日,一求职者申请杭州某大数据公司的产品运营岗位时,招聘人员询问其大学学历,并表示他们只招收二本以上的统招,而且居然说“考不上本科的都是智商有问题”。多位维权人士认为,中国就业市场的学历歧视只是表象,背后是阶级固化的现实和对个体尊严、价值和潜能的漠视。

3月16日晚,涉事公司CityDO集团在其官方微博(@城市大数据运营)发布声明称,此事系员工个人不当言论,CityDO 官方反对该言论并向公众道歉;此外,该员工已受到批评教育及处理。

很多微博网友并不买账,认为处理太轻,要求公开招聘者信息,“数千万专科生联合起来,起诉这个人明目张胆歧视与侮辱”,“庙小规矩大,池浅王八多”,“我是三本,我不配活着”。目前微博话题浏览量为6.4亿,讨论量已达2.5万。

一位因安全原因不愿公布姓名的制造业工程师季先生认为,就业市场的学历鄙视链早已是见怪不怪,心照不宣。他的单位里,没有学历的求职者只能通过外包成为临时工,不时受到上级的辱骂和霸凌。

“大公司招人表面上不会写:我只招985和211,或者王牌专业大学生。它只会在面试过后把二本、三本毕业生的简历扔掉。这位HR内心是有优越感,他认为人是分等级、分阶级的。”

考不上本科就是智商不高吗?招聘者有意无意地抹去工作能力、家庭背景和地域,以学历为名,粗暴地关闭掉机会窗口,伤了无数求职者的心。

多次揭露北京律协面试黑幕的实习律师李庆亮深刻体会到,赵家人无需学历加码,学历歧视本质是对寒门子弟的歧视,有人一出生就输了高考:

“国内大部分活都是狗都能干,不需要智商和能力。名义上说学历歧视,其实就是关系或者阶级歧视。所谓学历,就是给贫民老百姓的孩子制定的。还有年龄、性别和户口歧视……中国还没有走出中世纪,还是等级社会,相当于印度的种姓制度。”

季先生分析说,共产党一手开创的互害社会里,缺乏西方文化中人人生而平等的常识和底线,从就业到相亲市场无一不是如此。底层人在修罗场里,抢夺被利益既得者吃剩下的资源,互相倾轧,彼此攻讦。

虽然中国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达54.4%,但毕业于一流院校的毕业生只是凤毛麟角,教育资源的分布显著不均。经济学家罗斯高(Scott Rozelle)在2017年的演讲中提到,“63%的农村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

2020年,中国双一流高校共计137所,招收本科新生人数在64万左右,仅占1071万高考考生中的6%;211大学有112所,招收本科新生56万左右,录取率为5.2%;985高校有39所,招收20万名左右新生,录取率仅为1.9%。

出生于山东晏城姜屯村的李庆亮,父母皆是农民出身。他从乡镇学校拼命苦读,考到西北师大,再考到上海财经大学的研究生,交不起一年一万元的学费,只好办助学贷款,身边更多的亲友更是做梦也迈不进大学的门槛。民办老师们一边种地一边教书,只会写字和加减乘除。

位于甘肃兰州的西北师大是一所二本公立师范学校,大多是平民子弟,他到了上海才开始和权贵子弟成为同学,“最大的问题,就是穷。你完全是靠一己之力,才考上研。城市的孩子看个外国电影,英语迅速提高;你这里连生活费和辅导读物都付不起。”

在求学路上,李庆亮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智商和才华,在社会阶层的坚冰面前是如此单薄,但他坚信“大器免成”,煤球在哪都是黑的,金子一定会发光。

“这种阶层固化,就是把农村聪明人的上升通道斩断,把城市的废物推到高位了。比如贾平凹的闺女贾浅浅,即使父母再牛、上再好的大学,废物还是废物;农民的孩子如果特别聪明,上一般大学,聪明还是聪明。《周易》不是说‘大器免成’吗?天才在哪都是天才。”

两会期间,中国政协委员白岩松曾表示,中国九成大学生都毕业于非双一流高校,大量优质教育资源却集中于名校,应该给予非名校生更多关注和资源倾斜。

“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也强调,增强职业技术教育适应性,深化职普融通、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探索中国特色学徒制。

长期关注就业歧视的旅美公益人士杨占青指出,随着习近平建立内循环和科技强国的野心铺展,人才需求有从唯学历论转向“大国工匠”的倾向,“想要不被外国卡脖子,就要有创新精神,但是国内的大学生高分低能,不允许你有独立思想,还不如学点技术。”

“技术工种还是得由老百姓的孩子干,权贵的孩子吃不了这个苦。如果不能形成精英循环的社会,通过各种歧视,让底层的能人上不去、高层的废物下不来,老百姓的孩子想改变命运,就只有造反,改朝换代就是必然的。”李庆亮说。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