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3月 25,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澳大利亚成立太空司令部应对北京威胁

滚动 军事

澳大利亚政府近日成立太空司令部,并点名批评中国和俄罗斯的太空野心对澳大利亚带来威胁,尤其担心北京会以“反卫星”战术攻击澳大利亚的互联网。

资料照: 2021 年 12 月 10 日,澳大利亚国防部长达顿在悉尼维多利亚军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

澳大利亚政府近日成立太空司令部,并点名批评中国和俄罗斯的太空野心对澳大利亚带来威胁,尤其担心北京会以“反卫星”战术攻击澳大利亚的互联网。

澳大利亚新成立的太空司令部隶属国防部,由空军少将罗伯茨(Cath Roberts)领导,成立初期会有105名海陆空三军和私人承包商人员部署在堪培拉和阿德莱德。

国防部长达顿3月22日表示,目前太空司令部规模不大,但澳大利亚未来需要像美国一样建立一支“太空军”。他说,太空日益拥挤,而且竞争及冲突的界线变得越来越模糊。他还表示,太空司令部的定位是制衡中国与俄罗斯的太空军事野心。

中国“实践-21”卫星两个月前据报把一枚报废的北斗导航卫星从同步轨道拖到专门防止太空垃圾的废弃轨道。国际社会关注,“实践-21”既可以变身“太空清道夫”,同样可以捕捉其他国家的GPS及飞弹预警卫星,打击对方的作战能力。

澳大利亚空军少将罗伯茨对“实践-21”的发展表示关注,认为这反映了中国有能力干扰关键通讯卫星,破坏澳大利亚的互联网。

澳大利亚新成立的太空司令部隶属国防部,由空军少将罗伯茨(Cath Roberts)领导。(视频截图/ Royal Australian Air Force)

日本国际教养大学中国研究助理教授陈宥桦表示,罗伯茨的讲法并非没有根据。

陈宥桦: “澳洲国立大学以前就常常受到中国的骇客攻击。我们不会点名是哪个国家,但是大家都知道那是中国的骇客。那个大学有学院跟国防部有合作,电邮和个资都常常被中国政府骇并泄露出去。为什么利用互联网?因为便宜有效。某种程度上,骇客的身份是被隐藏起来的,就算辨认到骇客的IP是中国,中国政府也可以说,这是私人的骇客,跟中国没有关系。”

“以卫星反卫星”的概念成本高昂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总监许桢表示,从公开资料判断,没有迹象显示北京有意把太空大规模军事化,而且 “以卫星反卫星”的概念既不切实际成本也高昂。

许桢:“纯军事的卫星你为什么要把它拖到另一轨道呢?你大可以直接发一个卫星上去,这个卫星可以有不同的武装,包括导弹,直接把对方摧毁就把问题解决了。不管你从地球发射火箭或是军事卫星,在太空发射,都可以用低得多的成本解决掉对方的卫星。任何国家包括中国和俄罗斯以这种原理去解决对方的卫星,可以说是愚不可及的。 ”

日本国际教养大学学者陈宥桦分析说,中国早在2007年就曾发射反卫星导弹击毁已报废的气象卫星,但是在澳大利亚眼中, 实践-21”卫星仍具有重要象征意义。

陈宥桦:“在澳洲人眼中,2017年以后,中国成为了严重的潜在安全威胁。中国在改变国际秩序。‘实践-21’显示了中国的太空能力又进到下一步去了, 不仅可以从地面发射飞弹,也可以在外太空操纵卫星了。”

陈宥桦表示,澳大利亚并不缺乏发展太空军的基础,除了拥有自己的卫星,还有跟美国联合运作的松树谷国防卫星监视基地。澳大利亚政治精英也认识到,与美国分担维持国际秩序的责任,有助于宣示澳大利亚主权,提升自身的价值。

记者:高锋     责编: 温晓平 嘉远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4 月 前

子曰: 爱好和平的国家,一个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