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8月 1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民营企业家李怀庆案遭重判 “打黑”还是“掠夺”?

推荐 不平则鸣

2021年5月,重庆民营企业家李怀庆之妻包艳发文呼吁各界关注李怀庆案,并透露李怀庆已被重庆当局重判,目前家属及律师的探视都困难重重!据了解,包艳曾于4月29日早前往看守所为李怀庆存衣物,却被告知其已被投劳,包艳称那天“是怀庆55岁的生日!看守所里第四个生日,结果看守所告知今天怀庆早已投牢了,具体哪里他们居然说不知道!投牢也拒不通知律师和家属,作恶的人继续在作恶!”

2021年5月,重庆民营企业家李怀庆之妻包艳发文呼吁各界关注李怀庆案,并透露李怀庆已被重庆当局重判,目前家属及律师的探视都困难重重!据了解,包艳曾于4月29日早前往看守所为李怀庆存衣物,却被告知其已被投劳,包艳称那天“是怀庆55岁的生日!看守所里第四个生日,结果看守所告知今天怀庆早已投牢了,具体哪里他们居然说不知道!投牢也拒不通知律师和家属,作恶的人继续在作恶!”

目前,包艳等亲属仍未被明文告知李怀庆的下落。因关注人权、参与公益活动、网络上评论宪政而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等四项罪名的李怀庆当前处于与亲属完全失联状态。何等恶劣的政府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剥夺受害者及其家属的合法权益!

长期援助弱势社群引不满

李怀庆系于2018年初与其妻儿及一批公司员工被重庆警方拘捕,其本人被指加入名为“环球实报”的微信群组造谣,转发批评政权的文章,并转发提及“暴力革命”的录音,后于2020年11月20日被当局裁定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诈骗、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罪成,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名下资产全部冻结。

据李怀庆之妻包艳受访时透露,丈夫长期关注和资助弱势社群以及救助尘肺病患者。包艳称丈夫还曾在庭审中披露,相信自己被捕与数年前一个基金会组织的慈善活动有关,“那个慈善会是探讨一些腐败的问题,却被当时的公安部孙副部长知道了,之后这个基金会所有的人都被查处了,那些人估计也有一些后台背景吧,我先生肯定在里面是最没有后台的嘛,就被以涉黑名义拘捕了”。

对此,有知情人士透露,中国不仅言论空间狭小,当局还极度恐惧异议人士声援弱势群体,大陆有句话叫“得民心者得天下”,因此多次帮助弱势群体发声的律师、学者、民企老板都成为当局的首要打压对象,而口袋罪寻衅滋事和扫黑除恶成为当局最重要的手段。

李怀庆的家人也通过媒体对外透露,这个案子就是当局对李怀庆的政治报复。同时有法律界人士评价称,“扫黑除恶运动已经搞了三年了,2020年是所谓的收官之年,对企业家的打压是非常恐怖,因为这个所谓的扫黑除恶要快,要重判,要严判,很多都是冤案。当然有些可能处于灰色地带,处于灰色地带的一些事,把它上纲上线。现在全国各地要把这种扫黑除恶的案子,力争尽快解决掉,已经判决的都判得非常重。”

官方举证无法自圆其说

当局恐惧民间异议人士的力量,因此对待律师一向是秘密逮捕、延迟庭审,但对于企业家却大多采取扫黑除恶、快审重判的手段,因此很多案件都是冤案。李怀庆庭审第三天时,他的亲属才在其强烈抗议之下得以到庭旁听。事后包艳在受访时直言,公诉方在指证过程中根本不能自圆其说,“就在庭审的指证当天,当局就暴露出案件证据上的很多缺陷,有大量漏洞百出、断章取义的内容。”

包艳还透露,庭审过程中,当地检察院的一名公诉人提出,蒋某向李怀庆借了五百万元,最后李怀庆却要求蒋某还八百万,公诉方认为,这是被告以诈骗形式对借款人设的陷阱。但李怀庆辩称,蒋某并没有按合同约定按期还款,这才在之后两年多时间里产生了高额利息和滞纳金。

李怀庆还在庭审中举例道,他的儿子曾用某国有银行的信用卡消费了一百元,但忘了还款。银行两年多后告诉他儿子,由于他逾期未还款,其欠款已经涨到了一千九百元。李怀庆试问公诉人,如果自己涉嫌诈骗,那么是不是每个人都在被国有银行诈骗,也该起诉这些银行呢?公诉人对此当场哑口无言。

此外包艳还表示,她除了要为丈夫申冤,还要为他的员工申冤,因为他们为此也已经入狱了,“我只从法官那里得到了已有员工认罪的敷衍回复”。后涉案8名职工宣布被判刑4年到16年不等。包艳称,“把我先生定名为‘黑恶势力组织’,这些员工都是招聘过来的,有些员工甚至离职了,都把他们给抓回去,就说他们是恶势力组织。”

“打黑”“黑打”式掠夺

王宇律师曾对此案评价道,一审程序中已有太多违法之处,而原则上应当对一审判决是否合法做出监督审查的二审判决,竟然完全无视法律规定,由一审判决的团队来主持,凸显执法者的权力傲慢,“李怀庆案完全是针对民营企业家的黑打行为,凸显出中国民营企业目前面对的困境”。

李怀庆系被当局以“涉黑”罪名逮捕,财产也被以“打黑”的名义冻结,然而从违法的程序到无法自圆其说的判词,这究竟是“打黑”还是“打压”呢?有学者将李怀庆案、孙大午案及当前中国反垄断时遭受重罚的民企放在一起进行了分析,并表示所谓的打黑、寻衅滋事、反垄断更像是一场奇葩式的政治秀。

中国著名独立经济学家巩胜利曾在受访时,直接将当局的这种行为称为“选择了一条怪路”。他举例道,中国目前的“国有资本的权力经济”,使中国的反垄断法走了一条全球市场经济国家没有走过的路,中国移动占全国市场份额70%以上,包括工商、人行等在内的5大国有银行所占市场份额超过80%以上,但是中国当局却对这些国有企业的垄断放任不管。

当局口口声声通过法律进行制裁和判决,实际上这些行为更像是一种掠夺。美国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席教授谢田对此直言,这只不过是中共用一种借口来收割韭菜而已,“抢夺民间的财富,抢钱,然后是统治和控制,向民企电商公司派党支部书记,甚至要让党支部书记进入公司的董事会”。

独立经济学家的赵晓博士亦表示,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关键的是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还能不能继续背负各种的沉重,来支撑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活力,但是在眼下的民营企业整体的环境里,可能会加剧民营企业负面的,缺乏信心的心理状态。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