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5月 2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大举收购海外矿山,以后如断供外国还能有电动汽车吗?

滚动 中国大陆

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的迅猛发展,中资公司斥巨资收购海外锂、镍、钴、铜等优质矿山资源。

一辆大卡车运出特斯拉上海工厂出产的汽车。(2021年5月13日)

美国总统拜登最近就中国控制电动汽车电池主要材料市场提出严重警告。他本星期二在密歇根州迪尔伯恩市福特工厂内发表演讲时表示,电动汽车是汽车工业的未来,而其中的关键是电池,目前这些电池80%的产能都在中国, “这使得他们能够左右这些电池的供应和原材料市场。”

随着全球经济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能源转型,一些清洁能源所必须的关键资源过度集中在少数国家开始引起广泛的国际关注。总部设在法国巴黎的政府间国际组织“国际能源署”在本月初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与石油这种相对普遍存在的大宗商品不同,锂和钴等矿物是新能源经济的基石,而这些不可再生矿物资源有限, 被屈指可数的几个国家控制。 报告指出,这些矿物前三大生产国占全球供应量的75%以上。

这一专注国际能源安全的组织在这份旗舰报告中建议,西方国家应考虑储备钴和锂等关键稀有金属。

中国加紧出手买矿

就在这篇报告公布的同一天,一家中国公司宣布发起从一家英国公司手中收购一座位于墨西哥的大型锂矿。这座位于墨西哥索诺拉州的锂黏土提锂项目是目前全球屈指可数的最大的锂资源项目之一,总资源当量高达约为880万吨碳酸锂。中国锂业巨头–赣锋锂业称将1.9亿英镑收购英国矿企巴卡诺拉锂业公司(Bacanora Lithium)权,交易完成后,赣锋将持有巴卡诺拉100%的股权,全控这一锂黏土项目。

此前,赣锋已经拥有位于澳大利亚、阿根廷、爱尔兰等国家共5座锂矿的开采或包销权。

中国虽稀土储量丰富,但很多其他关键资源匮乏。 与其他国家钴矿资源相比,中国钴矿规模小、品位低。 去年初以来令很多矿业公司被迫停工、关闭的新冠疫情为中国提供了被中国矿业界人士所称的海外并购的“窗口期”。在这一“窗口期”内,中国收购包括了至少两座刚果(金)的钴矿。

中国的洛阳栾川钼业集团去年12月以5.5亿美元从美国的自由港麦克莫兰公司公司(Freeport-McMoRan Inc)收购了刚果(金)基桑福(Kisanfu)铜钴矿,一跃成为世界第一钴巨头。

基桑福矿是全球最大未开发钴资源项目。据中国“中泰证券”的一份研究报告说,本次收购完成后,洛阳钼业控制的钴资源量由 248多万吨跃升到558万吨,实现钴资源量翻倍,超越瑞士的嘉能可成为全球第一大钴资源企业。此前,该公司已经拥有了刚果(金)的腾科丰谷鲁美(Tenke Fungurume)铜钴矿。

中国另一家矿业公司、总部设在厦门的盛屯矿业集团去年12月收购了澳大利亚恩祖里铜矿有限公司(Nzuri Copper Limited)100%的股权,获得了该公司位于刚果(金)加丹加地区的铜钴矿山资产。

据国际铜业协会(Copper Alliance)估计,随着电动汽车的普及,国际市场对铜的需求将大幅增长,一辆纯电动汽车用铜量83kg,是混动汽车整车用铜量的两倍。

加拿大矿业公司艾芬豪矿业自称坐拥世界上最好的三个矿山:刚果卡莫阿-卡库拉(Kamoa-Kakula)铜矿勘探区; 南非普拉特矿层(Platreef)铂-钯-镍-铜-金矿勘探区的新矿场发展;以及刚果的基普什(Kipushi)锌-铜-锗-银矿的大型重建工程。

在最近一年多以来的一系列股权交易之后,目前中国的紫金矿业和中信金属已成为艾芬豪的第一和第二大股东,中信董事长已进入董事会任联合主席。

紫金矿业近年来收购的矿产公司还包括另一家加拿大铜、锌矿产资源勘探、开发公司 — “耐森资源公司(Nevsun Resources Ltd)”。耐森旗下拥有塞尔维亚、马其顿、非洲厄立特里亚、厄立特里亚等多处矿产的探矿权。

镍是中国另一个资源紧缺的关键矿产资源,中国镍储量仅约为全球的3%。 特斯拉首席执行官曾多次表达对镍资源的担忧,曾称“镍是我们在锂电池生产中最操心的问题。”

印度尼西亚是全球镍储量第一大国。据中国不同机构发布的研究报告,目前总共有12家中国公司在印尼投资镍矿,其中包括财富世界500强青山控股和江苏的德龙镍业。这两家公司在印尼镍铁项目的规划总产能加起来高达500万顿,相比之下,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数据,印尼去年的实际镍矿开采产量为76万吨。

上中下游多元兼备,“开始品尝甜点”

石油被认为在过去近百年来的世界格局变迁中与地缘政治形影相随。 营利组织美国能源联盟(American Energy Alliance)资深副总裁丹·基什(Dan Kish)对美国之音说:“随着1973年赎罪日战争爆发、埃及和叙利亚出兵以色列,阿拉伯国家切断了对美国及以色列盟国的供应。在此之后,我们所有的国家安全决定都与这些决定对我们的能源安全意味着什么这一背景有关。”

中国在纯电动车电池产业链的主导地位不仅限于上游的矿产开发和下游的成品电池,在中游的精炼加工某些领域中国也占有近乎垄断的优势。

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经济学家托马斯·杜斯特伯格(Thomas Duesterberg)说,中国的手段是在不考虑是否盈利的情况下在上游大量购买矿产资源。曾任美国商务部前助理部长的杜斯特伯格对美国之音说:“中国还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大量倾销成品,令其他国家很难跟中国竞争。”

国际稀有金属信息咨询公司“基准矿业情报机构(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 ”的数据显示,在钴精炼加工领域,中国企业控制着80%的市场份额。 该公司去年的一份研究说,在阴极部分,中国公司的占比为很高,但阳极则更高,如所有阳极(天然和合成石墨)的86%是在中国生产的,天然石墨阳极的100%为中国制造。

国际能源咨询顾问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金属与矿业资深副总裁,朱利安·凯特(Julian Kettle)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已经吃掉了餐桌上的开胃菜,主菜,并且已经开始品尝甜点了。而我们呢,在确保满足能源转型所需大量金属的问题上,我们甚至还没有上桌呢。”

2019年5月,在美中贸易战正酣之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到江西考察一个稀土生产企业。习近平此行被广泛解读为借此警告美国。中国官方的新华社当时曾几乎不加掩饰地称”看似平凡的考察行程,意义很不一般,其中’稀土’就大有来头”。

中国在过去的十几年中曾几次对稀土出口实行配额制度,美欧国家也曾联合向世贸组织提起诉讼。 在被判败诉后,中国在2015年取消了出口配额。

卡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贸易法专家林西科姆(Scott Lincicome)认为,目前市场和法律尚能遏制中国,切断供应也难免会伤害到中国本国市场。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说:“我们当然应该对中国政府的贸易做法感到关切,但是市场曾经惩罚过类似做法,而且美国有法律可以用来应对中国打这张牌。”

然而,在另一方面,也有业内人士提醒说,西方国家切不可对中国掉以轻心。 全球大宗商品交易巨头、瑞士有色金属营销商嘉能可(Glencore)的首席执行官伊凡·格拉森伯格(Ivan Glasenberg)警告说,如果西方的汽车制造商们认为,他们永远可以依赖中国提供电池,那就太“天真”了。

格拉森伯格上星期在出席“汽车未来峰会”(FT Future of the Car Summit)时对《金融时报》说,西方汽车制造商们要么不认为钴的供应是个问题,要么相信他们肯定能从中国买到电池, “但是,如果买不到了怎么办,中国人说‘我们不出口电池了,我们只出口电动汽车’,电池从哪里来?”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