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7月 2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成禁词 香港言论自由被进一步压缩

滚动 港澳台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是香港抗争者常用的口号,但香港国安法官裁定为非法口号后,是否一般市民都不能张贴相关标语,叫这个口号呢? 而香港和国际媒体在报道中出现这口号又是否违反国安法呢?

2019年12月2日,香港示威者高举旗帜,上写着“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是香港抗争者常用的口号,但香港国安法官裁定为非法口号后,是否一般市民都不能张贴相关标语,叫这个口号呢? 而香港和国际媒体在报道中出现这口号又是否违反国安法呢? 国安法官都没有进一步说明,但有学者认为,这些模煳的地方,足以令香港人不敢触碰这一风险,令言论自由空间进一步被压缩。

香港首宗国安法的案件有判决,法庭裁定被告唐英杰煽动他人分裂国家及恐怖活动罪罪成,同时,法官在判词中也说明,「光时」口号有分裂国家的意味,将香港从中国分离出去。今次的判决,对于新闻界处理新闻报道会否有影响呢?

浸会大学传理学院新闻系前助理教授杜耀明对本台表示,判词显示,法庭採纳「光时」口号,只要有其中一个含意,涉及港独或宣传灌港独,已足够构成违法的说法,法官也可以凭环境,决定被告人犯案时的动机,是否有煽动意味,这些说法都会令新闻界担心,认为判决损害言论自由。

杜耀明:”是否真的有人分裂国家,是不用计较的,只要你(法庭)说了就等如煽动,你报道时可以被曲解为有意图煽动,在这种情况下,报道涉及在外国,香港人的游行或运动,有涉及「光时」口号,就可以被演译为有煽动的目的,会令法网张得好很濶,国安法第四条讲的是谈人权,但(法庭)完全没有考虑,令到言论自由有很大的损害,使新闻界如何区分,也会令好多行家(记者)感到十分困惑。”

2020 年 7 月 6 日,唐英杰乘坐警车抵达香港法庭。(美联社)

法庭判决模煳商人感到无所适从

杜耀明相信,在香港有驻站的外国传媒,不一定会受这次判决影响而大举撤出香港,但由于在香港採访的风险较以往高,外国传媒会重新考虑,是否仍派人驻港,以及会重新检讨在港的工作守则。

曾在店内展示「民主女神像」的童装连锁店老闆周小龙表示,这次判决对他日后决定店内使用那些装饰品,无好大影响,但他认为,判决仍有好多不清晰的地方。

周小龙:”判决都是有点含煳,因为我自己很喜欢那八个字,我们不是(将标语)插在电单车上,冲向警察,只是放在自己的店内,希望法庭能清晰讲解,政府都可以有清晰的解释,你说清楚不可以我就不做,不能生活在恐惧之下。”

学者 : 香港对言论的限制比在中国大陆更严厉

政治学者郑宇硕表示,法庭今次在判决中,对「光时」口号的含意,採用狭窄的定义解释,显示香港对言论的限制,比在中国大陆更严厉,以往香港市民透过政治口号,表达诉求的日子已消失 。

郑宇硕:”游行时,很多时候会说打倒谁,谁要下台,现在大家很可能觉得不合适,危险和可能受到检控,在香港人心目中的言论自由尺度大为收窄,大家经常说一句,一国两制没有,香港已不是我们认识的香港,这也是一般人的感受。”

郑宇硕表示,由苹果日报停刊的事件,多名评论员离港、封口和封笔,以及香港电台的改变,都会令市民感受到香港的言论自由和空间,在不断收窄,今次判决后,会令市民更担心,言论自由会进一步受影响,相信市民会用其他方法,例如支持「黄色经济圈」、光顾黄店等合法的方法, 表达他们的政治诉求。

记者:陈妙玲   责编: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