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5月 2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友人求助:王靖渝被囚迪拜拘留所 现面临遣返中国

推荐 国际

5月20日,王靖渝的友人向博讯新闻网记者发来求助私信,表示誓言永不想回中国的王靖渝在4月5日伊斯坦布尔飞往纽约、在迪拜的转机过程中被当地警方逮捕。友人转述王靖渝的律师调查指,是中国大使馆希望将王靖渝遣返到中国,阿联酋因此给他编造了一个莫须有的“侮辱宗教”罪名。

旅居海外的19岁重庆青年王靖渝因发表网络言论,今年2月遭中国警方跨境追逃,2月底博讯新闻网记者曾对王靖渝进行独家专访,当时王靖渝说,未来他不会回中国,依旧会尽自己的力量继续为正义发声,“我认为我讲的东西可能99%的人不理解我,但是如果能让1%的人清醒过来,我觉得都是很有价值的。”但此后不久,王靖渝便在公开的社媒平台“消失”。

5月20日,王靖渝的友人向博讯新闻网记者发来求助私信,表示誓言永不想回中国的王靖渝在4月5日伊斯坦布尔飞往纽约、在迪拜的转机过程中被当地警方逮捕。友人转述王靖渝的律师调查指,是中国大使馆希望将王靖渝遣返到中国,阿联酋因此给他编造了一个莫须有的“侮辱宗教”罪名。

19岁的王靖渝因为在社交网络发表了关于死在印度战场上中共军人的评论,一时间在中国大陆引发舆论轰动。今年2月21日,王靖渝因言获罪,遭到中共警方的网上通缉,国内的父母也受此牵累被当局控制。

而两年前离开中国的王靖渝一直滞留在伊斯坦布尔,他在被中国官方通缉后一直不断遭遇威胁短讯,而且还有人往酒店打电话对他进行人身威胁。因为觉得伊斯坦布尔已经不安全,王靖渝选择在4月5日乘机飞往美国。

王靖渝的友人在给记者发来的私信中提到,“我是王靖渝的朋友,我刚刚才拿到他的手机,现在王靖渝需要媒体的帮助,他在4月5日迪拜中转去美国的时候,被阿联酋警方抓捕没有任何原因,我赶到迪拜后,聘请了律师了解了案情,我的律师告诉我,案件很奇怪,没有任何信息,经过进一步的调查是中国大使馆希望王靖渝被遣返到中国,阿联酋编造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即侮辱宗教。”不过,他说:“我的律师已经帮助王靖渝顺利解决了案件,但阿联酋仍然要遣返王靖渝到中国,我现在通过正常的法律手段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尽管我的律师之前申请了保释法院也批准了,但是警察局仍然以需要遣返王靖渝为由不让他出来,最后一张是保释王靖渝的单子,警察局接收到法院命令仍然说王靖渝需要被遣返到中国,我需要媒体的发声。”

王靖渝友人在推文上呼吁国际社会关注王靖渝被拘捕事件后,消息立即引发关注中国人权状况活动人士的纷纷关注。在美国的宗教自由人权倡导者傅希秋牧师在推文中回应,美国政府已经开始对此事件进行干预。傅希秋在推文中说:“不要担心,下午紧急沟通白宫和国务院后,美国政府已经开始行动干预了!”

在美国的中国异见人士郭宝胜在推文中说,在迪拜机场被捕的中国异见人士王靖渝即将被遣返。他说:“中共想要王是因为他在中国的微博上批评了印度和中国的战争,虽然他是在欧洲发的贴。”郭宝胜亦在另一条推文中说,他与关押在迪拜拘留所的王靖渝通了话,说王靖渝的境况非常糟糕。他写道:“中共在迫使迪拜政府将他遣返中国。

另据郭宝胜的透露,王靖渝的当地律师这一两天找了很大关系才买到一个电话卡,王靖渝才得以与外界取得短暂的通讯联系。

王靖渝在通话中称,因为自己现在没办法通过正当的法律手段来解决被强制关押地问题,所以才想向外界寻求帮助,并诉说了自己遭迪拜警方拘捕的整个过程。“4月5日,我购买了从伊斯坦布尔到美国纽约的机票,但当他在迪拜转机的时候,被两名自称阿联酋的便衣警察(自称CID)突然拦住,随后他被带到移民局,并被没收了手机和护照等随身物品。大概在移民局被关了两天后,移民局一名官员跟我说,因为国家安全的原因要遣返我,我不能去美国,但能回到伊斯坦布尔,我因此买了转天飞伊斯坦布尔的票,但在飞机上,迪拜警察把我抓了,这次我没有被带到移民局,而是直接被关到了监狱里。”

王靖渝认为,自己这次莫名其妙地被拘捕、又被安上一个莫须有的“侮辱宗教”罪名,这里面肯定与中国政府有关系。因为他说自己在关押期间,有三位这个自称中国驻迪拜总领事馆的不透露姓名的人来找他,“他们要我在一份文件上签字,就会买最近的机票送我回中国,就不用在这里坐牢,也不会有任何人来找我麻烦。”但王靖渝说,让他签字的文件全部都是阿拉伯文,他根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内容。他也没有同意签字。他记得最近一次是4月底,他们说只要签字,就可以坐5月1日,迪拜到广州的飞机回中国。

令王靖渝最为疑惑的更是,他为什么为关押在迪拜,”因为我确实没做过侮辱他这个国家民族宗教的事情,而且我这次只是中转也没有入境他的国家,这个怎么讲也讲不通“。

现在我想获得人身自由,不是卡在法律上的问题,不知道是哪方面的问题,因为我的律师是说按照法律我现在应该在外面。4月19日法院已经批准了我的保释,在上周,法院也经过调查认为证据不足撤销了我的案件,就现在来说,我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但就是移民局要遣返我,没有任何原因,就是要把我遣返到中国,换句话说,就是我在回到中国前不可能获得人身自由。

王靖渝称自己现在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一方面因为拘留所里面天天有人打架,自己吃饭也吃不饱,每天只有一顿饭,自己完全没有人身自由,只能活动在一个几个平方的地下室里面。

王靖渝说他现在无法确定自己的遣返会在何时执行,但“我有做最坏的准备”。他的律师告诉他目前该做的是向一些国际人权组织求助。

因此,王靖渝希望通过媒体向国际社会发出他的呼声。他首先对关注他的媒体和人士表示感谢,称到现在为止,自己并不后悔做过的事情,“即时我被遣返,我也不后悔,我个人的安危不要紧,哪怕是把我遣返回去,对我做什么,我个人是不害怕和不后悔的”。他也表示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事情警示国际社会,“如果现在还不联合起来对抗中共,使其魔掌伸向世界每一个国家,那么这个世界将没有人权、没有法制可言,我不希望今后的世界由中共来主导”。最后,他表达了自己最紧要的诉求,望国际人权组织和媒体帮助他恢复人身自由。

王靖渝友人向博讯新闻网记者发来的“被捕”案件信息。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