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6月 1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大午案”辩护人呼吁保护本案内未成年人权益

滚动 焦点 中国大陆

6月11日,“大午案”部分辩护人就该案中未成年人保护问题发布致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共青团中央和全国妇联的紧急求救信,声称“大午案”在办理过程中严重侵犯了多名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而这种情况至今仍未得到丝毫改善。

6月11日,“大午案”部分辩护人就该案中未成年人保护问题发布致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共青团中央和全国妇联的紧急求救信,声称“大午案”在办理过程中严重侵犯了多名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而这种情况至今仍未得到丝毫改善。

这些辩护人在求救信中形容,“这些孩子亲眼目睹父母双亲被戴上手铐当场押走,这些恐怖经历,给这些未成年人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创伤。更为严重的是,在这些巨大的创伤还在流血不止之时,对这些孩子的父母双亲无差别地、甚至是报复性、羞辱性、胁迫性(针对孙大午)的羁押,让这些孩子的生活一下子掉进了恐怖黑暗的冰窟窿之中。在和平年代,他们一下子失掉了整个家庭,而且这种普遍性的针对大午集团高管层的做法,尤其会让这些孩子感受到被整个社会所抛弃”,辩护人们呼吁相关部门重视本案中未成年人合法权益遭到践踏的情况。

期间有辩护人受访时称,“父母都被羁押的主要是孙大午的5个孙子、孙女,他们虽然还在上学,现在主要是外公外婆等亲属在照顾。有好几个孩子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应激性心理障碍。比如说孙大午的小儿子孙福硕,当天晚上被抓的时候公安从卧室破窗而入,他小孩受到很大惊吓。还有集团副总经理李大红的孩子也是亲眼目睹自己父母被抓走,现在经常喊着要爸爸妈妈”。

据了解,中国国务院于6月8日正式印发《国务院未成年人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关于加强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意见》,围绕贯彻落实《民法典》和《未成年人保护法》,提出了25项加强未成年人保护的任务。然而相关部门面对大午案内如此明显的未成年权益被侵害的情况却无动于衷。

在5月17日开始的“大午案”庭前会议上,孙大午大儿子、集团董事长孙萌就曾哭着说:“我夫妻两个在押,还把我们的工资扣押了。孩子在家生活费都没有啊!我觉得应该把我的工资解除扣押,交给岳父母帮我养孩子!”集团副总经理李大红也当庭申请法院调取抓捕当晚的全部录音录像视频,李大宏表示他的孩子被交给了陌生的执法人员,现在孩子心理非常不健康。

目前本案辩护人亦努力在为被告争取取保候审,要求当局至少释放父母一方回家照顾孩子,但此申请仍未有任何进展。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