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3月 1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陈莹:外送骑士联盟盟主被捕 只会“封口”的政策必遭啃噬

滚动 大众观点

“惧怕”还是“封口”?补贴政策到底福利了谁?

3月1日,由十多个微信群组成的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的“盟主”熊焰和他多名好友被北京警方以“寻衅滋事”为由抓捕。目前外界没法联系到其家人,也无法获知更多的信息。

熊焰是一名普通的外卖员骑手,他在2018年送外卖时发生了交通事故,事后住院期间,无人为他解决事故纷争问题,让他意识到外卖员的无助。于是熊焰于2018年年底开始和同伴们建立微信群“外送江湖骑士联盟”,多次带领外卖骑手维权。

对于熊焰此次被逮捕一事,网络上众说纷纭,当所有的猜测放在一起时,不难发现,中共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不过是“搅混水”罢了。

“惧怕”还是“封口”?补贴政策到底福利了谁?

此事一出,就有媒体分析称,外送骑士联盟被打压的原因是中共惧怕民间组织力量的强大,中共不允许有类似工会的组织存在,没有党领导的组织都将被指涉嫌组织黑社会。

其实不然,与其说“惧怕”不如说是“封口”,外送骑士联盟一直以来对抗的都是“外卖平台”,熊焰发了一百多条视频及动态,条条分享骑士遇到的问题和解决过程,次次要求平台公平公正的对待骑手。基本没有越界的行为和言论,他们不谈政治,甚至很少翻墙到外网谈论此事。

这就是一个外卖员自发加入的群聊,他们在群里互相帮助、聊天交流。甚至没有一个小公司的影响力大。盟主的粉丝力量?其实还没有任何一个网红的粉丝力量大。因此与其说是中共惧怕民间组织,不如说是中共为了封老百姓的口。

在大陆,很多产业起步的时候都会得到政府的补贴,中国政府大力宣传支持创新创业,并设立专项资金科技项目补贴扶持企业,意在帮助大家“同富”,造福百姓。可实际上,补贴政策顾头不顾尾。国家帮助平台,平台却没有将福利发散下去,随意更改规则,俨然一副“土皇帝”嘴脸,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只需要完成“发放任务”,后续监管部分被推来推去最终变成“0”。

近年来,中国越来越多的新兴产业崛起,他们在政策扶持下,减轻了企业成本,再投资广告,大力宣传。当宣传结束,平台也得到了一定的成功时,国家的补助就相当于没有了,这时平台再想搞活动就必须从别的地方“紧衣缩食”,在他们看来,最好“紧”的地方就是文化程度低、不懂法律、无法说话、无处维权的“骑手”。

甚至为了不让低收入打工人群说话,平台压热搜、降数据,政府下令要求骑手发文字发视频的平台将相关内容全面删除,“寻衅滋事”更是成了官方随意抓人的万能说法。

骑手被强制降薪,“被迫”增加工作时长

中国街头每个匆忙的外卖骑手背后都有一个隐藏的系统——平台以及算法对骑手的操纵。看起来光鲜先进的外卖行业背后却是压榨和算计。有人将外卖骑手形容为“平台工人”,工作特点是:强吸引、弱契约、高监管以及低反抗。这些人大多文化程度不高,中国社会最看重文凭,没有学历的他们为了暂时裹腹只能选择这种要求低的“零工”作为过渡期的生活保障。

平台正是看中了他们的这种心理,于是不断地压榨。有外卖员在网上寻求帮助,他形容骑手的工资被一压再压,平台在有政府补贴时,将每单外卖的定价规定为无论距离远近平均7元每单,但现在平台会根据距离对订单进行标价,3元到10元不等,粗略计算,一周将损失上百元,一月将损失上千元。

可最大的问题是,平台恶意分散派单,中间取餐两边送是常事,最后的结果就是骑手因超时被扣钱,客服永远找不到活人,申诉永远通不过,骑手只能被迫降薪,为了维持收入,他们只能放长工作时间。

“只生不养”的政府究竟在做什么?伤亡数据唤不醒装睡的“领导”

平台和骑手的问题在中国闹的沸沸扬扬,几度冲上热搜。政府的做法却是将盟主熊焰逮捕,空口白牙的喊话:“你们得乖乖听话,你们已经很幸福了,要知足。”口号喊得再漂亮,也无法改善外卖员因抢时间而频繁出事故的情况。

2017年上半年,上海市公安局交警总队数据显示,在上海,平均每2.5天就有1名外卖骑手伤亡。同年,深圳3个月内外卖骑手伤亡12人。2018年,成都交警7个月间查处骑手违法近万次,事故196件,伤亡155人次,平均每天就有1个骑手因违法伤亡。2018年9月,广州交警查处外卖骑手交通违法近2,000宗,美团占一半,饿了么排第二。

有骑手在网上形容“送外卖就是与死神赛跑,和交警较劲,和红灯做朋友”。明知道逆行、违规风险,但他们还是一次又一次在路上狂飙。只因政府的态度就是“补助已经发下去了,之后的事我管不了”,平台的态度就是“你不干,有的是人来干”。

中共最擅长养闲人,上行下效、装傻充愣。一个政府机关的食堂每天中午有五百人吃饭,真正干活的人五十不到。对外营造出公务员的繁忙和艰辛,微博上的热搜永远都是“人民警察的付出”、“抗洪救火烈士的勇敢”。对内呢?四十多岁的政府部门小领导,喝茶聊天就是他们的主业,每天端着茶杯开“社会主义爱党爱国”大会。看到负面新闻的第一反应是压下去,平台事故闹得再大也不会有解决方法。

在中国,有超600万人从事“外送骑士”工作,数据之庞大令人咋舌。这么多人受到了压榨和歧视,骑手们的应对方式居然是靠“舆论”,他们只能将自己最惨痛的一面曝光到大众视野中,靠大众的同情心制造舆论力量为自己维权。熊焰的“外卖骑士联盟”只是想团结力量,争取应得的利益,就被政府打压至此。

网上都在传中共惧怕民间组织,中共却不断地强行“封口”,将政策做成“只生不养”的低级口号。若持续下去,他所惧怕打压的“组织们”必将其啃噬。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