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6月 1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通过反外国制裁法 美在华企夹缝中求生存

滚动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中国人大常委会6月10日通过《反外国制裁法》,以所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之名,反制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对中国的“单边制裁”。观察人士称,在美中两国贸易战尚未结束之时,中国又通过反外国制裁法,这让美国在华企业进退两难,预示着未来美中关系将持续紧张。

一辆大卡车运出特斯拉上海工厂出产的汽车。(2021年5月13日)

中国人大常委会6月10日通过《反外国制裁法》,以所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之名,反制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对中国的“单边制裁”。观察人士称,在美中两国贸易战尚未结束之时,中国又通过反外国制裁法,这让美国在华企业进退两难,预示着未来美中关系将持续紧张。

新法具体适用对象和措施

中国出台的《反外国制裁法》被认为是继三年前美中两国爆发贸易战之后双方的又一次正面交锋和较量。只是这次是从贸易层面,上升到法律层面。

中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负责人10日在接受新华社的专访时说,制定这部法律的目的是“反制、反击、反对”外国对中国搞的所谓“单边制裁”,为中国“应对打击外国反华势力、敌对势力的活动提供法治依据” 。

他还引用已故中共领袖毛泽东的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为中国政府采取的立场进行辩护,并称要对某些西方国家和组织以涉疆涉藏涉港涉台涉海涉疫等议题为借口,对中国有关国家机关、组织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进行所谓“制裁”的霸凌行径进行有力反击。

这部本月10日开始施行的《反外国制裁法》共十六条,其中第四、第五条规定,国务院有关部门可以决定将“直接或者间接参与制定、决定、实施”针对中国公民、组织采取“歧视性限制措施的个人、组织列入反制清单”。此外,反制措施的适用对象还包括列入反制清单个人的配偶和直系亲属,列入反制清单组织的高级管理人员或实际控制人等。

该法第六条规定的具体反制措施包括,“不予签发签证、不准入境、注销签证或者驱逐出境”,“查封、扣押、冻结在我国境内的动产、不动产和其他各类财产”,“禁止或者限制我国境内的组织、个人与其进行有关交易、合作等活动”。

在中国通过这部《反外国制裁法》之前,中国人大在今年3月召开的会议上的工作报告中指出,今后一年的主要任务是加快推进涉外领域立法,“围绕反制裁、反干涉、反制长臂管辖等,充实应对挑战、防范风险的法律‘工具箱’”。反外国制裁法给这个工具箱增加了一件新工具。

全面冲突影响美在华企业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学院终身教授高树超博士对美国之音说,美中贸易战开始,已经延伸到超出贸易的领域,如美国在涉及新疆和香港问题上对中国的制裁表明,美中之间的冲突已经完全从一个贸易冲突,变成一个更全面的冲突。反外国制裁法将让美国企业在美中两国相互制裁时进退维谷。

他说:“很多外国企业可能就会比较担心,因为这涉及到在中国和美国之间选边的问题。例如,美国对华为进行制裁,如果美国企业要遵守美国的制裁,那么美国的企业就会违反中国的反制裁措施,这就让美国的企业陷入两难境地,这对美国企业来说是最棘手的事情。”

不过,高树超教授认为,《反外国制裁法》欲起到的是威慑作用,有点像核武器一样,起码宣称的“杀伤力”要强,才能起到比较大的威慑作用。

他说:“中国的反外国制裁法,其作用就相当于一个核武器。核武器什么时候最有效呢,不用的时候最有效。一旦使用了核武器,一定是两败俱伤。不用是最好的。但是中国是不是能用、敢用、用了能起到什么效果,这些都属于是未知数。”

美国迈阿密大学资深政治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金德芳(June Teufel Dreyer)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补充说,中国人大单方面通过的反外国制裁法虽然很明显是针对美国,但这个法律在很大程度上是象征性的。

她说:“毫无疑问,一些美国公司会受到伤害,但总是有办法规避法律规定的。因此,我认为这只是美国和中国之间针锋相对游戏的最新进展。”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中国经济学家梅新育博士认为,中国出台这部法律是在中美两国之间的贸易战中为保护自身合法权益而迫不得已采取的措施。

他说:“通过这样一个外国制裁反制法,也是有助于降低全球经贸和政治交往中的不确定性风险。我也希望中国最好不要使用这项法律,这样对中美两国的经贸平稳发展,乃至对全世界都是好事。”

金德芳教授表示,中国有制定任何法律的合法权利,帮助中国公司应对美国的制裁,但怎么执法则是另外一回事。从过去的经验来看,中国公司经常站在那些想在中国做生意的美国公司一边,总是能找到绕过中国规定的办法。

金德芳教授还举例说,过去美国公司也曾帮助过被美国制裁的中国公司。例

如,在美国商务部2018年4月以中兴公司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和朝鲜的制裁条款为由,禁止美国的英特尔、高通等公司向中兴销售零部件产品、软件和技术等之后,美国公司的代表对特朗普政府进行多方游说,最后让美国政府在对中兴做出天价罚款之后,“放了中兴一马”,美国商务部解除了对中兴的出口禁令,中兴又能重新购买美国公司的零部件等。

金德芳说:“因此,在美国制裁中国,中国反制裁过程中,哪方会“输得更多”,哪方会“愿意做出妥协的姿态”,有待观察。”

你来我往 相互制裁

分析人士指出,美中两国贸易摩擦和纠纷长期存在,到2018年3月双方的经贸紧张关系逐渐升级。特朗普政府指责中国偷窃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设置贸易壁垒,强迫美国公司技术转让,操弄不公平的贸易行为,而且美中两国贸易逆差高达数千亿美元。

有鉴于此,美国商务部4月3日宣布,对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25%关税。中国转天也对同等价值美国商品加征报复性关税。此后双方你来我往,“打打谈谈,谈谈打打”,双方加征关税商品总额高达数千亿美元,直到两国2020年1月15日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另外,中国在涉疆涉港等问题实施的政策或法律,招致美国严重关切。2020年6月,港版国安法之后,美国8月宣布制裁11名损害香港民主和自治的香港和大陆官员,包括特首林郑月娥,港澳办主任夏宝龙、中联办主任骆惠宁。美国2020年12月宣布,对中国人大副委员长王晨等14名副委员长实施制裁,惩罚他们在剥夺4名香港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资格中起的作用。

2020年7月,美国根据《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对中共政治局委员、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等四名新疆官员和新疆公安厅实施制裁。2021年3月,欧盟、英国和加拿大也宣布制裁新疆党委副书记王君正等四人和一家实体。 除此之外,美国还以国家安全和利益,《出口管制条例》,违反伊朗制裁令等原因,陆续对数十家中国企业实施制裁,列入“实体清单”。

在美国对中国个人、机构等实施制裁后,中国在拜登总统就职之际宣布制裁前国务卿蓬佩奥等28人。去年8月,中国还制裁了鲁比奥(Marco Rubio)等6名联邦参众议员,以及美国民主基金会总裁格什曼等5人。

美中相互制裁致使两国关系跌至过去几十年来的新低。展望美中两国未来的经贸关系,迈阿密大学教授金德芳说,如果中国停止侵犯知识产权,已经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咄咄逼人的活动,还有对台湾的军事恫吓和压力,那么美中两国紧张关系将消除,这比“贸易战立法”更有助于美中关系。

新加坡管理大学的高树超教授说,未来美中关系的走向仍然比较严峻。美国国会民主共和两党议员在对中国的竞争或对抗问题上达成了共识,尽管两党采取的手段和方式不同,但是从战略角度上,还是要跟中国全面竞争。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