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4月 8,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司尧天:疫情下上海乱象频出 “政治病毒”衍生更多人道灾难

滚动 推荐 大众观点 中国大陆

“一个城市的文明,一定不是看它的建筑物有多大多豪华,而是看它如何对待老人、孩子、妇女、以及包括小动物在内的弱势群体”……

今年3月以来,上海受到了最为严重的新冠疫情袭击,让这个拥有2500多万人口的国际大都市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为了防止疫情蔓延,当局在3月30日开始实施所谓的“全域静态管理”,要求“人不流动、足不出户”。

当局针对上海疫情采取的封控措施不仅扰乱了当地民众的日常生活,甚至还让选择配合当局政策的民众在家连吃喝都难以得到保障,俨然已造成了另一场人道灾难。

居家避疫、定点隔离均难饱腹

近日来,大量上海民众抱怨当局封城造成的食品供应短缺的视频和留言在网上层出不穷。

其中有视频显示,4月6日晚,在宝山顾村大唐花园的整个小区都挤满了人,有市民高呼口号,也有市民敲锅、敲碗,后来民众在大喇叭带动下一起高呼,“我们要物质、我们要生存,我们不想活活饿死,政府再不过来人解决食物问题,这里真的要造反了”。

在上海,所有病毒检测呈阳性的民众都需要被送到指定地点隔离,然而部分隔离点仅是临时建立,没有人员管理,因此也有越来越多的“隔离点悲剧”流传到网上。

有视频显示,在上海南汇方舱医院内,一名女子拍下隔离者疯抢物资的过程,并称“抢不到饭就没得吃,要拿到物资就得靠自己抢”,结果她最后仅抢到一箱水,直接在视频的最后失声痛哭。

面对眼前的乱象和沸腾的民怨,上海副市长陈通在7日的新闻会上承认居民日常生活受到严重影响,称市政府已连夜召开紧急会议磋商对策。上海当局还在当天以“疫情防控不力”为由处理了两名官员,但似乎并未取得平息民怨的预期效果。

网上除了居民不满的消息随处可见外,也传出上海地方官员对于防疫措施有意见的视频。

有视频显示,上海一社区工作人员因无法应付民怨而哭诉,“如果上海市政府再没有好措施,真的是要乱了。我虽是xx区的书记,我也是这句话,真的!我也无能为力。我每天面对你们那么多的电话……我也承受很大的压力……”。

不过,也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的清零、封城政策也会受到部分地方官员的欢迎,因为这些人在转瞬之间就能多出很多权力,可以对社区内成千上万的人呼来喝去,可以拥有以防疫为借口滥杀动物的生杀大权,让其隐藏在心里的快感和满足感得到释放。

“上海文明已死”

家住上海徐汇区的一位女士,因接到要去指定地点隔离的通知,多次打电话给上海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请求其帮忙安置她的宠物猫,她说“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小猫携带病毒或者阳性的,而且之前非常多新闻,包括《人民日报》、央视网等都说过宠物不会传染病毒”,但得到的对方回应却是,“你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到疾控中心医生把你拉走,将你这个猫放弃,你离开居所之后,防疫人员会上门扑杀小猫”。

另有视频曝出,上海一只宠物柯基犬的主人也遇到了同样的噩梦。这名宠物主因病毒检测呈阳性,当天被大巴接走隔离,他原本打算把狗托付给居委会帮忙照顾,遭到拒绝后决定把狗遗弃以此让爱犬保命,却没料到车一开走就发生悲剧,自己的宠物狗被身穿防护衣的人以“狗主人家里有阳性病例,担心动物会传染”为由当众用残忍的手段杀死。

事件曝光后,不少网民都表示愤怒,并称“上海文明葬于此”。这些网民表示,“一个城市的文明,一定不是看它的建筑物有多大多豪华,而是看它如何对待老人、孩子、妇女、以及包括小动物在内的弱势群体”,“宠物尚且如此,许多因防疫而受到资源排挤、得不到足够医疗资源的老弱妇孺,还能指望得到政府的多少重视”。

有关注动物权益网民指,类似的悲剧在中国有普遍性,河北、河南等地最近都发出了文件,任何跟染疫者接触过的宠物都要扑杀,“每当发生一些事情的时候,中国社会一些传统的做法是先消灭动物,只因动物是弱势群体就可以随便屠杀和对待,且公然违反物权法的人都是打着防疫的口号,可以说现在打着这口号的人无恶不作”。

有学者指,中国的地方官员并非不知道这些民间乱象,只是他们不会真的在乎,他们在乎的仅是疫情是否得到有效控制,因为这关系到他们的乌纱帽,只有疫情缓和下来,他们才能真正放松下来,这就是中国的体制和官场现状。

“政治病毒”难治疗

前美国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病毒研究员林晓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最后的文明窗口上海已幻灭,这跟当局一贯坚持的政治正确、政治挂帅分不开,他们盲目相信“人定胜天”,想通过采取极端政治手段达到清零的效果,实际上是没把中国老百姓当人看。

“相当于把百姓当牲口,像养猪一样,如果猪圈有疫情,饲养人就把猪隔离出去最简单,因为他要考虑的是有多少生意损失,大不了明年再养一批,死活不用考虑。我认为这是动物式防疫,把人当动物,不考虑过程中多少人因隔离造成疾病得不到救治,或会饿死,或精神崩溃,都不考虑,动物式防疫的思想在主导防疫”,他如此说道。

旅美学者鲁难指,当下的上海乱象并不是新冠病毒造成的。他说,“不是病毒冲击了上海,而是政治因素击溃了上海”。

台湾师范大学东亚系教授范世平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用激烈的、暴力的方式来实现清零,这将对上海市民产生很大的冲击,因为上海人没有想到当局早前那种对待二、三线城市的粗暴做法也会用在上海这座一线城市身上,所以在疫情过后,他相信很多上海人可能会考虑移民。

值得引起警惕的是,尽管上海当地民众对目前的境遇有种种不满,但在中国大部分地区,受中共当局“洗脑”的狂热民族主义者支持“清零”的呼声仍然很高。上海人在被这些狂热民族主义者指责“缺乏爱国主义精神”后,他们中甚至也出现了一些“上海应该在更早的时候封城”的声音。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4 月 前

.抛玉引玉:
何与怀
?!…?!…?!
怀中黑毛大如席
猪国无人全是猪
*如果有人发现了这首新唐诗的问题,那不是我的问题.那是何父的问题.
几十年前,何父写错了一个字,浪费了30年时间.

2.再 抛玉引玉:
何与胸
?!…?!
胸前黑毛大如习
猪国无人全是猪
*小日本部落看到这首 再 抛玉引玉,会来问:”何先生,你的胸前黑毛究竟有多大?”
何先生只需要回答:”胸前黑毛? 只有一根. 猪日两国进化方向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