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9月 22,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张又普:内蒙古的森林

大众观点 滚动

中国官媒在介绍内蒙古植树造林的成就时,却从不提这是由日本人开创的巨大工程,从不提日本的经济援助,从不提日本专家们的技术指导,只强调党的领导与功劳,只强调中国老百姓的辛勤劳作。

第一节:历史介绍

在中国北部有一块辽阔的蒙古高原,面积大约是274万平方公里,平均海拔高度是1580米。其中外蒙古是156万,内蒙古是118万平方公里。这片土地又平又高,气候恶劣,不适合农业生产,自古以来就是以畜牧业为主。与南方的农业国家中国比邻而栖,形成了双方相互友好往来、通婚、交流、竞争的复杂的历史。汉族人的农业生产比较稳定,单位面积能够养活的人口较多,而蒙古族的畜牧业则流动性较大,单位面积能够养活的人口较少。经过两千多年的竞争,农业中国人多势众,兵强马壮,压倒了北方的游牧民族。内蒙古紧靠汉人区,受汉人的控制较为严密。而北部的外蒙古则离得较远,管制松散,相对独立,是中国的藩国。1924年,苏联出兵外蒙,外蒙独立。1950年,北京政府宣布承认外蒙独立。

蒙古高原虽然地势较高,但却是一马平川,人烟稀少,一片草原。天下大雨时,草根留住了土和水,雨停后再慢慢释放水,保持水土湿润。雨水和动植物的尸体可以自然地给土地增肥。草原消耗地力较少,而且很多野草本身还能给土地增肥,由此形成了良性的自然循环,肥沃的草原几千年恒古不变。1949年大陆政府成立后,经济落后,非常贫困。毛泽东号召抓紧两项生产,一个钢铁,一个粮食。那时中国成立了几个农业生产建设兵团,从苏联进口大型农业机械,大规模地在内蒙古开荒种地。第一年收成极好,但农作物要消耗大量的土地肥力,大大超过了自然增肥的速度。到第二年时,收成就差了许多。到第三年时,土地饥贫,几乎颗粒无收,众多的农场被迫关闭。蒙古高原气候恶劣,生态环境脆弱,丰美的草原一旦遭到破坏之后,就再也无法恢复原状了。没有植物,失去了植培,土地就失去了保墒存水的功能。一下大雨,大水夹着土壤一起流向下游,泥水俱下,水土流失。雨一停,土地干裂,原来的草地自然而然地就变成了沙粒。茫茫内蒙古大草原,历时千载,纵横千里,牧草遍野,牛羊成群,然而却不幸地逐渐向沙漠转变。强风时形成的沙尘暴,往往直接殃及华北、西北广大地区。

1966年冬季,文化大革命大串联,我哥哥带着我在北京生活了一个月,那时曾遇到过一次严重的沙尘暴。狂风卷着黄沙从内蒙古沙漠呼啸而下,整个北京市黄尘滚滚,狂风卷着沙子,让人不敢睜眼睛,打得人耳朵壳疼。记得那时北京市民们曾担忧地对我们说,这些年来,北京每年冬天都会出现这种沙尘暴,照这样下去,几十年后,北京就会变成沙漠了。

第二节:植树造林

1972年中日建交,中国放弃了对日本国的战争赔款要求,同时,日本则开始给中国提供大量的经济援助,包括无偿赠送和无息、低息贷款两种,持续了四十年的经济援助,其总额远远超出了战争赔款。日本援华的工程项目很多,最值得称道的是北京地铁和在内蒙古的大规模植树造林。在历时四十多年的时间里,日本每年都要派遣大批科学技术专家来访内蒙古,由日本政府出钱,聘请当地的中国人,大规模植树造林。日本的这项巨大工程受到了中国各级政府和当地老百姓的积极支持与合作,因为这项工程的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北京,可以从根本上消除北京的沙尘暴,防止北京的沙漠化。在沙漠上植树造林,一开始时非常艰难,几乎是种多少,死多少,剩不下几颗活树。但在日本的资金、日本的林业专家、和数以万计的中国林业工人的共同努力之下,大家逐渐总结经验,越干越好。经过四十多年持之以恒的努力奋斗,获得了丰硕的成果。据中国政府报道,内蒙古的森林面积已经达到了3.92亿亩,约合26万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达到了22.1%,林业用地面积、森林面积全都雄踞全国第一位。受益于这片森林,河北、山西、陕西三省的气候均大为改善,雨量增多,风沙减弱,水土流失减少,对环境的改善日益增强。

2010年代的内蒙古森林

不过,中国官媒在介绍内蒙古植树造林的成就时,却从不提这是由日本人开创的巨大工程,从不提日本的经济援助,从不提日本专家们的技术指导,只强调党的领导与功劳,只强调中国老百姓的辛勤劳作。那么,我又是怎样知道这些情况的呢?1985年至1988年,我在日本筑波大学攻读计算机的博士学位。日本茨城县筑波市位于东京东北方向大约六十多公里远,是日本的科学城。除筑波大学之外,还有许多各种类型的中央研究院,其中就包括有农林省的研究院。那时,有一所私立学校办了一个中文班,我出任中文老师,教一些日本人学中文。记得有一天班里来了一位中年男子,中文说得不错,引起了我的关注。他对我说,他是农林省的林学专家,在过去十几年的时间里,他每年都要在内蒙古生活几个月,指导中国人植树造林,因而学得一口较为流利的中文。他是个中国通,1980年代时,他曾经走遍中国大地,考察中国各地的森林状况。他对我说,1940年代有一首中国歌曲唱到:“我们在太行山上,山高林又密,兵强马又壮”,然而,从1950年代开始,中国的森林资源遭到了厄运,尤其是在1958年的大炼钢铁运动里,不计其数的森林被砍伐、破坏,用去炼钢。仅仅二十来年功夫,到了1980年代时,太行山成了秃山,变成了“山高没有林”。再看东北的小兴安岭、大兴安岭,森林资源更是被破坏得不像样子,漫山遍野被砍伐得一片狼藉、惨不忍睹。中国有句俗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然而青山成了秃山,真的是会“没柴烧”的!

1958年的大炼钢铁运动

八十年代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后,中国政府意识到森林是地球之肺,毁灭自己的森林就是毁灭自己的肺,是一种慢性的民族自杀。日本政府和日本林学专家们不失时机,率先向中国政府提出指导性意见并获采纳,中国开始颁布森林保护法,运用法律手段封山育林。同时,中国接受了日本政府的经济援助和日本林业专家的技术指导,从内蒙古开始,在中国全国范围内,大规模植树造林,重建森林,重建自己的民族之肺。

内蒙古离日本很远,日本人为什么那么热心地出钱出力去植树造林呢?日本专家对我说,日本人真的认为改革开放的中国是好朋友,真的认为帮助中国也是帮助自己。因为监测表明,内蒙古南下的沙尘暴,横扫北京之后,跨过大海,可以到达日本的北海道。虽说眼下对北海道的危害还不严重,但从长远看,如果不立刻采取行动的话,数十年后,如果那时的沙尘暴让北京变成沙漠的话,北海道恐怕也难逃灭顶之灾。为了长远利益,日本政府必须下大力在内蒙古植树造林,也非常乐意地让这项工程的最大受益者是北京。

我自幼生长在西安市,虽少小离家,但童年时代的朋友们仍都在西安。他们对我说,近年来,西安的气候变化很大,雨量明显增多,空气中的沙尘减少,空气质量好多了。就连号称黄土高原的陕北地区,从空中看去,都出现成片的葱郁绿色了。每次得到这样的信息,我都由衷地为家乡的变化感到高兴。唯一感到遗憾的是,一旦谈及到气候变好的原因时,有一部分朋友们回答:“感谢党的恩情,都是三峡大坝的功劳”。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