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6月 2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澳为葡萄酒关税上告世贸 澳中对话恐难重启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堪培拉日前宣布,将就中国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课征反倾销税一事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起申诉,而此前澳大利亚总理在七国集团(G7)领袖峰会上才表示希望重启澳中对话。前后不同的反应,让长期研究堪培拉对中政策的专家提出相异的观点。

资料照: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的澳大利亚葡萄酒展台。(2020年11月5日)

堪培拉日前宣布,将就中国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课征反倾销税一事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起申诉,而此前澳大利亚总理在七国集团(G7)领袖峰会上才表示希望重启澳中对话。前后不同的反应,让长期研究堪培拉对中政策的专家提出相异的观点。

澳抗议提高关税上告WTO

澳大利亚政府6月19日宣布,将就中国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课征反倾销税一事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起申诉。

香港中文大学法学教授默布恩( Bryan Mercurio )(照片提供: 默布恩)

香港中文大学法学教授默布恩( Bryan Mercurio )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说:“澳大利亚正在采取双管齐下的方法,把这个案子提交给世贸组织后,如果澳大利亚胜诉,它可以说,自己符合国际法,也就是说,中国违反了国际法。与此同时,它利用葡萄酒这一个产品向中国示意,以期通过更大的外交解决方案来结束贸易冲突,以期在其他产品上与中国恢复正常的贸易关系。以专业律师的观点,我认为澳大利亚的胜算很大。”

他指出澳大利亚只提告单一产品,是在暗示中国还有很多产品没提告,希望触动北京明白意思,能考虑重启对话的可能。因为在世贸的葡萄酒的关税诉讼,其实不可能解决所有的澳中外交冲突,而中国也将捍卫其对应措施是符合贸易规则的。其实双方都把这个诉讼视为比单一产品更大的问题。

悉尼科技大学(UTS)澳中关系研究院院长罗震(James Laurenceson)(照片提供: 罗震(James Laurenceson))

悉尼科技大学(UTS)澳中关系研究院院长罗震(James Laurenceson)则向美国之音表示,向世贸组织提出诉讼是一种完全合理的做法,无论是对澳大利亚,还是中国,因为这就是澳大利亚所支持的体系—一个通过规则和独立裁决来解决争端的世界,而裁决的结果将依据规则和证据决定。

但他提出了澳大利亚可能会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澳大利亚很有可能胜诉,中国输了然后上诉,但世贸目前不具备处理上诉需求的成员。因为几年来美国政府一直阻止世贸组织上诉机构任命新的法官,现在法官的人数根本不够受理上诉案件,整件案子会变成事实性的停摆。这个跟中国的态度无关,但澳大利亚似乎只愿意向中国发声。我个人的观点是,这显然不是一种特别聪明或有效的外交政策。”

州长盼和中 联邦不让步

事实上,澳中关系一直在直线下降。一年多来双方之间贸易战迟迟未见缓和。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动身前往英国参加G7峰会前夕曾与对中国最大出口州的西澳州长麦高文(Mark McGowan)进行会晤。麦高文在会晤后表示,他提出希望莫里森停止反华言论,以期改善澳中关系,但总理并不认同。麦高文指出,某些联邦政府官员对中国的批评太疯狂又离谱。莫里森则回击说,堪培拉对中国问题不会让步。

澳大利亚法学专家苏菲·约克( Sophie York )(照片提供: 苏菲.约克)

长期关注澳中关系的法学专家苏菲.约克( Sophie York )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澳大利亚的对外关系是联邦政府管辖的事务,州政府不但不该私自与其它国家订协议或进行交易,在针对国际关系时的发言也要谨慎,因为国家的主权永远是最重要的。

她说:“一个州长在快要选举的节骨眼上,提出明显可以吸引票源而与联邦政府相反的批评是不应该的。全体国民的利益绝对比单一个州的利益更重要,这也是我们联邦宪法的初衷。”

罗震则抱持不同的看法。他表示,麦高恩的发言若是代表西澳大利亚州人民的利益,他完全有权利,也有责任表达人民的需要。当然,外交政策是属于联邦政府的权责,地方政府不该指手画脚,但这也不表示对于联邦政府对中国的处理都不该有建议。他强调地方政府首长只要不是出自个人的政治或其他利益,而是代表地方人民的利益,表达意见应该是自由的。

罗震说:“如果联邦政府的决策不能被批评,这对自由民主价值的威胁,是不是比中国的行为更可怕呢? 澳大利亚是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核心价值观包括言论自由和政策可竞争性。但我发现近来有一种压力,认为澳大利亚人必须在中国问题上是‘一言堂’,才能不被质疑有叛国的想法,这个完全违反我国的立国原则。再说,这样子跟中国的独裁政权对于言论自由的打压,不是愈来愈像了吗?”

总理松口期重启对话

默布恩表示,澳中的外交冲突已经蔓延到贸易层面,可以说贸易已经成为更大的外交冲突战场。他表示,自从澳中关系恶化以来,澳大利亚一直试图恢复与北京的对话,但始终没有得到答复,这是因为澳大利亚需要维持其外交政策,但在经济上具有相对优势的中国不予配合。

默布恩说:“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作为一个以出口为导向的农业经济体,澳大利亚过去20年的持续经济增长和繁荣主要归功于中国。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又有自己的内部政策与外交原则,也坚持遵守这些一般民主国家公平、公正和正确的做法。不能仅仅因为经济需求就有所妥协。澳大利亚想把外交与贸易分开处理,但北京是在相对强势的位置上运作的,所以不愿意妥协。”

罗震认为,堪培拉希望重启澳中对话是正确的决定,毕竟中国是最大的贸易伙伴。但他提出了一个实际问题:“莫里森政府在希望重启对话的同时,又坚持对中国的各种行为保留批评与执行应对措施的权利,而不顾北京的感受。这样子澳中关系的改善可能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但不切实际。我认为联邦政府对与中国的关系只有明确的希望,但至今根本看不到任何实现希望的计划或策略。”

他认为双方无法对话,不仅仅是因为中国的政治制度。所有大国都用权力促进自身的利益,但堪培拉对中国的态度显然不同。他举例说明,澳大利亚前驻美大使霍基( Joe Hockey)曾表示,当澳大利亚与美国发生分歧时,它会“悄悄地”向美国提出,以“不羞辱美国或羞辱美国总统”的方式提出。但出于某种无法解释的原因,当涉及中国时,莫里森政府认为,坚持“主权”就意味着它应该对中国为所欲为。罗震认为澳大利亚政府虽然声称想重启对话,但作为完全是反方向。

国会启动澳中关系调查

澳大利亚几位参议员日前在议会呼吁,要求外交、国防和贸易委员会针对澳中关系进行听证调查,并在11月底前提交调查报告。

这项动议的发起人、参议员兰姆比(Jacqui Lambie)表示:“我们正尽力从一个对民主原则充满敌意的国家的干预中,捍卫我们自己的民主原则。”

约克说:“当第一代移民来到澳大利亚时,什么资源都没有,靠自己的双手非常辛苦地在这里打造出自己的家园,在进步中建立起我们的核心价值与立国原则,我们很珍惜我们所拥有的价值观,我们相信互相尊重与符合规则的交往方式。遗憾的是,中国显然无法做到这些,而是在自己不满意时就进行对我们国家的各种破坏行为。这个国家是我们辛苦建立的,我们当然要捍卫它。所以,即使中国是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我们也不会因为利益而出卖灵魂、出卖国家原则。只有当中国能做到互相尊重,并符合大家所制定的规则行事,这样的关系才能友好而且持续。”

罗震认为,现在澳中双方像小孩子打架,都认为完全是对方的错误,关系不可能好转。他希望堪培拉能提出有效的外交计划方案,否则重启对话会一直停留在希望阶段。

默布恩也认为这个问题没有短期解决方案。他说澳中关系唯一可能改变的契机是,如果中国与欧美等更重要的市场的关系改变,中国可能会失去与澳大利亚继续贸易冲突的需要,澳中关系才有可能因为外在而转变。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