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7月 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继续追溯新冠病源 美国会共和党锁定中国实验室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美国国会多名共和党领导人表示,越来越多证据显示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的实验室,而非由自然演化而来。有议员甚至进一步质疑,中国军方可能在各界所了解到的时间点更早之前就接管了武汉病毒研究所,并认为这更加令人相信病毒来自于实验室的说法。

美国国会众议院共和党人2021年6月29日在国会山召开新冠病毒起源调查听证会。(美国之音记者李逸华拍摄)

美国国会多名共和党领导人表示,越来越多证据显示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的实验室,而非由自然演化而来。有议员甚至进一步质疑,中国军方可能在各界所了解到的时间点更早之前就接管了武汉病毒研究所,并认为这更加令人相信病毒来自于实验室的说法。

共和党联邦众议员麦考尔2021年6月23日在国会山召开的记者会上发言,呼吁就新冠问题问责中共。 (美国之音记者李逸华拍摄)

“在持续研究这个议题后,我现在有信心做出结论说这(病毒)更有可能是来自实验室。事实上,作为一位前联邦检察官,我认为现在有可信的证据(证明这一点),” 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首席共和党议员麦考尔(Rep. Michael McCaul, R-TX)周二(6月29日)在一场有关新冠病毒起源讨论的听证会上说,

在共和党人召集的这场听证会上,获邀出席作证的除了麦考尔众议员外,还包括情报委员会共和党领袖努涅斯(Rep. David Nunes, R-CA)、能源和商业委员会共和党领袖罗杰斯(Rep. Cathy McMorris Rodgers, R-WA)、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加拉格(Rep. Mike Gallagher, R-WI)、来自特朗普政府时期的卫生部门和国务院官员,以及学术界专家。

解放军接管武汉实验室

在共和党人组建的众议院中国工作组兼任主席的麦考尔在周二的听证会上对中国解放军介入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时间点提出质疑,并称这可能显示中共政权在更早之前或已知新冠病毒的存在。

“我的委员会取得新的证词表明,中国军方可能不是在原先所报道的2020年1月,而是在2019年早些时候,就接管了这个实验室。事实上,中国军方在2017年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在那个实验室,”麦考尔说。

“作为一位(前)检察官,这对我发出了一个信号,说明中国共产党对那间实验室的一些事情感到担忧,这甚至是在全世界知道什么是新冠病毒之前。要不然他们为什么要让中国军方接管(实验室)?”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

美国国务院今年1月发布书面声明(Fact Sheet)提到了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秘密军事活动”。内容指出,“尽管武汉病毒研究所声称自己是一个民间机构,但美国已经确认武汉病毒研究所与中国军方在公开和秘密项目上进行了合作。至少从2017年开始,武汉病毒研究所就替中国军方从事机密研究,包括实验室动物的实验。”

声明同时说,武汉病毒研究所直至疫情爆发都未停止对RaTG13(一种与新冠病毒有96.2%相似度的蝙蝠冠状病毒)进行的研究;武汉病毒研究所还发表了旨在提高病毒在人类传播能力的所谓“功能增益”(gain-of-function)的研究报告。

美国国务院的那份书面声明说,武汉病毒研究所2019年秋季有数名研究人员发病,症状与新冠病毒一致,而中共阻止了独立记者、研究人员和世界卫生机构对包括这些患病者在内的武汉病毒研究所人员进行访谈。

麦考尔说,越来越多的新事实不断将矛头指向武汉病毒研究所可能是病毒的起源。他还认为病毒很有可能是人为制造的。

“这不是自然演变的,这是从实验室来的,”麦考尔断言。

他说,“我认为现在是时候完全排除湿货市场是疫情爆发起源的说法了,我们在湿货市场连续确诊情况发生10天之前就发现有确诊病例,而且和市场一点关系都没有。事实上,我相信这是中国共产党在转移注意力,所有方向都指向实验室。”

麦考尔所领导中国工作组曾在去年9月底公布一份长达90页的新冠病毒起源调查报告,内容提到病毒源自于武汉实验室的可能性。

来自德克萨斯州的麦考尔透露,他将在七月发表一份新冠病毒起源调查报告的更新版,预计会将囊括更多过去几个月来公布的证据和信息。

实验室外泄?测试8万种样本 找不到动物宿主

特朗普政府时期卫生和国务院官员及学者2021年6月21日出席作证新冠疫情起源听证会。(美国之音记者李逸华拍摄)

曾任特朗普政府时期的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助理部长的公共卫生服务军官团上将吉罗尔(Admiral Brett Giroir)在周二出席作证时表示,他认为新冠病毒大流行起源于“武汉实验室的意外泄露”。

“我估计最有可能的起源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人员意外感染,继而传播给当地人群,随后再传播到世界各地的数亿人,”吉罗尔说。

新冠病毒特别小组委员会共和党成员乔丹众议员(Rep. Jim Jordan, R-OH)向出席作证的四位前官员和专家询问,他们是否都认为病毒源自中国武汉的实验室?

“是的,议员,”所有作证者异口同声回答。

不过,即使与会专家都支持实验室外泄说法,他们并不确认病毒为人为制造,或是经过基因工程制造出来。

吉罗尔说,“我认为病毒非常不可能会在大自然中找到,但有一种可能情况是,它可能是从自然界获取,然后被带到1100万人口的地方,这听起来有点疯狂,之后再意外泄露出去。当你说这是人为的,但这有可能涉及到自然演变,也就是我们刚刚所提到的(情况),所以不是指这是人类一块块拼凑出来的(病毒)。”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荣誉教授穆勒(Richard Mueller)提到,目前已有超过8万多种动物样本经过测试,

穆勒说,无论是萨斯SARS还是中东呼吸症候群(MERS),科学界在未耗费太大资源和努力的情况下分别花了3个月和9个月的时间就找出了病毒的动物宿主。

“现在花费这么庞大的力气来检验8万种动物,从农场动物到野生动物,所有你能想象的,除了刚刚我所提到的实验室里的动物之外,都测试了,但结果是零,”穆勒说。

穆勒同时也质疑,上万种不同动物样本都已测试,但唯有中国武汉病毒所内的“人源化老鼠”(humanized mice)从未经过检验,令人怀疑病毒起源与该实验室的关联。

新冠病毒起源调查凸显国会两党政治隔阂

共和党联邦众议员乔丹(Rep. Jim Jordan, R-OH)在听证会上提问发言。(美国之音记者李逸华拍摄)

乔丹众议员会后向美国之音表示,“所有(共和党)人现在都倾向认为病毒来自于武汉实验室。”

他还担心,不久前公布出来的电邮纪录显示美国首席传染病专家弗契医生(Anthony Fauci)一年前可能淡化了病毒来自于实验室的可能性。

“我的担忧是,为什么弗契医生一年来淡化这(实验室泄漏)说法?他最早在2020年1月31日就被通知,这个病毒不符合自然演化理论,看起来像是经过基因工程,他在去年一月就收到了那种说法的报告,”乔丹对美国之音说。

今年6月,美国媒体通过《美国资讯自由法》取得了弗契医生超过上千封的电子邮件纪录,电邮时间横跨2020年1月到6月。

引起国会共和党人注意的内容主要为弗契医生及其同事早在2020年1月底就得知了新冠病毒可能从中国武汉的一个实验室外泄的说法。不过直到最近,那种说法一直以来被专家们否定,称这“极不可能”,并普遍被科学界和主流媒体视为阴谋论。

今年5月,作为拜登政府首席医学顾问的弗契表示,“他不再完全相信新冠病毒起源于自然”。他说:“我认为我们应该继续调查中国发生了什么,直到我们继续尽最大努力找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召集听证会的众议院少数党党鞭、共和党人斯卡利斯(House Minority Whip Steve Scalise, R-LA)表示,他们曾向主导美国防疫政策的弗契提出作证的邀请,不过弗契拒绝了这项请求。

“我们也曾要求众议院多数党举行听证会调查新冠病毒的起源,但令人困惑的是,佩洛西议长拒绝允许召开听证会,并称这是在转移注意力,”众议院新冠病毒特别小组委员会首席共和党人斯卡利斯在听证会上说。

据报道,佩洛西办公室发言人在提供给《纽约邮报》的一份书面声明中说,“如果共和党人真的对真实答案有兴趣的话,他们会记得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正在审视有关情报信息,此外,拜登政府也在进行他们的审视工作。”

由民主党联邦众议员希夫(Rep. Adam Schiff, D-CA)所领导的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目前正针对新冠病毒起源展开调查。不过,截至目前为止,该委员会尚未就有关议题召开任何听证会。

拜登总统五月底要求美国情报机构“加倍努力”,对至今仍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大流行病的起源问题收集信息和进行分析,并在90天后向白宫报告有关调查结果。有关报告预计将在8月25日公布。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