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9月 22,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杨迁:往日荣光不在 港人“恋殖”之屈向谁说

大众观点 推荐 港澳台 滚动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19日国葬尚未举行之时,就有香港建制派议员要求香港法律移除“女皇陛下”、“国务大臣”等字眼,当晚,港府甚至逮捕了英国驻港使馆外为女王守夜的一名男子。这隐隐透露出香港往日“殖民地”记忆或正被强制抹去。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19日举行国葬时,远在香港的英国驻港领事馆外,许多港人自发聚集起来为女王守夜。然而本应沉默又宁静的夜晚被警察打破了。港警逮捕了守夜人群中一位用口琴吹奏英国国歌及《愿荣光归香港》这一被认为是“反送中”运动歌曲的男子。有人看到,警察亲自浇灭了安放在使领馆外人行道栏杆上的烛光。

警方指控吹奏口琴者涉有“作出具煽动意图的行为”罪。仅仅因为吹奏所谓“煽动”歌曲而被捕,这在香港这座曾因丰富抗议文化而知名的自由城市发生,实在令人错愕。然而,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警方的行为证明,香港政府正逐渐清除与“旧时代”的联系,女王的逝世正成为这一历史变化的起点。

英国女王逝世后,在一周的悼念时间里,香港人常常顶着高温排起长队,等待进入英国领事馆留言献花,其中不乏痛哭流涕者。大陆“爱国者”将此称为“恋殖心态”,对之嘲讽辱骂,然而,被圈禁的人们怎么能理解曾经尝过自由滋味的港人内心的苦闷与恐惧?“爱国者”们哪管两岸历史经验的不同,他们无视港人对现实政治的不满,只懂得在“民族主义”的宏大叙事中沾沾自喜。

新一届香港政府上台后,“一国两制”频临破产,公民社会愈加收紧,民众怨声载道,是港人怀念香港旧时光的最主要原因。

港府防疫“一叶障目”不顾经济

在新冠肺炎爆发近3年之际,新冠大流行后继乏力,全世界大部分国家或地区已对外开放或逐步开放,唯有中国,仍在卖力防疫,成为地球上的“孤岛”。香港亦不得不跟随大陆政策亦步亦趋,虽防疫政策稍有放松,但也极大限制了对外开放。

目前香港规定对海外入境人员实施“3+4”检疫,即酒店检疫三天,随后四天居家医学监测,出入场所受限,其与内地的通关则更为严格。对通关的限制使港人及居港外籍人士对港府逐渐失去耐性和信心,不断有传言称外资及高层将离岗,有房产出租业内人士表示,许多商厦办公室都丢空,有些客户说将搬迁至新加披。

政府“一叶障目”只顾防疫,影响了人民生机,打击了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不少政商界有影响力的任务纷纷发声,希望香港不要“自废武功”。

20日,已经上任3个月的香港特首李家超会晤媒体表示,政府在致力防疫之余,也希望港人有更大活动空间,并让海外人士来港更方便,让香港与世界联系。言下之意,防疫仍是港府最主要的政治任务,其他通关、振兴香港经济等问题他或非他力所能及。

22日,港媒爆料,政府正研究放宽入境检疫政策,下周或公布将现时“3+4”改为“0+7”,即全面取消酒店检疫要求,入境旅客只需7天居家隔离。然而,香港检疫政策实施太久,或有积重难返之虞。香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前局长马时亨表示,香港无条件“清零”,难与内地通关,如不对外开放,犹如“在水中央,但迟早浸死”,“两头不到岸”。

无视“移民潮”滑向“大陆化”

香港严格的检疫要求背后,是中共对港府的手拿把攥,这也是香港近年政治环境剧变的主因。严格的防疫政策加上政治环境开倒车,引发了香港最严重的“移民潮”。

由于香港居民离境时无需向政府申报外游目的,港府无法直接统计出港人移民数字。根据港府今年8月的净迁移数字显示,香港居民净移出人口由去年8.92万人急升至11.32万人。此外,英国于去年放开香港BNO持有人移民申请,去年1月31日至今年6月底,累计有14.05万宗BNO签证赴英留居申请。

港府拒绝使用“移民潮”等字眼,前特首梁振英甚至多次强调,港人只是“移居”而非“移民”,然而统计数字不会骗人。时事评论员梁启智表示,“其他年份净移出移入通常每年大约正负2万之间,但前年净移出9万,去年11万,肯定不正常”。他表示现在竟要讨论有没有移民潮,简直“不可思议”。

客观现实摆在眼前,香港政府视而不见,难免令人失望,这正是港府逐渐滑向“大陆化”的明证。“大陆化”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香港自由民主的社会氛围将完全消失,连带着旧时代的文化以及殖民地历史的失传。

“殖民地”历史濒临失传

19日英国女王葬礼还未举行之时,不满于港人“恋殖”现象的建制派立法会议员陈曼琪致信司法及法律事务委员会主席廖长江,要求香港法律条文移除“女皇陛下”、“国务大臣”等殖民地色彩的字眼。今年6月,香港中学课程新增的“公民与社会发展科”的教科书里,明确表明香港不曾是英国殖民地,英国在香港仅只实施“殖民管治”,而中国一直拥有香港主权。

教科书事件表明,中共为了稳固其在香港的政权,已经不顾历史事实,这与其对待台湾问题以及南海问题的操作如出一辙。

回到“恋殖”的问题,港人真的怀念那段曾经的历史吗?恐怕未必。二战以前,香港曾被英国拱手让给日本,二战胜利后,香港重回英国手里,但港人心态未必心恋英国,英国也在香港实施“非殖化”管制,在当地培养殖民地官员,“以华治华”。但就是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中,英国不在高高在上,香港显露出极大的潜力,经济蓬勃发展,社会自由开放,在二战余烬中奇迹崛起。港人怀念的,无非是这份过去的荣光。

如今,《香港国安法》下,香港公民逐渐失声,没有移民能力的人只能靠悼念女王表达对当前政治与社会环境的不满,然而吹口琴者被逮捕意味这也几乎不可能,未来中共将逐渐抹消香港曾经“殖民地”的痕迹。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