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6月 2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智库建议:对华关系恢复正常的前提是香港恢复自由

滚动 港澳台

多位美国法律专家和学者发声,民主国家应积极采取行动,迫使中国缩减执法力度,阻止中国采取进一步限制香港自治的行动,并推动《国家安全法》的废除。

雨中的中国国旗与香港区旗

中共庆祝建党100周年的时候,也是《香港国家安全法》实施整整一年。一年来,香港的司法独立、新闻自由被摧毁殆尽。多位美国法律专家和学者发声,为帮助减轻国安法对香港公民的影响,民主国家应积极采取行动,迫使中国缩减执法力度,阻止中国采取进一步限制香港自治的行动,并推动《国家安全法》的废除。

智库发布政策报告:加大制裁中国 升级香港问题为优先事项

2020年6月30日,中国政府在香港施行了一系列压制性的《国家安全法》。该法赋予了中国政府监督、审判和惩罚“分裂国家、颠覆政权、恐怖主义和勾结外国势力”这些行为的权力,加强了对香港公民的控制。此外,国家安全法扩大了中国警察在香港的权力,大大削弱了香港的自治权,剥夺了香港公民的基本自由。

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6月29日发布涉港报告《香港的未来岌岌可危:对抗中国的国家安全法》,报告建议美国及盟国加大制裁力度,并将中共在香港的行动作为美国及盟国的优先考虑事项。

流亡英国的香港立法会前议员罗冠聪在大西洋理事会的网络研讨会上说:“《国安法》重塑了香港的政治格局,将香港变成了一个警察社会。现在,‘一国两制’更像是‘一国一制’,中共正在将大陆的专制统治复制到香港。国安法生效一年来,香港发生了上千起因为违反国安法而被逮捕的案件,我们可以看到武器化、合法化的《国安法》不仅影响了抗议人士,还影响了记者,比如《苹果日报》近期发生的被捕事件,大量教师和学者迫于国安法不得不噤声,否则他们将失去工作。教育系统也正在被赤化。”

近日,在《国安法》的阴影下,北京对香港敢于发声的新闻媒体进行了一场大清洗。香港独立新闻媒体之一《苹果日报》被迫关闭,此前编辑部遭到突击搜查、高级编辑被捕,银行账户也被冻结。香港的新闻自由到此被破坏殆尽。

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贾恩(Ash Jain)在探讨美国及盟国针对香港的政策时说:“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而且应该做。我们的报告重点关注两级制裁,一级行动是扩大目前对香港的政策框架,包括指认破坏香港自治的机构,更多地揭露和谴责一系列中国政府在港的非法行为。这些行动的风险是有限且可控的,目标是加大对中国的压力,增加中国付出的代价。其他措施包括加大对香港民间社会团体的民主援助,扩大制裁违反国际合约的中共及其代理人,为香港公民提供避风港等。”

贾恩补充说:“二级行动中,必须将香港提升为西方国家与中国关系中的最优先考虑事项之一。这代表着与中国恢复正常关系必须以恢复香港民主秩序为前提。类似于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是以俄罗斯退出克里米亚为前提。美国及其盟国和合作伙伴也可以在某些方面寻求将中国不受限制地进入西方市场与遵守其对香港人权和民主的条约承诺联系起来。虽然这些行动可能会导致北京采取升级的反制措施,但作为应对中国对基于规则的秩序的挑战的更广泛战略的一部分,它们值得考虑。”

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亚洲研究中心主任罗门(Walter Lohman)则认为,就现实而言,为香港公民提供移民政策优惠,或通过贸易手段来制裁中国难以得到国会的一致支持。

2020年12月7日,美国众议院通过《2020年香港人民自由与选择法案》(The Hong Kong People’s Freedom and Choice Act of 2020),授予美国政府为受到迫害的香港公民提供移民救济和难民身份,但遭到了长期支持香港的参议员科鲁兹(Ted Cruz)的反对。科鲁兹公开表示,该法案将难民标准大幅降低,中国将利用该立法向美国派遣间谍。

香港街头的“国安法”宣传(美联社)

法律专家:《国安法》扼杀香港法治

《香港国安法》将其影响范围扩大至香港以外,在全球造成寒蝉效应,不仅破坏了香港法治,也影响了其他国家的民主与自由。这是同一天,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在探讨《国安法》对香港独立司法体制的影响时, 多位法律学者的共识。

美国纽约大学法学院名誉教授孔杰荣(Jerome A Cohen)说:“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保释程序。通常法律有一个保释惯例,嫌疑人在没有被指控为实施暴力的情况下可以被保释。但我们在《国安法》中看到的是惯例被推翻,这意味着政府可以轻易对每个人提出指控。鉴于《国安法》的弱点和模糊性,他们几乎可以因为任何事控告任何人。”

《香港国安法》第42条第二款明确规定,“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其不会继续实施危害国家安全行为的,不得准予保释。”近日,香港政府以“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对壹传媒行政总裁张剑虹、《苹果日报》总编辑罗伟光提出起诉,张罗二人申请保释,但遭到法官拒绝。在今年年初,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的保释申请也被“依法”拒绝。

美国乔治城大学亚洲发展中心执行主任(Thomas E. Kellogg)对进一步扩大警察权力的《香港国安法》第43条实施细则表示担忧。他认为,中共当局和香港政府积极推进《香港国安法》,最终必然扼杀香港法治。

2020年7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第四十三条实施细则》(《实施细则》)生效,为备受争议的国安法第43条作出明确法律解释。第43条规定,特区政府警务处维护国家安全部门办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时,在紧急情况下可以不取得搜查令进行搜查;限制受调查者离港;冻结、限制、没收及充公与危害国家安全罪行相关财产;移除危害国家安全的信息及要求协助;向外国及台湾政治性组织及代理人提供涉港活动数据;授权截取通讯及秘密监察等。

6月4日,港府发布公报称,香港终审法院英国籍非常任法官何熙怡的任期将于7月底结束,不再续任。何熙怡成为《香港国安法》生效后离任的第二名外籍法官。何熙怡此前公开表示,离任部分原因是因为《香港国安法》存在陪审团运作等诸多问题。而在2020年9月,终审法院海外非常任法官施觉民向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提出辞任,后被外国媒体证实其离职原因与《香港国安法》有关。

记者:一冰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