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7月 29,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林锡星:中国究竟是喜欢还是讨厌缅甸

大众观点 滚动

缅甸官方媒体7月25日报道,缅甸军方处决了4名政治犯,因协助实施“恐怖行为”而被处决的4人为缅甸民运领袖觉敏友(Kyaw Min Yu)、前全国民主联盟国会议员朴泽雅导(Phyo Zeya Thaw)、拉妙昂(Hla Myo Aung)和昂杜拉佐(Aung Thura Zaw)。

缅甸官方媒体7月25日报道,缅甸军方处决了4名政治犯,因协助实施“恐怖行为”而被处决的4人为缅甸民运领袖觉敏友(Kyaw Min Yu)、前全国民主联盟国会议员朴泽雅导(Phyo Zeya Thaw)、拉妙昂(Hla Myo Aung)和昂杜拉佐(Aung Thura Zaw)。

他们是因涉嫌参与凶暴杀人暴力事件,实施幕后策划、指示安排、合作执行等罪行,而被法院判决死刑。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强烈谴责缅甸军方处决4名民运人士。

联合国缅甸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安德鲁斯说:“听到军政府处决缅甸爱国者和人权与民主捍卫者的消息,我感到愤怒和悲痛”。

这些官员凭什么下定论谁是爱国者和人权与民主捍卫者?缅甸根本不存在什么人权与民主捍卫者,他们滥杀异已,归根到底,他们是在毫无原则的互相大开杀戒。现在马来西亚也有两千名死囚,为什么没人去关注?

中国的态度别俱一格,2022年7月3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缅甸蒲甘同柬埔寨副首相兼外交大臣布拉索昆就缅甸局势交换意见。布拉索昆介绍了作为东盟缅甸问题特使访缅情况。王毅赞赏柬埔寨接任东盟轮值主席国以来积极斡旋缅甸问题,重点阐述了中方在此问题上的3个期待,其中第一个期待是期待中国东盟共同推动缅甸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持续推进政治和解,鼓励缅甸各党派以国家大局和人民利益为重,理性务实、互让互谅,兼顾各方合理诉求,早日恢复稳定、实现和平。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7月25日在例行记者会上答询时也说:“我们一贯主张缅甸各党各派从国家和民族长远利益出发,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妥处分歧和矛盾。”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佘丽莲说:“中国是少数与缅军有交涉的大国,中国的呼吁相信能推动军政府采取行动。”

西方与中国的差别在于西方一边倒支持反Tatmadaw势力,但西方与反Tatmadaw的一切对话都是缺乏“实质性”的,孤立Tatmadaw所能取得的“回报正在递减”。

除了NUG和PDF外,谁(包括绝大多数“民地武”)也不希望缅甸崩溃。

中国显然不希望全国民主联盟(NLD)彻底垮台,因为中国与全国民主联盟(NLD)有过一段蜜月期,尽管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的圈子里都是一些亲西方的政客。中国也不是无原则地支持Tatmadaw,中国与Tatmadaw也有过一段孽缘,Tatmadaw的四号人物登盛(Thein Sein)总统拿中国利益当投名状出访民主大国,紧接着解除报禁,引进NGO,也伤害了中国。

因此,中国不会选边站,只希望缅甸恢复政治稳定,回到“军主立宪”时期的“双头政治”状态。中国一贯主张缅甸各党各派从国家和民族长远利益出发,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妥处分歧和矛盾。何谓宪法?就是2008年宪法。缅甸当前的危机实质上就是宪法危机,只有在宪法框架内才能解决问题,假如胡子眉毛一把爬,各说各话,永远也解决不了问题。

2020年11月大选,全国民主联盟(NLD)以惊人的票数大获全胜。Tatmadaw认为选举有诈,要求重新点票,全国民主联盟(NLD)不予理釆。紧接着Tatmadaw要求召开老一届议会第二次会议(符合程序),但全国民主联盟(NLD)不予理采,而急于召开新一届议会第一次会议,试图闯关,Tatmadaw终于接管了政权。

当初Tatmadaw对是否接管政权仍犹豫不决,实际上选举无论谁胜谁负,都存在问题,大家心知肚明,政治本身就是妥协的艺术,如果全国民主联盟(NLD)让出一点票来,保持双方平衡,也就平稳过去了,但全国民主联盟(NLD)试图用民意来压制Tatmadaw,紧接着就是修宪,老奶奶可能还想当总统。

从大环境看,目前缅甸的形势也不是孤立的。俄乌战争枪声一响,打开了魔盒,世界从此进入乱纪元。目前缅甸国内的舆论开始转向,缓解了Tatmadaw的压力。

近日,缅甸有两大喜事,其中关注度最高的是:缅甸当局严格管控美元,导致美元价格飙升,进口货也随之上涨,可最应该涨的汽油燃油却没有上涨,反而还稍微降了一点,加油也没前一段时间那么难了。反观政坛,东盟缅甸问题特使近日向媒体透露,国管委主席敏昂萊(Min Aung Hlaing)已承诺允许与昂山素季会晤。

当前,缅甸出现的一些困难是全球大环境造成的,与反Tatmadaw的骚扰无直接关系。缅甸除了“燃油依靠进口”一项外,其他并无太多问题,更没有什么债务问题。国债(National Debt)仅占GDP的40%,也从未有不偿还的坏名声。国家在困境当中,依然拥有一定的经济发展进度。况且邻居国家不会袖手旁观。

日本是缅甸的重要投资者,根据日本对外贸易振兴机构JETRO(Japan External Trade Organization是有日本政府背景的一家机构)的一项调查显示,70%的日本在缅企业将会继续运行或扩张业务,52.3%回答将维持现状,13.5%将会扩张,27.5%回答将削减,仅有6.7%回答将撤离缅甸或迁移国外。

以上是2021年8月至9月,对在缅投资的日本企业进行调查后,12月份公布的结论,有近180家企业和公司参与此次调查。据称,截至2021年6月底,在缅甸的日本企业和公司共有433家。

林锡星 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