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3月 16,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709律师之子包卓轩:获美国政治庇护感觉真好

滚动 中国大陆

上星期五(3月11日),中国709律师王宇和包龙军之子包卓轩,在洛杉矶成功获得政治庇护,获准在美国合法居住、求学和就业,结束了两年以来对可能被遣返的担忧。

图为位于洛杉矶的联邦政府大楼外,人们正在排队等待获得办理护照服务 (美国之音2019年8月7日资料照)

上星期五(3月11日),中国709律师王宇和包龙军之子包卓轩,在洛杉矶成功获得政治庇护,获准在美国合法居住、求学和就业,结束了两年以来对可能被遣返的担忧。

当天,洛杉矶移民法庭的法官宣布,批准包卓轩的政治庇护申请。这意味着他获得了成为美国合法居民的资格,步上法律自由的轨道。

包卓轩资料照。(照片由家人提供)

包卓轩2020年3月到达美国,在洛杉矶国际机场进入海关时宣布寻求政治庇护,随即被送往洛杉矶附近的阿德兰托移民监狱(Adelanto Detention Facility)。一个月之后,经律师和父母朋友们的帮助而获得假释。

此后,他一直等待移民局做出裁定,以决定他是获准留在美国还是被遣返回中国。期间,他入学洛杉矶一所社区大学学习社会学专业,不过没有护照,没有身份证件,也没有银行账户。

在上一次专访包卓轩将近一年之后,美国之音于3月15日再度通过电话访问包卓轩,请他分享此刻的心情,以及这段时间在美国的所见所闻,还有自己的观察和感想。

美国之音:卓轩您好,获悉你的庇护申请获得批准。你现在感觉如何?

包卓轩:特别高兴,还在兴奋中。就在上个星期五,在洛杉矶的移民法庭上,法官给予我一个很满意的判决,我获得了在美国的庇护身份。多亏律师和大家的帮助!这就是说,在经过两年多时间之后,获得了完美的落地结果,了却一件事情。接下来应该会获得工卡,可以合法工作了。拿到工卡以后,我会在课余打点零工,补贴一下,也为我爸妈省点儿钱,因为这几年来都是他们在负担我的生活、学习。当然,获得庇护资格并不意味着能马上拿到绿卡,而是一个资格,还需要一定时间申请,排队之类的,然后才能拿绿卡,之后再过五年才能变成美国公民。所以,生活方面我目前依然是按部就班。

美国之音:您的学业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呢?还在那所社区大学吗?未来有什么打算?

包卓轩:我还在同一所学校学习社会学,学的课程包括数学和英语这些基础学科在内。社会学是我的兴趣所在,因为原来看过一些这方面的书。我也会学习心理学和历史学之类的。接下来,我希望能够转学到洛杉矶加州大学(UCLA)这类学校完成大学本科,这也是我这两年来的想法。我爸妈也是这么想的。当然,还要看成绩是不是符合学校的要求。我虽然喜欢加州,喜欢洛杉矶,但是,如果其他地方有我喜欢的学校,我也会选择前往那个地方求学,不是非要留在这里不可。还是以学习为重吧。

对于我学习的专业社会学,许多人都向我提出过一个问题,就是这个专业将来是不是不太好找工作。我现在对未来做什么工作其实还没有计划,目前就是专注于学习有兴趣的科目,而且也专注于提高英语写作能力,这对我今后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我一直觉得,我希望将来能够写书,把经历的和知道的各种故事写出来,与世界分享。可以说这是我的一大计划吧。

美国之音:对这两年在美国社会的所见所闻,您有什么感想?

包卓轩:我到美国时间不长,还无法下定论。不过,我感觉,美国社会跟中国不一样,而且是很大的不一样。我一到美国就遇到新冠病毒引发的大封城,于是看到社会在政治层面上的割裂。但是,美国社会整体的民主氛围,比方选举时的助选活动,参选人要进行竞选,在中国都是不可能见到,也不可能发生的。个人而言,这两年我对这里的生活是很满意的。我觉得,虽然不能说美国一定让人百分百满意,不是说美国是完美的,但是,包括精神享受、物质享受还有文明享受,世界上有的在美国都能寻找到。

我两年前在洛杉矶下飞机时,持的是旅游签证进入海关,当时20岁。也许海关人员看我学生模样,三月份不是寒暑假,我却拿着旅游签证来美国旅游,觉得不合常理。他们拦住我,声称要把我遣送回中国。我害怕极了,当场宣布请求政治庇护,这样就被送到阿德蓝托移民监狱。

我要说的是,那座监狱里的一千多人都希望获得美国政府批准留下来,其中也有很多中国人。觉得里面吃的食物不像监狱,除了不能外出,待遇也挺好的。犯人们不戴手铐,还可以看电视,在图书馆看书,和人下棋打扑克,而且没有强迫劳动。这个也是我以前无法想象的。

美国之音:能不能谈谈您在美国大学校园的体验?

包卓轩:我感觉这里的学校有着罕见的人群的多元化,在国内可能是罕见的。就是各种群体都有,他们也都有各自表达自己的方式。我交往的华人朋友居多,但也有西方朋友。我与这些不同族裔的朋友来往,互相之间彼此交流给我很好的感觉。我自己的这种处境,跟我比较交心的朋友是了解的,他们也很理解这种状况。我与那些来自港台的朋友沟通更多一些,因为他们听我讲述的事情,会更加理解。而我对他们的境况也能感同身受。

美国之音:您现在身体状况如何?过去在中国小小年纪就开始被公安追踪、抓捕、拘禁和虐待造成的心理创伤症状是否好转了?

包卓轩:我在中国时需要服用药物来控制;被关在阿德兰托移民监狱时,噩梦、焦虑还有其他创伤后紧张症状重新开始折磨我。这就是为什么尽管感到移民监狱里环境宽松,却仍然有度日如年的感觉。因为早年极端遭遇的影响,我到现在仍然生活得比较谨慎和低调。不过,整体而言,我的情况越来越好了,已经不需要服用药物,而是可以通过自己控制心理环境来调整。

我非常高兴能够在美国合法生活下去,也非常感谢记者朋友和大家的帮助。

(记者注:包卓轩的妈妈王宇和爸爸包龙军一直无法获准出国;王宇的护照被政府扣押。王宇的律师执业证书于2020年11月被北京市司法局宣布注销;包龙军的律师执业证书从2017年开始被政府扣押,理由是“没人敢为你保证”。)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David
David
5 月 前

海外网络加速VPN,访问外网必备,300+美国优质线路v2ray节点,稳定不掉线,推荐免费试用 http://ziyun.cyou