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6月 2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面对国安法强力震慑 无党派学者坚持为港人发声

滚动 中国大陆 港澳台

实施近一年的港版国安法对言论自由产生了空前的震慑力。不少政界人士和学者选择了噤声。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国安法的确干扰了自己的日常生活,改变了自己的人生抉择,但是,作为公共知识分子,他有责任发出有别于政府的声音。

2020年5月22日,香港民主党成员在中联办前抗议。(美联社照片)

实施近一年的港版国安法对言论自由产生了空前的震慑力。不少政界人士和学者选择了噤声。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国安法的确干扰了自己的日常生活,改变了自己的人生抉择,但是,作为公共知识分子,他有责任发出有别于政府的声音。

港版国安法实施接近一年以来,共有超过一百名港人被捕,部分涉嫌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也表示,国安法执法的随意性增加了自己的后顾之忧。

钟剑华说:“我一向不会呼吁别人干些什么,就算六四晚会我也不会呼吁别人参与,我觉得大家会懂得判断。现在就更要小心,不要有片言只语涉及这些问题,就好像苹果日报的李平先生都被说成勾结外国势力,真的是政府爱说什么就说什么。”

钟剑华本有上传文章到脸书的习惯,但他认为,目前香港政治形势严峻,有必要作出调整。

政治气候转差减少撰文

钟剑华说:“从2020年4月开始直到11月底,我每天都会把一篇文章和一首诗上传到脸书。我的诗是使用唐诗宋词的体裁,透过文章和诗来讽刺政府,批评政府不恰当的行为,甚至会批评共产党。我每天都会写。那段期间写了接近两百篇,但是11月之后情况变得更差。我也少写了。今年一月之后我往往只写诗,不写文章。我相信不用解释太多,大家也会明白。我用诗词方式寥寥几句,说得比较隐晦,大家可以猜猜我想说什么。”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 (钟剑华提供)

反送中运动及港版国安法引发不少香港人移民。今年头五个月,香港警方接获超过一万五千份俗称“良民证”的“无犯罪纪录证明书”申请,同比上升超过四成。英国政府自宣布开放BNO,也就是英国国民(海外)护照的移民签证后,今年首季收到超过三万四千份申请。

钟剑华说,过去一年身边不少朋友也选择了移民。

他说:“现在政府似乎没了底线。过去一年,我有很多朋友都移民离开香港了。自己教的学生近期一家移民的也很多。他们都会提醒我说,很担心我的情况,‘不如你也离开吧’。无论是否认识我的人都会提到这一点 。这样我也不可以不思考这个问题。以前我持有BNO(英国国民(海外)护照),但后来过期了也没有续期,但是有了国安法之后,为了让自己和家人更安心一些,在旧的BNO过期十多二十年后,我再度申领BNO。”

为求安心考虑移民

香港从今年8月1日开始会实施入境修订条例,赋权政府要求航空公司在航班抵达香港前,向入境处通报乘客资料,同时授权入境处可要求航空公司,禁止运载个别乘客。虽然保安局强调,修订条例只适用于前往香港的航班,但外界质疑,修订内容让入境处具有不受约束的权力,阻止香港居民离开。

钟剑华说:“政府除了规定不让人登机,也有人跟我说,你只有BNO是不够的,还要加上‘居英权’,但起码我又有了BNO了,有人会觉得是最后的保障。疫情下,政府呼吁市民注射疫苗。我最初没有打算去打,然后有人提醒我,就算手持BNO,你要离开也要有疫苗接种纪录,所以四月底我终于打了疫苗。”

国安法也让钟剑华的家人对香港失去信心。

钟剑华说:“我第二个儿子在澳大利亚念完书之后回到香港,本来打算在香港发展自己的工作和事业,但是国安法生效之后,有次他讲得很清楚,他打算离开了。当时我觉得有些意外,但之后觉得这很正常,因为对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来说,很难在这样的社会渡过余生。其实我家里的主要亲人没有人移民,却在一年之间出现这样的转变。”

他说, 最大的问题是,目前的困局看似没完没了。

钟剑华说:“大家不能示威请愿,有些人连开声也不敢,加上疫情,社会十分郁闷。大家出来吃饭聊天,话题离不开移民,或者如何应对国安法之下的教育问题,可以看到社会普遍弥漫着对政府的不合作情绪。朋友之间都会以政府官员、亲北京人士、北京可笑的行为作为笑料,苦中作乐,但是另一方面,上层社会每天又在撒谎。我觉得最大问题是,目前看不到政府想追求怎样的一个终局,问题是没有人知道目前这种气氛会延续到什么时候。”

被大陆拒绝入境

钟剑华在1997年香港主权归还中国不久之后在广州买了房子。最近几年,他经常到广州度周末,但是2019年11月,香港反送中运动如火如荼之际,他在深圳口岸被大陆当局拒绝入境。钟剑华向一名负责统战工作的中国官员致电查询。根据该官员的说法,他被拒绝入境与“形势紧张”有关。

钟剑华曾打算退休后多花时间在中国大陆,但国安法打乱了有关计划。(钟剑华提供)

钟剑华说:“我曾经想过,干脆把房子卖掉算了,却又觉得有些可惜。我曾经计划退休后多些留在大陆,可以换一个大陆车牌,可以开车到不同地方游山玩水,浏览风光和历史名胜。但是以目前这样的环境,难免要考虑,长远来说还是否要回到大陆退休。”

钟剑华曾与负责统战工作的中方官员,就香港问题交换意见,并以自己为例,认为香港人原先并不抗拒中央,而是北京的政策使香港民心越走越远。

钟剑华说:“就算我们经常多嘴批评政府,甚至对中国的情况有意见,其实我们并不是它们所说的‘反中乱港’,‘抗拒中国文化’那类人。这正好证明了北京的失败。我们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是支持民主回归的第一批人,觉得应该洗脱殖民地的历史。到了今天好像被形势所逼,越走越远。”

钟剑华曾定期为苹果日报撰文。他说,苹果终止营运,对他本人没有太大影响,但背后的象征意义却使人感慨。

钟剑华说:“这清楚象征了北京根本无法维持香港原有的生活方式,无法实践自己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已对港人作出的种种承诺,所以最失败的不是苹果日报,也不是民主运动,而是北京。我是少了一个(发表的)平台,但我觉得,其实大媒体时代基本上已经过去,对我来说是无所谓,我写的大部分文字都不是投稿报纸的,大部分是在脸书或其他社交平台(发表)。我会继续写。以往每个星期我会在苹果论坛发表文章,也许以后每周一我会在脸书搞一个‘我的苹果论坛’”

邀约学者发言日益困难

今年一月,香港警方到钟剑华出任副行政总裁,负责协办和操作2020年民主派初选的香港民意研究所调查。警方要求钟剑华协助调查,并且到他家里搜证。

钟剑华表示,过去一年,研究所邀约学者越来越困难。

钟剑华出任副行政总裁的香港民意研究所邀约学者遇到困难。(钟剑华提供)

钟剑华说:“我们最初打算为年轻学者提供多些机会,但是这些年轻学者大部分不敢应约,也有些以前很熟的甚至不回复我在WhatsApp的留言,有些会坦白跟我说,我们现在如果出来发言,担心会给上司糟蹋或者影响续约。有个别高校的人告诉我,学者公开发言后要给上司写简报。就算有人肯出席也要请假,甚至不用自己的职称。以前不会有这样的事,以前是鼓励大家去参与社会,在社区作出专业贡献,但现在却变成这样。”

不因恐惧而选择噤声

虽然面对不少挑战,但钟剑华强调会坚持发声,不会因为担心误踩红线而保持沉默。

钟剑华说:“多年来我一直扮演着公共知识份子的角色。我觉得自己对社会有责任,不应该停止指出问题所在。不应让恐惧支配自己,如果每个人都因为恐惧而选择噤声正是中了政府的计。我从来无党无派,不属于任何政治团体。在每个人都自我调整,因为各种理由而觉得需要噤声的时候,我觉得能说多少就说多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让政府和社会人士知道一种角度,而这种角度未必是官方的角度,甚至如果官方的角度是错误是谎言,我就更有责任去发声。”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