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8月 1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被拘留者称中国在迪拜有秘密监狱 关押维吾尔人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不平则鸣

据美联社今天8月16日报道说,一名中国年轻女子说,她至少和两名维吾尔人一起被关押在中国在迪拜的一个秘密拘留所里8天,这可能是中国在境外经营所谓”黑监狱”的第一个证据。

美联社报道被拘留者称中国在迪拜有秘密监狱 有维吾尔人被关押2021年8月16日

该报道说,这名26岁女子名叫吴欢(音译),因她的未婚夫被认为是中国持不同政见者,为了避免被引渡回中国而逃亡。吴欢告诉美联社,她在迪拜的一家酒店被绑架,并被中国官员拘留在一个被改造成监狱的别墅里,在那里她看到或听到另外两名囚犯,都是维吾尔人。

她说,她被用中文询问和威胁,并被迫签署法律文件,指控其未婚夫骚扰她。她最终于6月8日获释,现在正在荷兰寻求庇护。

美联社这篇报道说,虽然”黑监狱”在中国很常见,但吴欢的叙述是专家们所知的唯一关于中国政府在另一国家设立黑监狱的证词。这个黑监狱反映了中国如何越来越多地利用其国际影响力来拘留或从海外带回其想要的公民,无论是持不同政见者、腐败嫌疑人,还是维吾尔等少数民族。

美联社无法独立证实或反驳吴欢的说法,她也无法确定黑监狱的确切位置。然而,记者看到和听到了一些确凿证据,包括她的护照上的印章,一名中国官员问她问题的电话录音,以及她从监狱里给帮助她和未婚夫的牧师发的短信。

中国外交部否认了她的说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星期一(8月16日)说:”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这个人所说的情况是不真实的。中国驻迪拜领馆没有回应评论请求。

迪拜也没有回应美联社给迪拜警方、迪拜媒体办公室和阿联酋外交事务和国际合作部的多个电话和评论请求。

这个报道说,黑监狱是秘密监狱,囚犯一般不被指控犯罪,没有法律追索权,没有保释金或法庭命令。在中国,许多黑监狱被用来阻止对地方政府不满的上访者,通常采取在酒店或宾馆开房的形式。

台湾中央研究院助理教授陈玉洁(音译)说,她没有听说过在迪拜有中国的秘密监狱,在另一个国家有这样的设施是不寻常的。然而,她也指出,这与中国试图尽其所能将某些公民带回国的做法是一致的,包括通过签署引渡条约等官方手段和取消签证或对国内家人施加压力等非官方手段。

追踪中国国际法律行动的陈说,”(中国)直到最近几年才真正有兴趣出手。” “这种趋势越来越强劲。”

陈说,维吾尔人尤其会被引渡或送回中国,中国一直以涉嫌恐怖主义为由拘留这个穆斯林少数民族,即使他们所做的仅是祈祷这样相对无害的行为。维吾尔人权项目通过公开报告追踪了1997年至2007年期间,在9个国家被拘留或驱逐的89名维吾尔人。该组织发现,从2014年至今,这一数字稳步上升,目前已在20个国家有1,327维吾尔人被拘押或驱逐。

吴和她的未婚夫,19岁的王靖渝,都不是维吾尔族,而是汉族。王靖宇受到中国通缉是因他发布信息,质疑中国媒体对2019年香港抗议活动的报道,及中国在与印度的边境冲突中的行动。

与维吾尔人一样,中国一直在打击他们认为的持不同政见者和人权活动家,并作为全国反腐败运动的一部分,发起了大规模的努力,以找回嫌疑官员。在中国几十年来最威权的领导人习近平领导下,仅在2020年,北京就在天网行动中,以涉嫌腐败和金融犯罪为由抓回了1421人。然而,美联社无法找到近年来总共有多少中国公民被拘留或从海外遣返的全面数字。

迪拜曾是维吾尔人被审讯和遣送回中国的地方。活动人士说,迪拜本身也与涉及其他国家的秘密审讯有关。法律倡导者斯特林(Radha Stirling)创立了“在迪拜被拘押”(Detained in Dubai)组织,她说,她与大约十几个人合作过,这些人报告说,阿联酋的别墅里关押的人包括加拿大、印度和约旦公民,但不是中国人。

斯特林说:”毫无疑问,既然阿联酋替与他们结盟的外国政府拘留了一些人”。”我不认为他们会对这样一个强大的盟友(中国)的要求耸肩(不理睬)。”

然而,前美国驻卡塔尔大使、现为海湾国际论坛战略顾问的帕特里克-特罗斯称,这些指控“完全不符合阿联酋人的性格”。

美国国务院对吴的具体案例以及对在迪拜是否有中国人经营的黑牢房没有发表评论。

美国国务院在给美联社的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将继续与盟友和伙伴协调,反对各地的跨国压迫。

一个别墅

吴,一个剪着金色头发的中国千禧一代,以前从未关心过政治。但在她的未婚夫于4月5日在迪拜因不明确的指控被捕后,她开始接受媒体采访,并与海外的中国异见人士联系,寻求帮助。

吴说,5月27日,她在她住的酒店Element al-Jaddaf接受了中国官员的询问,然后被迪拜警方带到了Bur Dubai警察局。

美联社说,酒店的工作人员在接受电话采访时拒绝确认她的逗留或离开,称,披露客人的信息是违反公司政策的。

吴说,她在警察局被关押了三天,她的手机和个人物品都被没收。在第三天,一名自称叫李旭航(音译)的中国男子来探望她。他告诉她,他在中国驻迪拜领事馆工作,并问她是否拿了外国团体的钱来反对中国。

吴说,”我说没有,我非常爱中国”。“我的护照是中国的”。“我是一个中国人”。“我讲中文”。“我怎么能这样做?”

在中国驻迪拜领事馆网站上,李旭航被列为总领事。该领馆没有回复评论的要求和直接与李旭航交谈的多个电话。

吴说,李旭航把她和另一名中国男子一起带出了警察局,后者给她戴上了手铐,他们把她送进了一辆黑色丰田车。车上有多个中国人,但吴女士由于太害怕了,没有看清这些人的脸。

她的心怦怦直跳,他们开车经过了迪拜一个有许多中国人居住和经商的国际城,吴女士在之前到迪拜旅行时认识这个地方。

车开了半个小时后,他们在一条荒废的街道停了下来,那里有一排排样子相同的大院。她说,她被带进了一栋有三层楼的白色别墅,里面的一系列房间被改造成独立的牢房。

与沙漠的炎热相比,这所房子安静而寒冷。吴女士被带到她自己的牢房,这个房间经过装修,有一扇沉重的金属门。

她的房间里有一张床,一把椅子和一盏白色的日光灯,日夜都亮着。除了他们给她喂食的时候,金属门一直关着。

吴说,”首先,没有时间感”,”其次,没有窗户,我无法看到是白天还是黑夜。”

吴说,一名看守将她带到一个房间,在那里他们用中文询问她,并威胁说,她将永远不被允许离开这里。狱警们一直戴着面罩。

她说,有一次她在等待上厕所时,看到了另一名囚犯,是一名维吾尔族妇女。第二次,她听到一名维吾尔族妇女用中文喊道:”我不想回中国,我想回土耳其。”吴女士根据她所说的“独特的外表和口音”,确认这些妇女是维吾尔人。

吴说,她每天吃两次饭,第二顿是一叠普通的面饼。她要喝水或上厕所,都要向看守人员请示。吴说,她应该被允许每天最多上5次厕所,但这取决于看守的心情。

看守还给了她一部电话和一张SIM卡,指示她给她的未婚夫和牧师Bob Fu ( 傅希秋)打电话,傅希秋是基督教非营利组织对华援助协会(ChinaAid)的负责人,他正在帮助这对夫妇。

王靖渝向美联社证实,吴打过电话给他,问他所处的位置。 傅希秋说,在这段时间里,他至少接到了吴欢的四五个电话,有几个是用一个不知名的迪拜电话号码打的,其中一个电话里,她在哭,几乎语无伦次。她再次指责王靖渝,并说傅希秋不应该帮助他。

美联社还查阅了吴某当时发给傅希秋的短信,这些短信内容杂乱无章。

傅说,”我能看出来她在躲避,不告诉我她的行踪”。”在那一刻,我们得出结论,她遇到什么事了,使她甚至无法说话。”

吴说,在她被拘押的最后阶段,她拒绝吃饭,尖叫和哭泣,努力争取被释放。她说,抓她的人要求她做的最后一件事是签署阿拉伯和英语文件,证明王某在骚扰她。

她告诉美联社:”我真的很害怕,被迫签署了这些文件。我不想签署这些文件。”

中国情报中心

近年来,出现了一些关于阿联酋人和外国人被带到别墅拘押的报告,拘押的时间长短不确定。

也许最著名的案例是迪拜统治者的女儿谢哈-拉蒂法-宾特-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 (Sheikha Latifa bint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谢哈-拉蒂法在2018年试图乘船出逃,但在阿拉伯海被印度海岸警卫队拦截,并被送回了阿联酋。

在英国广播公司(BBC)2月发布的视频中,她称自己被强行扣押在迪拜的一栋别墅中。她在其中一段视频中说:”我是一名人质”。”这栋别墅已被改造成了监狱”。此后,一份以谢哈-拉蒂法之名发表的声明宣称,她现在可以自由旅行了。

美联社这个报道说,中国和阿拉伯半岛上七个酋长国组成的阿联酋有着深厚的经济和政治联系,并在反间谍方面也有合作。中国在2002年与阿联酋签署了一项引渡条约,双方在2008年批准了一项司法合作条约。阿联酋还是中国冠状病毒COVID疫苗的实验地,双方合作进行试验。

阿布扎比王储和阿联酋的实际统治者谢赫-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曾表示,他愿意与中国合作,”共同打击恐怖主义极端势力”,包括东突伊斯兰运动,该运动被北京指控是一个助长维吾尔族分裂主义的武装组织。据4位与美联社通电话的当事人的朋友和亲戚说,在2017年底和2018年初,阿联酋地方政府逮捕了至少5名维吾尔人并将他们遣送回中国。

其中的一人是长期居住在阿联酋的艾哈迈德-塔利普(Ahmad Talip)。据他的妻子阿曼尼萨-阿卜杜拉(Amannisa Abdullah)说,当时塔利普被叫到一个地方警察局,然后被拘押。这名妻子现住在土耳其。在另一起案件中,8名便衣警察闯入一家酒店房间,逮捕了一名刚逃离埃及警察突袭的17岁男孩。

据那些维吾尔人说,实施拘押的似乎是阿联酋的警察,而不是中国特工。不过,据其中一名被拘留者Huseyin Imintohti的妻子Nigare Yusup说,在她丈夫被遣送之前,曾有3名中国特工在迪拜一家维吾尔族餐馆寻找他。

另一位被拘留的维吾尔人亚辛让-梅姆提明(Yasinjan Memtimin)的妻子说,梅姆提明在阿联酋曾被貌似中国警察的人审问了两次。这位妻子因担心受到报复而不愿透露自己的姓名。她说,她从一名逃往海外的维吾尔人那里听说了阿联酋的一个拘留所,那里有维吾尔人被拘留和审讯,但她无法提供更多细节。

一些在阿联酋的前维吾尔族居民告诉美联社,阿联酋似乎是中国针对中东地区维吾尔人的情报中心。维吾尔族语言学家Abduweli Ayup说,他曾与3名被胁迫在土耳其当间谍的维吾尔人交谈过,他们经过迪拜去取SIM卡和现金,与中国特工会面。

前新疆政府工作人员阿比布拉(Jasur Abibula)也告诉美联社,在他的前妻Asiye Abdulaheb获得关于新疆拘留营的机密文件后,中国国家安全局于2019年将他从荷兰引诱到阿联酋。他说,迎接他的是十几个在迪拜为中国政府工作的人,其中至少有两人自我介绍为中国国家安全部工作。

其中一位50多岁的维吾尔族男子说他驻在迪拜,他的名字叫Dolet。据阿比布拉说,另一名汉族男子能说流利的维吾尔语,他说他的任务是揭开泄密的源头。

特工们向阿比布拉出示了一个USB,并要求他将其插入他前妻的电脑中。他们给他钱,让他住在希尔顿度假村,给他的孩子买了玩具。他们还威胁他,让他看他母亲在中国的视频。在开车穿过沙丘时,一个人说这让他想起了在新疆的沙漠。

他记得他们对他说:”如果我们杀了你,并把你埋在这里,没有人能够找到你的尸体。阿比布拉现在回到了荷兰,美联社在那里与他通了电话,他发来了一些特工的照片,还有他的酒店和机票来支持他的说法。

除了阿联酋,其他许多国家也与中国合作,遣返维吾尔人。2015年,泰国向中国遣返了100多名维吾尔人。2017年,埃及警方拘留了数百名维吾尔族学生和居民,并将他们遣返。

代表维吾尔团体的伦敦维权律师罗德尼-迪克森说,他的团队已在国际刑事法院对塔吉克斯坦提起诉讼,指控当地政府协助中国当局驱逐遣返维吾尔人。

“我不敢给你打电话”

吴被释放后,她被带回她曾住过的那个酒店,得到了她的个人物品。在美联社看到的短信中,她立即联系了傅希秋,为她过去的电话道歉并请求帮助。

她在一条信息中对傅说,”我不敢给你打电话”。”我担心我会被人听到。”

6月11日,她从迪拜飞往乌克兰,在那里她与未婚夫王靖渝团聚。

在中国警方威胁说,王可能面临从乌克兰被引渡后,这对夫妇再次逃往荷兰。吴说,她很想念她的祖国。

她说,”我发现欺骗我们的人都是中国人,是我们的同胞在伤害我们自己的同胞。”情况就是这样。”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