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7月 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敢言法学教师罗翔微博被清 当局视线或从律师转至学者

推荐 不平则鸣

6月26日,拥有252万粉丝的中国法学教授罗翔的微博突然被清空一事引多方关注,同时他帐号首页的背景被换成了庆祝百年党庆的红色宣传画,目前暂无消息得知罗翔系其本人迫于压力将三千余条微博转为个人可见,还是社交平台内部私自操作所致。

6月26日,拥有252万粉丝的中国法学教授罗翔的微博突然被清空一事引多方关注,同时他帐号首页的背景被换成了庆祝百年党庆的红色宣传画,目前暂无消息得知罗翔系其本人迫于压力将三千余条微博转为个人可见,还是社交平台内部私自操作所致。

有公开资料显示,罗翔是北大毕业的刑法博士,有美国访学经历。现作为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连续多年被本科生评为最受欢迎的老师之一,他发表过很多著作和文章,能上B站、脱口秀以及官方法治节目。大陆学生评价他的课称,节节爆场,非常难抢。这样一个受欢迎的人为何无奈清空微博?据了解,他曾因影射时政遭到小粉红的举报和攻击至一度退网,那么这一次又是“因何获罪”呢?

敢言教授罗翔与黑暗中的老奶奶

2020年初,罗翔因其《罗翔讲刑法》系列视频爆红网络,其风趣幽默的刑法讲解赢得许多年轻人好评,有学生称其是真正的做到了“寓教于乐”。有粉丝透露,罗翔授课时许多段子可能都是自己精心准备及创作的,他将二环超速、奥威尔的话、告诫大家德行永恒、遵纪守法的人渣等内容融入课程中,“非常新颖有趣,且都是第一次听到”。

2020年3月,罗翔被邀请入驻中国视频平台哔哩哔哩,一天内粉丝突破百万,目前他在哔哩哔哩上拥有超1500万的粉丝,被众多粉丝戏称为“网红讲师”,期间接受过多次访谈。

其中在2021年6月,罗翔在陈晓楠的最新访谈节目《我的青铜时代》中讲述了一个关于自己偶遇一位老奶奶的故事。那是2003年冬天,他路过北京双安商场天桥时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到处向行人问路,但行人匆匆,爱理不理。罗翔过去问她,老奶奶低声向他咨询某某援助中心怎么走。

谈话中他得知老奶奶从外地到达北京西客站,再边问边走到达了双安商场。罗翔对老奶奶说,您别急,我打个咨询电话,很快就可以查到了。查到后,老奶奶从缝在裤子里面的兜里,掏出一张纸和一支笔,颤抖地记着地址。事后罗翔打车带老奶奶到达了目的地,但因为“怕惹麻烦”,已经拥有律师证的罗翔并没有开口为她提供更多的帮助,到达地方后,老奶奶却直接说,“年轻人,真的很感谢你,你不用陪我上去了,别影响你的前途。”

罗翔称自己一下羞愧万分,“我当律师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多年后,罗翔将这件事公之于众,将其称为“来自44岁的罗翔反思了26岁时的罗翔”,他说年轻时曾胆怯,但他仍然将这件事烙印在心头,以此校正自己人生的轨迹。年纪越来越长,他也越来越勇敢,于是其开始尝试用自己的力量为中国政府统治下的黑暗处发声。

人类所有美德中 勇敢是最稀缺的

罗翔曾在十三邀中讲述,在我的词汇中,我觉得勇敢是一个最高级的词汇,“在人类所有的美德中,勇敢是最稀缺的”,当命运之神把你推向勇敢的时刻,希望你能够像你想象中那么勇敢”。

我想大概就是因为他对勇敢的特殊解读才让他在频繁“噤声“的政府统治下,依然坚持为不平发声。他曾多次在视频内或课堂上为学生讲述中共司法制度的黑暗、探讨中国司法体制漏洞,他直言,对于私权而言,只要法律没有被禁止的,都是公民的权利,对于公权而言,只要法律没有授权的,都是被禁止的,可是中国很多司法机关完全是翻过来了。

罗翔还曾将“寻衅滋事罪”评价为“1979年刑法臭名昭著的三大口袋罪之一”。他在2012年录制的一段针对修改刑事诉讼法展开大讨论的视频于2019年爆红网络,罗翔在这段讲课视频内提及中国辩护律师的不公待遇,包括指控律师诱供、做伪证等“莫须有”的罪名,“在司法实践中,只要证人改变口供,司法机关就认为律师有引诱的嫌疑。我们公安机关收集的证据好好的,怎么律师和证人一碰面,他的口供就改了呢?他(律师)肯定有诱供的嫌疑,你属于犯罪嫌疑人,先把你抓了再说。”

他还透露,“最严重的还出现过在法庭辩论阶段直接抓律师,检察机关提供证据,律师说我们对证据的真实性表示怀疑,检察院的同志说,建议贵院休庭,因为对方律师涉嫌做伪证。昆明有一个律师就这样被抓了,当然后来也出来了,但出来之后出家做了和尚,他说太黑了,没有这么打的。”

律师屡遭打压后 学者成管控头号目标

罗翔还转述了上海律师斯伟江把中国司法程序看作打麻将的比喻。他说,公检法搓麻三缺一,就拉上律师来凑局,但律师又不敢胡牌,只能点炮。也就是说,律师只能配合司法机关赢牌,而不能反其道而行之。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中国刑辩律师还有生存空间吗?于是罗翔尝试用勇敢揭开中共的光鲜外表,展示那里面的腐烂。但是中共并未因此深思自省,反而多次派小粉红骚扰罗翔,此次更是让他在迫不得已之下清空了全部微博言论。

曾在中国政法大学任教的旅美法律学者滕彪接受媒体采访时评价此事,当局一再收紧对言论的管控,即使罗翔探讨司法体制是从学术角度,也不能豁免,“罗翔清空微博说明中国对言论,包括网络言论在内的控制越来越紧了,像罗翔这种有知名度、有良知的知识分子,现在都被迫退出微博,没有发言的空间。即使是学术角度,只要跟当局的意见不一样,现在的管制的限度和门槛就完全无法容忍。虽然过去有一定的自由度,但现在因言获罪的数量大大增加,对于罗翔这种的言论管控变本加厉了。”

对此,中国维权律师陈建刚亦表示,中国维权律师屡遭打压,其生存空间一再被收紧,“当维权律师这个群体被打压殆尽时,罗翔这种学术性法学学者就成为了被管控的头号目标,中国对言论和社会的控制,就像剥竹笋一层一层的。”

“当所谓的新的‘黑五类’,比如维权律师、网络异议者、上访人士等,当这些人慢慢被一层一层剥去,最后出现在最前沿的、首当其冲的将是这些虽然不参与法律实践,但是有学问、懂理论、能够把道理讲清楚的学者,像罗翔老师就是一个代表,必然会受到冲击。”陈建刚认为,“中共管控言论正朝着从打压参与司法实践的律师到学界人士的方向一步步全面收紧。”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