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6月 22,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官方通报唐山打人案细节 “含糊其辞”难令外界信服

滚动 推荐 中国大陆

在震惊中国社会的唐山打人事件发生十一天后,河北警方于6月21日发布了案情侦办进展的最新官方通报。当局在这份通报中公布了被打女子伤情、相关部门领导被调查,以及嫌犯开设赌场、是否涉黑等多个违法犯罪活动正在侦查的情况,但对舆论关心的“受害女孩为何只是轻伤、出警速度如此慢又作何解释、被消声的受害者家属及多名记者调查受阻”等一连串问题闭口不谈。

在震惊中国社会的唐山打人事件发生十一天后,河北警方于6月21日发布了案情侦办进展的最新官方通报。当局在这份通报中公布了被打女子伤情、相关部门领导被调查,以及嫌犯开设赌场、是否涉黑等多个违法犯罪活动正在侦查的情况,但对舆论关心的“受害女孩为何只是轻伤、出警速度如此慢又作何解释、被消声的受害者家属及多名记者调查受阻”等一连串问题闭口不谈。有分析人士指,当局的通报在细节上“含糊其辞”,难免引来更大的质疑声音,亦难令外界信服。

鉴定结果被质疑

河北警方在其21日发布的通报中写到,根据司法鉴定,唐山打人案的4名受害人中,两名伤者远某、李某为“轻微伤”,经医院检查无需留院治疗自行离开。另外两名伤者王某某、刘某某则为二级“轻伤”,“在普通病房住院治疗,伤势已好转”。

而这一结论引多方质疑。外界担心这一鉴定结论所对应的刑罚不够重,不能与这些嫌犯的暴力行为相匹配。

四川的刑事律师汤弘扬对此表示,虽然中国法律上对轻伤、重伤的定义与日常有点不同,但从他处理过的多起刑事案件来看,他对这次唐山打人案中被打得最严重的女性受害者的轻伤认定也感到意外。

前中国政法大学教师滕彪指,中国这些鉴定机构、法医,不是独立的,不完全是依照科学标准来鉴定,“在这种有重大影响的案件中,做出的损伤级别鉴定很难有独立性,或至少会受到干涉”。

出警速度引猜想

据唐山官方的通报,打人事件发生在6月10日凌晨2时40分,一分钟后就有人报警了,但直到3时9分民警才抵达现场。接警的派出所与烧烤店的距离不到两公里,打人事件发生后十五分钟,120就已经抵达现场接走伤者,但警察却花了近三十分钟,警方的出警速度同样很难不让人猜测其中是否存在“保护伞”。

公开资料显示,几名主要犯罪嫌疑人都是前科累累,劣迹斑斑。主要施暴者陈继志甚至身负“刑拘在逃”的罪名,却长期逍遥法外,早年曾在澳门赌场做叠码仔的他能如此嚣张跋扈,令外界对其背后是否有“保护伞”充满好奇。

若多名暴徒丧心病狂围殴几名女性的背后真有“保护伞”,这给民众带来的伤害无疑是社会性的,将令每一个置身于这种社会环境中的人失去安全感,只因谁也不能预言自己和亲人在未来的某一时刻不会遭此劫难。

通报中还提到,河北省的纪检监察机关已对相关“公职人员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开展审查调查,却并未明说是否有公职人员充当“保护伞”。不过,该通报直接戳破被查民警陈志伟的谎言,倒是令外界颇感意外。陈志伟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称,警方在接警后五分钟就抵达现场。

噤声行为惹众怒

唐山打人事件已过去10多天,但无论是被打的受害人还是她们的亲友均不见公开发声。

连日来,也不断有凤凰网、贵州电视台等多名官方媒体的记者爆料称,他们在事件发生后进入唐山采访被阻止,甚至遭当地警方无端扣留、暴力执法,最终在唐山火车站被要求乘坐指定出租车、人车合影后才能离开。其中一名采访受阻的贵州广播电视台记者事后表示,因为各种原因,需要把视频删除,他还接获通知,不能再对唐山打人事件发表看法和评论。

湖北民族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柳倩月,在《今日头条》实名认证的平台批评贵州记者擅自到唐山进行采访,称“记者证不是万能的通行证”,地方台记者在央视记者未现身下,到敏感地方搞暗访被扣查,应该自我反思,随即招来大陆媒体和网民的大量批评。

大量网友指,在中国针对重大舆论事件的审查管控下,受害者被消声已是一种“常态”。

《北京晚报》21日的社评以《越是出了事,越要正确对待舆论监督》为题写道,“信息越是畅通、舆论压力越小。善待舆论监督,才能在社会良性互动中建立起信任”。

正义本可避免“迟到”

香港评论人士、前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指出,不讲新闻自由,阻止记者采访,后果很严重,“执政党的成绩不是靠自己在新闻媒体上自吹自擂,而应该是人民群众看得见摸得着,实实在在地有幸福感、获得感和安全感”。

观察人士认为,监督政府部门施政是记者的天职,从阻挠记者采访到学者力挺官方的言论,都突显中国官方在处理突发事件时对言论自由的控制,而这又令“迟到的正义”在中国频现。

针对唐山打人事件,最有效的解决方式不应是控制舆论,而应是官方在第一时间站出来公开事情的全部真相,“遮遮掩掩,语焉不详,甚至干脆无可奉告,不仅难以服众,反会成为该事件持续发酵的‘催化剂’”。

虽然河北省公安机关发布打人案初步调查结果有些“含糊其辞”,但也提供了一些有用信息,算是一个正面信号。不过其信息发布得太慢,信息多日不公开与民众集体不安全感搅和在一起,势必会引发外界的各种臆测和质疑。

此外,唐山打人案因受到舆论的高度关注,可以预见的是,该有的公平正义最终会到来。但公平正义不能只靠摄像头、互联网和舆论压力,如果不是舆论对案件紧追不舍,正义是否真能来到?在没有摄像头监控的地方,也能有正义吗?因此,让受害者和她们的家属能够自由发声,让媒体记者可以依法行使采访权,让事件处理始终保持信息公开透明,才能避免唐山的城市形象因为个案发生一场新的“大地震”,避免中国的法制化建设和民主化建设误入“纸上谈兵”的歧途。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2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iao collective
qiao collective
7 月 前
Happy眨眨
Happy眨眨
7 月 前

我是Happy眨眨,一枚动画界新人。擅长各类反共动画,有需求者可以跟我联系。email:[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